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182章 NO~

第182章 NO~

        :大悲剧,昨天一天没码出字,全勤没了,今天还必须要回老家,大半夜爬起来赶了一章,路上在大巴里睡吧,希望今天可以多更新,争取吧全勤追回来。方向写了四本书五六百万字,除了上架或是完本当月之外,第一次丢失全勤,想哭。)

        “明落,你看这件青铜罍(LEI)怎么样?”

        新川北古玩城,和宋老一起游走在街道上,看着街边两侧林立的店铺,各个店铺中古色古香的大量器物,周明落不断吸收着之前从宋老那里学来的知识,再对比大量实物,顿时觉得之前许多朦朦胧胧的东西豁然明朗。

        定水带已经上了新闻联播,黄兴然也再次打了电话过来,他也不得不赶来新川,之前新闻联播里虽然有录着定水带神效的画面,不过那些画面却是在过年之前黄兴然让人拍的,也是在昨天抵达新川后,他才把第一次检漏检来的那根定水带交给了黄大市长。

        而关于展览的事宋老、毕老、赵老等人自然也都知晓了,在刚一得知那件事时赵老更是笑着道幸亏他们早早认识了周明落,否则恐怕也要和其他人一样眼巴巴的赶去新川等着一个月后的展览会开放才能看到那样的至宝。

        不过哪怕他们已经不需要去排队观看展览,但也都是钟爱收藏之人,有如此古玩盛会又怎么会甘心错过?连国外的二道贩子和黑市商人们都能想象得出,定水带一展览就会吸引全世界收藏家的注意,从而也会带动大量黑市商人等拿着各种珍藏赶往新川,三老自然也不愿意错过。

        所以在昨天抵达新川时周明落身侧不止有周军宇随行,还有三老一起,如今的几人就全住在他半山别墅内。

        在别墅内休息了一晚,今天一大早宋老就拉着他来古玩市场转悠,三老还是以前的心态,总觉得能提前见到定水带,还能参与另一根破损定水带的修复那是欠了周明落天大的人情所以依旧在保持着教导他各种古玩知识。

        这教导亦是老样子,那就是两个人呆在家里思索怎么修复,另一个则负责传授,不过现在的传授已经是游走在充斥大量古玩的古玩城内一边给他讲解知识一边参照实物对比,以让周明落能学的更加充实。

        此刻宋老和他就站在一家专卖青铜器舟古玩店外,宋老更指着一个器具轻笑着开口。

        周明落随着这话亦弯腰拿起了青铜罍,他知道这是宋老在考较自己这些日子学来的知识。

        边看边判断,他心下也感慨的厉害,再一次踏足新川古玩城,距离央视新闻联播播报定水带的信息也已经过去了四天。

        但在这一点时间里新川就有了明显的变化,其中最显著的就是人来人往的街头到处可见或金发碧眼或棕发绿眼或肤色黝黑或鹰鼻深目的外国友人。

        以前的新川身为国内二线城市仅次于上海、深圳等地,又位于南部沿海,街头上当然也有老外,可和眼下一比却明显是小巫见大巫。这一点在古玩城内尤其醒目,在这里拥有各式各样国籍的外国人甚至不输于黄肤黑发的中国人,有大量古怪的口音在街头回响。

        但这感慨也只是一闪即逝,他就很快开始细细打量眼前的青铜器。

        罍(LEI)是大型盛酒器和礼器,流行于商晚期至春秋中期有方形和圆形两种。

        眼前这个青铜罍高大约有三四十厘米,无范线,通体散发着青绿色看器形却似乎是汉代款式,一个时代的造型都有一定的共性,这也是从造型来断代的基础。

        汉代款式,但周明落却在器口内侧发现一个金文,金文是青铜器上的铭文也叫钟鼎文,这金文是一个【矢】字,但却不是小篆,而是甲骨文。

        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就“书同文,车同轨”,自秦以后基本都是使用的小篆,汉代也是如此。

        这就是眼前这个青铜罍最大的古怪处,造型是汉代产物可铭文却是甲骨风。

        当然,这也不排除汉代某个制作青铜器的人非要刻一个甲骨风的文字来玩,但罍这种器具毕竟是流行于商和春秋。

        而且眼前青铜罍的皮壳也有些假,青绿色的绿漆带着不少白色斑点,不像是绿锈。

        摸了摸器口内沿的【矢】字金文,又拍了拍器形,周明落才微微摇头看向宋老,虽然这些都是他疑惑的地方,但他也不可能明说,要知道这是人家店铺门前,他就算看出是假的,但人来人往的他总不能直接拆穿这玩意。

        “不错,走吧。”

        直接读出了周明落的意思宋老才满意的点点头,等周明落放下那个青铜器和他一起随着人流走出店铺,宋老才小声笑着道,“看来你这几天没白学,这么快就有点上手了。”

        “呵呵,都  是宋老教导有方。“得到对方的认同周明落也很高兴,而他的话亦不是纯粹的拍马,真的是宋老教得好,他才能学得到真东西。

        “你这个小家伙,也学会这种说辞了?”可宋老却对这话哑然失笑,更是瞪了周明落一眼。

        (展翅更新组不过也就在这时,两人后方却突然传来一声惊呼,“OHMYGOD,ITS定水带??”

        一声惊呼,周明落和宋老都是转头看去,却意外发现一个身材高挑,胸围极度火爆的金发洋妞正瞪圆了**的**看向左侧。

        怔了一下,周明落也顺着对方视线转头望去,才见到此时两人正站在另一家店铺门前,而店里面两三米深处正聚集着三四道身影,其中老板模样的人手里还拿着一根青铜管子在向其他三人展示。

        定水带??

        周明落一愣,真的假的?虽然这跟定水带是真品的可能性很低,简直低于万分之一,可也有一点点概率是真的,毕竟世界上有九根定水带,一旦新闻联播播出后,满世界恐怕都会翻箱倒柜寻找类似的物体。

        宋老同样愣了一下跟着两人才踏步就向里侧走去。

        行走中店里几人的话语才落入两人耳中,一个棕发男子用蹩脚的汉语道,“你说你这是定水带,还是破损的,谁知道是真是假?”

        “我也没办法,在我发现这东西时它就是坏的,根本无法证明,你要是拿不准不买就是了。”中年老板则是无所谓的摇头。

        等周明落上前后一眼看向定水带,才发现这玩意和新闻联播里拍摄到的那根几乎一摸一样,但再次打量两眼后才立刻在心下升起一丝失望,这玩意只是和真正的定水带大致相似,毕竟新闻联播当时可没有对定水带做再360度全方面的特写展示。

        所以它有很多地方都制作的有不少瑕疵,周明落可是亲手玩过定水带不少时间的,第一眼看着熟悉,第二眼就能分辨出破绽,宋老也马上看出了结果,这绝对是赝品。

        可让两人无语的是这才多久赝品可就出来了?

        哪怕他们也早知道只要消息一传开,整个古玩市场必然会有贩卖假定水带的,但这才是几天就出现了赝品,实在是飞速。

        锻造一根青铜管子并不需要多少时间,有现代各种强大机械力在,估计几个小时就能批量制作出来不少管子,问题是这青铜管子要做旧,做锈,刷漆,制造陈旧的包浆等等,这可就不是轻易能搞出来的了。

        这根定水带真的只能称作飞速。

        不过只要有了今天这一倒出现,恐怕以后定水带满街走的情景也很快就会到来了。

        而那个古玩店老板也很给力,知道真正的定水带只要一做实验就很容易被区分真假,现在开口卖的就是残破品,倒也让人一时间没法抓住定水带最突出的特性分辨真假。

        你自己认不出来打了眼,在古玩这一行明买明卖吃了亏,那也只能认栽。

        已经看出真假宋老才对着周明落眼神示意,没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但等两人回头想走时却猛的吓了一跳,一眼见到外面正有一大群乱七八糟的人头涌来,瞬间就把两人淹没。

        现在的古玩城人太多了,人来人往的模样绝对是人挤人肩并肩,你想象一下上下班高峰期时的公交车里的状况就能明白了,这店老板和最初几个看客的声音并不大,但刚才那个洋妹子一声尖叫却太大声了,大量人群听到定水带的名字都想挤过来看看,他们两个也是因为凑巧在门口才轻易走了进来,但现在想走就根本没门了。

        “小心!”随着拥挤的人群,宋老更是差一点就被挤得向后跌倒,亏得周明落眼疾手快才一把搀扶住了对方,更恼怒的开口,“你们想谋杀么?”

        宋老如今可是七十多岁的高龄,哪经得起这种折腾,真要在这里摔一跤,再被后方涌来的人潮一片乱腿踏下,绝对有丧命之险。

        但一句话后,周明落却愕然发现一张妖艳的脸蛋直直朝他脸上扑来。

        “NO”

        又一声尖叫响起,扑来的妖艳俏脸才呼出半句,那张**的红唇直接就印在了周明落脸上,同时,胸前一对宏伟的胸器也直直顶上了周明落胸前,跟着一股巨大的弹力就让周明落身子一颤,差点被弹的酥软掉。

        这店不算大,刚才他和宋老来得快,反倒是那个洋妞尖叫后慢了一拍,等周明落围上来后已经挡住了她的视线,只能踮着脚站在周明落后面围观,现在……周明落和宋老转身回头想走,她却被后面人群推着前仆,一下子就和小周被挤成了一张合照。(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