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176章 今天的主角到了

第176章 今天的主角到了

        (P;奔一还是和都市分类推荐榜上最后一名有不小差距,几平差了一倍,推荐票咋就那么难啊。)

        “提到古玩字画,上次虽然给你多少讲了一些那些名画,名字,不过其实这一门还包括各种纸、墨、笔、办……”县委招待所,一间并不宽大却很舒适的客房里,赵老坐在软软的沙发上,一侧茶几则摆放着一套茶具,渤了一壶碧螺春,小饮一杯后才笑着对对面的周明落开口讲解。

        随着讲解,腰杆挺得笔直的周明落亦连连点头,偶尔见赵老饮过茶水就自觉弯腰上前斟上一杯,一个讲的仔细,一个学得认真,房间里气氛也越来越融洽。

        今天已经是腊月二十三,农历小年,昨天中午时发生的一幕对于周明落并没有多大影响,俞胖子原本是拉了韩景宇准备替他作证,证明他是导演来着,结果那位韩队长不止在见了周明落后一巴掌就朝他括了下去,还给那厮安了一个企图拐骗妇女的罪名,直接抓进了县**局的拘留所。

        这算不上冤枉,而是事实,只是俞胖子点背而已。

        昨天晚上那位县政府办的俞副主任更是求到了招待所,不过周明落却没见,他倒不是想一直追究下去,但也觉得把俞大导演关上几天给个教训也行。

        毕竟那厮可是锲而不含的一而再去当着他的面想**他身边的妹子,这种事,他只打算关上对方几天已经很厚道了。

        不谈这什小事,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抓住机会跟三个老人家学习,毕老和宋老如今正在隔壁房间里研究如何修妾破损的定水带,一直研究了几天也还没能找到妥善的办法可以解决那难题,不过赵老倒是开始向他灌输字画方面的学识。

        这种灌输基本是无所保留的详细解说,亦足以让周明落执弟子礼了。

        赵老更在讲解中抽空笑着道他已经教书育人大半辈子了,没想到退休下来之后又开始重操旧业,他会如此对周明落无疑有报答对方让自己一偿所愿见识到定水带那样神物的意思,不过在讲解中却也渐渐被小周勤奋好学的姿态所动,更勾起了自己教学罅瘾,教授的越发用心起来。

        小半天时间很快晃过直到最后赵老才蓦地一叹,对着周明落道,“不错,像你这么认真的小家伙近些年来也很少见了,不过书面上背的再通透,若没有实物参照还只是一知半解,如果有机会还是多看看,多接触一下真正的字画古玩才行。”

        这也是实话不止是古玩这一行只靠书面讲解都是很难成为真正的大家的必须要有实践。

        “恩,那赵老你先休息下,我好好把这些东西回忆一下。”赵老如今差不多有八十岁,在三个老人里算是年纪最大的,比毕老和宋老都要大上一截,虽然看上去精神还算矍栎,但像这样半天的传授,脸色还是露出了一丝疲态周明落也立刻起身笑着道。

        “不休息了。”赵老却也起身摆摆手,跟着就道,“我昨天和那两个老鬼商量过了修复那个破损的定水带,或许不是短时间内能完成的,今天也是小年,所以我辑三个也该走了,其他的等过完年再说。”

        “好,那我送你们。”周明落一怔,但也没有太多惊讶,或许越是老人家才越在意过年时能否和家人在一起吧,反倒是时下的年轻人,很多已经早没了过年的兴致。

        把三老一一送回省城老家,周明落也没多停留,三老更是反而催促他快点回家过年,等开着昨天下午林浩送来的新车,一辆黑色奥迪。赶回老家时已经到了下午四点多。

        “小落,你回来了,快,刚炕的,你吃一块。”周家老家环境倒也可以,五间平房,自带一个大约一百多平方的院子,院子里是平整的水泥地,刚把车子停在院里,周母就围着一条围裙端着一筐饼子走了出来,笑着招呼周明落。

        这是老家的习俗,在小年这天都要吃“锅灰……”也就是在平底锅里炕出来的大饼,又厚又圆,周明落笑着应了声,抓起一块放在嘴里咬了一口,热腾腾的很是美味,跟着父亲提着一盘鞭炮就从堂屋走了出来,“明落,是你来我还是我来?”

        “我来吧。”周明落顿时笑道,上前接过那一盘鞭炮在院子里晾衣绳上缠好,见父母已经走得远远的才拿出火机就点燃了末梢。

        “啪啪啪。”

        火光乍现炮声震天,小小院子四周立刻惊起一阵鸡鸣狗吠,周明落也赶紧跑到父母跟前,笑看着前方的鞭炮鸣动,过年了。

        换了以前他们这一家已经团聚齐全了,不过今年却截然不同,看着笑呵呵咬着“锅灰“的周明落,周母却突然叹息一声……“可惜你大哥太忙,你嫂子和小轩也都没回来,不然咱们一家就真的团圆了。“

        周明落无声的笑笑,大哥那个县长恐怕是越过年越忙的脚不沾地。

        “明落,你到了没?我们可就等你了。”通往县城的公路上,奥迪内泛起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等周明落抓起电话,那边就响起叶龙轻快的话音。

        “快了吧,再有十来分钟就进县城了,要不你们先去饭店,等我到了直接过去。”同样笑着开口,周明落心下却是一叹,又免不得要喝酒了,估计要不了多久,自己也能成为酒精考验的大好青年呢。

        今天已经是大年初六。

        一晃十多天时间里他几乎都是酒场儿不断,小年乃后那几天,不是这个玩伴结婚,就是那个哥们结婚,在老家那一带力出头结婚也的确是平常的事,他自己开着奥迪去帮那些朋友接新娘回来都不是一次两次了。

        说起来他都还要感谢大哥,要不是那边突然找回了家门,父母的注意力大部分都转移到了大哥一家身上,而且父母抱孙子的愿望也得以实现,恐怕这个年,他难免都要被无数次往这方面催。

        除夕之前是忙着喝一顿顿喜酒,过了除夕后就是拜年了,以往周明落也就是去舅舅家坐坐,小半天就能搞定,今年就麻烦革了,省城那边毕老、宋老和赵老三人都要一一拜会,怎么说那三位也做了他一段时间的师傅,另外再去林家坐坐,好几天都忙得一塌糊涂。

        让他哭笑不得的是今年连来自己家拜年的人也多了,老家乡里几个乡长书记都眼巴巴跑来坐了一会,可算是让父亲大感老脸荣光。

        而说起来在腊月二十四五那几天,他就接到叶龙的电话,一直喊他去县城里聚聚,以前他和这个老同学并不算太熟,但经过在叶家指出对方手里的嘉靖白釉爵杯能价值三十多万后,叶龙可是对他分外热切,一直想请他吃饭,奈何周明落那阵子实在太忙,天天忙着喝喜酒,就一拖再拖,拖到今天实在拖不过去了只能应邀前来。

        “那行,我在临川饭店定了包房,我们先去,你到了直接上去就行,今天不止请了你,还有我几个哥们,以及几个咱们上学时的老同学,我们可就等你了,他们对我上次的事可是羡慕的一塌糊涂,所以今天来的时候基本都从家里翻箱倒柜带了一些东西,想请你帮忙掌下眼。”叶龙一听,这才再次笑道。

        “没问题。“周明落一口答应,心下倒也理解,叶龙那玩闹似地拉他回家,让他看看家里以前留下来的几个东西是好是坏,结果一下子搞出一个三四十万的宝贝,这传出去对他身边的朋友必然有不小的冲击力,那出现眼前这一幕也就不值得奇怪了。

        不过让他觉得好笑的是叶龙竟然也知道了掌眼这个词,看来那件事的确对他刺激不

        又聊了几句,放下手机后他才专心开车赶往县城,等进了县城,沿途街道上和年前相比例是显得有些冷清,虽然大部分门店已经开张,不过还有部分处于关闭状态,人流虽不算少,可也不算太多。

        大年初六,这个年还只是过去了一大半,仍有部分余韵存在。

        临川饭店位于人民路西段,算是较为繁华的地带,进了停车场停好车,再次拨通手机得知叶龙一行已经进去,他才直接走上三楼包房。

        “哈,你小子可总算来了,来,给你们介绍下,今天的主角到了。”刚一踏进包房,坐在里面的叶龙立刻眼前一亮,踏步就从席间走出,揽着周明落的肩头对里面笑道。

        这包房很大,一张大大圆桌旁坐满了七八个青年,有男有女,其中偶尔两三个周明落也很眼熟,略一回忆就记了起来,基本都是高三时的同班同学。

        另外几个虽然不认识,可似乎也有些面熟。

        等叶龙一番介绍下去,他也恍然怪不得那些不认识的为什么也会觉得面熟,虽然他们没和他上过一班,不过也基本都是一届的同学,都在县!高就读过。

        而今天这里大部分人过来,除了是老同学聚一下之外,更多的还是从家里拿了一些东西,想请周明落掌下眼看看值不值钱,所以小周还真是当之无愧的主角,刚一介绍后,直接就有两三人热情的围了上来,其他人也纷纷都原地站起,很是欢迎。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