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118章 让奇迹飞扬吧!(四)

第118章 让奇迹飞扬吧!(四)

        :再一次四更一万两千字,跪求月票!!推荐票!到月中了,大家手里也都有票了吧,赶紧投给方向吧,现在是一百多名,还很有希望冲进百名以内的,咱虽然上架很晚,但相信大家一样能创造奇迹

        “嘿,那就这样吧。”王锋芒一叹,还想说什么却也不好开口,毕竟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劝周明落。

        很快,周明落选中的三块毛料也被计算了出来,两块全赌料子共计五十一公斤,合一百二十万,那块半赌料万一公斤,十三公斤的样子,也就是104万。

        不过当周明落付款的时候王锋芒还是给他打了个七折,只收了156万。

        至此这一次赌局里双方却已经全部准备完毕,只等着开赌了,而在切割机摆放处依旧都还空余着不少机器。

        其他人虽然也有不少都选好了料子,随时可以开始切石,但更多人还是准备等着看过这次赌斗再切自己的毛料,毕竟这场赌斗无疑更精彩的多。

        “周少,那咱们就开始吧!”

        当仁不让的拿出一块毛料,更是在上面就花了一道切痕,林娄光就轻笑着看向周明落。

        这家伙运气是不错,但是这次也该终结了吧,今天一定要让他输得一败涂地,丢人丢到省内外不可。

        他拿起的这块料子就是第一次从周明落手里抢来的那块全赌毛料,只有一二十斤,不过卖相却是极好。

        他可是有七成把握赌涨的,就算周明落的料子块头大,又能怎么样?赌石这行当,还真是谁买的毛料个子大谁就能赚钱的。

        “那就开始。”周明落也点点头,同样在三块毛料里选了一块是要切空的全赌毛料,还是个头最大的那个,在上面画了一道线随后就有两个服务人员帮着抱进了切割机。

        一等赌石真的开始,周围再次陷入一片鸦雀无声的境况,几乎所有人都是等着两人赌斗。

        就这么过了片刻,因为林娄光的毛料个头小,自然好切一些,率先就取了出来,不过等啪的敲开之后,周围却蓦地发出一声低笑,垮了,这料子里空空如业,什么都没有。

        林娄光的心也一下子就沉了下去,擦,切垮了,这块料子对他可是意义非凡的,正是因为他想拿到这一块才把那个蕴含满绿冰种的料子推给了周明落,没想到等自己真的来切这一块时,竟然赌垮了。

        这才是天大的讽刺,好在知道这内幕的人不多,否则他恐怕得再次羞愧的无地自容。

        不过在纠结中林娄光还是又重新花了两道线,把料子放进了两台切割机,垮一次不要紧,他还可以再试一试。

        直到他再次拿出料子,看到被切成四块,依旧是毫无所获的毛料,林娄光脸色才越发郁闷起来。

        而也是到了这时周明落的毛料也切到了尾声,等把这块料子也搬出来时,其他人才齐齐围了过去,林娄光已经切垮了一次,周明落呢??

        要是这位赌涨那乐子可就大了,不过毫无疑问的,这一次周明落也切垮了。

        一见到这里,林娄光才猛的舒了一口气,果然是这样,只靠运气,这货能选得出好料子才怪。

        垮!垮!垮

        当周明落一块大料子分开后,后面再继续切就省了不少时间,不过接下去连续切了许多刀,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直到把一块五六十斤的料子分成16分,每份也就三四斤,却依旧是垮。

        林娄光才蓦地嘿嘿冷笑起来,这样的料子已经不可能再出绿了。

        而到现在他的第二块料子已经放进了切割机,此时的第一刀也到了尾声,快速取出毛料,林娄光才迫不及待的分开料子,跟着一股动人的绿意,蓦地就映入了众人眼帘。

        “绿!出绿了!”

        “赌涨了,这次林老板可是赌涨了,看这绿意,绝对是不错的翡翠啊!“

        “是啊,他这块半赌料子真的赌涨了,还有这么大一块就出绿了!”

        …………

        这次放进去的是在周明落眼里可以切出价值四五百万的翡翠的半赌毛料,当时林娄光也是以280万买下的,里面翡翠种水不算太好,只是芙蓉种,绿色也并不是多么出色,但关键是块头够大。

        眼下这一刀距离擦窗处还有二十多公分,一下子就擦出了绿,和另一边的擦窗交相辉映,足以可见这毛料有多大。

        当然那也有另外一个可能,那就是擦窗处的翡翠和这边切出来的绿根本是两块翡翠不相连,不过这也是赌涨了,因为它也很可能是连接在一起的,这样计算它的价值可就高了。

        林娄光更是当场喜得眉飞色舞,果然还是自己的实力更靠谱,这一次赌涨怕不是一下子就能掏出价值几百万的翡翠,铁定能吃死那个周明落了。

        不过现在高兴还太早,因为这毛料还有另外一种可能不是?

        所以林娄光直接就开始擦石,准备把绿的界限擦出来后再判断从那里继续下刀。

        而周明落那边则是抱起自己买来的半赌毛料,依旧是必垮的那个就放进了切割机。

        …………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

        足足过了近一个小时,林娄光才把手里的毛料全部解开,让里面的翡翠彻底暴漏出来,那块翡翠足有二十多公分长,高也有七八公分,宽五六公分,算是体型极为硕大了,种水也算可以,他这次真的赌涨了。

        “这块芙蓉种翡翠,差不多得价值四百多万!”

        “是啊,要是做成手镯、戒指之类,得做出多少对啊!”

        …………

        附近都是一群珠宝商,对这些翡翠的价值自是再清楚不过,芙蓉种翡翠也算是不错的种水了,颜色较淡,做成手镯的上上之选,当然根据芙蓉种的色泽不同,其价值也有高有低,普通的芙蓉种翡翠,一个手镯也就是八九千块,但若是极品一样价值很不菲。

        80年代香港一次拍卖会,一只芙蓉种翡翠手镯因为其上具有鲜绿色的脉,极为少见,直接拍出了200万港币的价格。

        这就像是普通的冰种手镯只会价值几万块,而满绿冰种却价值几百万一样差距是很大的。

        这个芙蓉种的绿不算太好,当然不可能是一只手镯就能卖到几百万的档次,但也不算差,这么大一块下来至少的是四百多万的价值。

        林娄光花了280万买下这块毛料,现在却是赚了不少。

        最后几个珠宝商彼此商量一下,给出的价格就是420万,这块翡翠的价值

        而周明落也在这近一小时里把手里那块半赌毛料解了出来,不过他这毛料却是垮的厉害,只是解出一个价值十一万的金丝种来,那只有掌心大小的金丝种也算是金丝种里的极品了,要知道一般金丝种手镯也就是一两万块而已。

        他这还不够做一个手镯,能卖出十一万也很不错了,可问题是这块半赌料子是周明落花了一百多万买下来的,不止赌垮了,和林娄光的赌约之间一样是占据了极大的劣势。

        两人各选三块毛料,其他不看,只看最后谁切出来的翡翠价值更高。

        现在两人也都是切了两块,林娄光切出420万来,周明落却只是切出了11万的货,绝对是高下立判

        “哈哈,周少,只剩下一块了!听说你运气一向不错,我看这次可不怎么样啊!”几乎已经看到了胜利在向自己招手,林娄光越发的意气风发,那边只剩一块毛料了,他绝对不信对方能切出来价值超过四百万的翡翠。

        不止是他,此刻周边不少人也都是对周明落报以同情起来,虽说这次他就算输了也输不了多少钱,可问题输了的人是要裸奔的啊

        这个人绝对能丢掉省内外去,毕竟这里可还是有一个外省的珠宝商杜总在的。

        “没到最后一刻,还都不一定。”面对眉飞色舞的林娄光,周明落依旧淡定,再次对着最后一块全赌料子画起了线。

        等把这块料子放进切割机后,那边林娄光也把自己的第三块料子放了进去,他的第三块料子依旧是半赌毛料,显露出来的擦窗处种水也还不错,是冰种。

        不过却只是一般的冰种,林娄光一样花了不少钱才拿下。

        因为个头较小,这一次切石依旧是林娄光先切完,结果却是垮了,里面的冰种并没有预想的那么大,不过等他继续切了一刀后,跟着就又发出一声畅快的大笑,见绿了。

        虽然这块料子已经垮了,不过第二刀就见绿,依照他的判断这里面还能掏出价值几十万的冰种来,也不算亏的太厉害。

        而现在他全部切出来的翡翠,价值都在五百万左右了。

        “啪!”

        几乎是同时,周明落手里最后一块比较大头的毛料也切分了开来,随着一声脆响,当两瓣不见丝毫绿意的石头骤然分开时,当地才蓦地泛起一片哗然。

        “垮了,又垮了啊!”

        “啧啧,这周明落连续赌垮了三次了,现在掏出来的翡翠才只万,那边林总却掏出了那么多,嘿……输定了!”

        “果然还是垮了,他的运气到头了,难道等下真要裸奔么?”

        …………

        不少人都是感慨不已,这乐子真的大了。

        林娄光却也在一旁再次大笑起来,声音充满了戏谑,“怎么样,周少,你可是又垮了,看来现在除非有奇迹发生,否则你今天可就要裸奔回去了!!”

        奇迹?那是扯淡,世上哪有那么多奇迹,这姓周的今天还是裸奔回家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