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085章 影响

第085章 影响

        新川市公安局长南中同引咎辞职,同时分管治安、党建等工作的刘局长、韩局长一样被发配的发配,被撸的被撸。

        甚至受到牵连的还不止这几位,对于发生在2011年11月底的恶性治安事件,整个新川高层都有了一番不小的变动。

        在这里面有责任的可不止是市局局长,听说那位政法委书记一样吃了不小的排头,最后还是黄市长主动放对方一马才揭了过去,而事后这位新扎市长,也算是彻底把公安局这强力部门抓在了手中,哪怕在市常委会上也得到了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支持。

        这些事就发生在恶**件随后的两天内,市委、市政府为此表现出了极高的效率,整体来说黄市长虽然挨了一顿打,不过却是利大于弊。

        高层都做出了极大的妥协,真正参与斗殴的孙路飞,下场更是惨的一塌糊涂,先是被拘留了起来,毕竟他打得人虽然身份吓人,可只论那件事的话,要依法处理,他要背负的责任还真是不太大。

        不过问题却是在拘留过程中,有太多人想要他死了,这家伙以前干的种种坏事全部被揪了出来,最后直接送上法院,被叛入狱十五年,服刑监狱也正是平原监狱。

        在这个过程中孙路飞于两个月前故意陷害方叔同一事,也彻底浮出水面。

        他是指责方叔同对他故意陷害的当事人,一旦自己承认是故意陷害,那对方叔同的指控自然不复存在,新川第一人民法院宣判孙路飞入狱的当日,即下达了另一张判决书,承认自己的过失,宣判方叔同无罪释放。

        同时鉴于这起事件对其造成的各种伤害,法院愿意赔偿方叔同五十万损失。

        这一切的一切全部发生在短短两三天内,政府为此表现出来的高效率着实令人咂舌不已。

        平原监狱。

        一辆黑色奔驰静静停在监狱门前的马路上,两道身影静静站在车外,不时看向前方监狱大门,脸上全是一片欣喜和激动。

        “周哥,黄市长让我替他说声谢谢。”两道身影里其中一人,面容清秀,气质温和,正是不久前在那起恶**件中立下一定功劳的柴秘书,此刻的柴军也真是欣喜激动的厉害,短短几天而已,就因为那次事发时他及时赶过去帮了黄兴然一个大忙,结果很快就得到了黄兴然的重用,虽然还不至于立刻把他当成心腹,但政府一秘这个位子是彻底保住了,而且黄兴然也有了不拿他当外人的迹象,办这些私事都开始差遣他,这又让柴军如何不激动?

        今天他过来,就是陪着周明落一起接方叔同出狱,同时更是替黄兴然说声感谢。

        感谢的原因却是周明落出手帮黄兴然祛除了脸上的伤痕。

        这忙可是帮大了,甚至帮得有些神奇!

        当时的黄兴然被孙路飞走的像是猪头一样,满脸都是淤青,红肿,这伤势并不重,问题是影响形象啊!

        你要黄兴然怎么盯着一张猪头去上班,去面对新川的各局一把手,各位副市长,副书记等等?

        说起来这事并不是黄兴然的责任,关键问题在市局,可只要黄兴然的猪头脸一天不消退,都对他的恶性影响就越大。

        现代社会虽然科学发达,但在治愈这种淤青和红肿上也很少有能立竿见影的,在当天孙路飞几人被逮捕后,黄兴然最头疼的也就是这些了。

        他简直都有些没脸见人了,也是在这时候周明落开口了,跟着把黄兴然叫进紫玉轩,不过一个小时后,等黄兴然再次走出紫玉轩,脸上的各种淤青,红肿痕迹竟是彻底消失不见,若不是他的衣衫还多少有些不整,恐怕谁也不可能认为这张脸在一个小时前还是个大猪头。

        这当即就让黄兴然激动的差点痛哭流涕。

        毕竟要是解决不好这事,他恐怕就是国内最出名的猪头市长了。

        原本周明落就帮了他大忙,治好了何老,后来拿起恶**件,也根本怪不到周明落头上,说起来反而是黄兴然有些不好意思,现在加上这一出,黄兴然对周明落的热情简直有些吓人。

        而也是因为周明落这一手,黄兴然的面子才得到了最完整的保存,当他再次走出去以后,你就算当着别人的面说他不久前被人揍成了猪头恐怕也没人信啊。

        再加上严密的封口令,这件事也就真的被无限压制在最小的范围内,直到今天,当初那起恶**件的内幕,整个新川能知道都是寥寥无几。

        也是为了这件事,黄兴然还真是不止一次对周明落道谢了。

        “柴秘书,不用这么客气,是我要感谢黄市长才是。”面对柴军再次替黄兴然开口道谢,周明落却显得有些无奈,那件事,他一样是利用【流水符】替黄兴然消除了淤青。

        对黄兴然的借口则是按摩手法……虽然这么说显得有些扯淡,连黄兴然最初听到时都觉得周明落从那个老中医手里真正学到的东西怎么越来越多了。

        可周明落也是没办法,他总不能真的看着有人为了自己的事被揍了之后还袖手旁观吧,尤其是对方那些伤虽然小,可真要一直带着,却会对对方有极大影响。

        所以他也是拉黄兴然进店后,为其应付式的胡乱按摩了一个小时,才打入【流水符】的。

        说起来要真靠【流水符】的效率,别说一小时了,一分钟不到就能消除这些影响,周明落也是为了考虑别人的感受才拖拉了那么长时间。

        而事后,经过黄兴然的努力,方叔同终于可以出狱了。

        这才是让他真正激动的地方!

        不止是方叔同出狱,连那件被时亮拿走的瓷器也被追了回来。

        虽然时亮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可能让方叔同走出监狱,外加那瓷器也追回来,这就已经足够了,毕竟时亮背后的时书记可是经营新川大半辈子的人,只是这一件事还搬不到他。

        治疗黄兴然的皮外伤,周明落更是只耗费了一道【流水符】,毕竟他那些伤只是外伤,太轻了,就算不治疗隔个几天就会自然痊愈,黄兴然面部脉络的受损程度连百分之一都不足。

        那一道【流水符】还是浪费的居多。

        真心的感谢之后,周明落刚想开口再说什么,就只见前方的监狱大门蓦地从内打开,跟着又有两道身影走了出来。

        其中一个正是多日不见的方叔同,另一个则是喜笑颜开的陈宏。

        看得出这些日子方叔同在监狱里过的应该不错,早已没了上次周明落探监时的狼狈模样,而是重新恢复了精神,不过另一方面,此刻的方叔同脸上却带着一丝明显的迷茫。

        或许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又稀里糊涂的出来了。

        不过这一切并不妨碍他的喜悦,等在陈宏的陪同下走出监狱后,一眼看到周明落,方叔同脸上的喜悦也越发热切起来。

        “明落!”

        “叔!”

        ……

        激动不止是他,真的看到对方走出后方拿到囚笼的大门,周明落一样是激动的差一点热泪盈眶,迈动脚步就快速迎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