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077章 神奇针灸(六)

第077章 神奇针灸(六)

        也是在王仕亮等人直冒冷汗的逃进急诊室,黄兴然才又蓦地冷静了下来,随后眼中也闪出了一丝紧张,他虽然相信周明落,可事关重大,他还真怕这次里面进去的人确认时再给出一个相反的答案。

        这可能性很低,黄兴然自己也知道低的可怜,但问题是关心则乱!

        不过还好的是没等他紧张多久,急诊室内立刻就响起一阵惊叹。

        “奇迹,这简直就是奇迹,宋老的情况真的稳定下来了!”

        “呼吸正常,心跳正常,脉搏正常!”

        “心电图正常……嘶~”

        ……

        正常,此刻的宋老虽然依旧还在昏迷,不过各项身体数据却清楚表明他的情况真的稳定下来了,虽然之前有人一连串报出多个名目都是正常,而且这种正常所有人都明白不是真正的正常,那比起健康青壮来说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可比起之前宋老随时在下一秒就可能丧命的情况来说就足够了。

        所有的一切,都表明之前还是随时都能挂掉的一个老人,在周明落这个嘴上毛都没有一根的家伙进去不到一顿饭功夫,随便扎了几针之后,就真的把命给吊了起来,不用再担心随时死亡了。

        他的情况虽然依旧很差,依旧很严重,但至少在王仕亮等人眼中可以确认一件事,那就是宋老想要再活上三四天还是足够了的。而三四天时间,就足以让哪怕远在北京的国内最知名脑科、肝脏科专家全部赶过来了。

        别说是三四天,应该是最迟明天他们就能赶来。

        激动了,也是等那一串惊呼泛起之后,原本还有些紧张的黄兴然再次激动了,更彻底放下了一直悬着的心。

        “周先生,谢谢,谢谢你!”再次一把狠狠抓住周明落的双手,又一阵摇晃,黄兴然这次却差点没摇的周明落开口低骂起来,一次就够了,还来?

        不过这也只是想想而已,他其实还真有些小享受这种感觉的,唯一不好的就是黄兴然看着斯斯文文,气度深沉,可手臂上的力量还真是太不小了。

        “周先生,周先生,我对之前对你的置疑表示正中的道歉,你……”也就在周明落即郁闷又开怀时,从急诊室内才再次冲出一道身影,很是涨红着脸激动的道。

        这却正是王仕亮,虽然之前一直不相信周明落,可等奇迹发生后王仕亮也立刻就发现了这件事蕴含的意义,如果换了市一院能掌握这种针法,那么整个新川市一院马上就会成为国内最知名的医院。

        毕竟这也尼玛太神奇了,若是每一个垂危的患者都能靠着这种针法续命,那得让多少人趋之若鹜啊,估计到时候全国所有权贵在病危之前,都会想方设法住进市一院的。

        因为只要有这套针法在,至少可以保证他们比在其他地方多活几天,多进行几次治疗和努力,而那些有钱有权的人试问又有几个不想多活几天?

        所以在道过谦之后,王仕亮差点就脱口说你把这套针法也教教我吧……

        好在他还没有蠢到不可救药,及时刹住了话,不然白痴也知道若是真的这么讲,那得是多么招人鄙视的事儿。

        不过在刹住话头之后,王仕亮又看了黄兴然一眼,才蓦地在心下下定主意,人家这套针法他想学过来无疑是不现实,那就只能尽量和周明落拉好关系了,就算不提这针法的意义,有今天这一出周明落也必然会成为黄市长乃至黄家的朋友,只这一点,就值得他尽力拉拢和结交了。

        下一刻,原本被王仕亮刹住的话才又猛地放出,不过却全然变了味道,“你这次可是帮我们市一院保住了荣誉,周先生以后只要有用得上的地方,王某人一定尽力而为。”

        这话却直接听的周明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自己过去扎几针,关你市一院的荣誉什么事啊,这也够扯淡的。

        也是在这时,站在对面的黄兴然才也蓦地松开了周明落的双手,随后就一脸轻笑的不住点头。

        这一次自己真是走对了,老天有眼,他真是爱死周明落了,这家伙给他的帮助实在不小。

        不过除了分外感激周明落外,黄兴然对于周明落手中那套针法的意义也十分清楚,甚至在这一刻也忍不住升起一股冲动,想要周明落交出那套针法。

        这是必然的,只要谁学会了这玩意用处简直太大了,黄老爷子身边就需要这样一个神奇的人时刻注意着,才能让他老人家活的更长久啊。

        但这念头也只是在黄兴然心下一闪就被掐灭了苗头,这倒不是他因为感激而不好意思向周明落下手,说直白些像他这样的政治人物,有很多东西都是可以牺牲的,但问题是,黄兴然不是什么二愣子纨绔,见到好东西就非要要抢到自己手里才甘心,而是一个很成熟的政治人物。

        不提他的出身家世,能以四十出头的年纪就历任南部沿海发达城市的一市之长,这光有家世背景可是远远不够的,更关键还是个人能力。

        至少黄家和他同辈的人还是不少的,从政也有三四个,但除了他,其他人都是混的很一般。

        黄兴然很清楚想要真的成为一个出色的政客,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胸襟。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再强硬的人也不可能事事顺利,也有同样强硬的对手,有容人之量才是王道,才能笑到最后,不然中国哪里会有宰相肚里能撑船的古话流传至今?

        太祖他老人家就是团结了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才能走到那一步的,若是你见到别人有什么能力不是想着去团结,而是只想打压,抢夺?那根本就是上不得台面的小人物才会去做的事。

        若他真要去抢周明落手里那套针法,一个弄不好人家宁死不屈,自己不止会惹得一身骚,还会平白让无数人看轻,那还不如就把那套针法放在周明落那里,然后努力和对方结交,那日后自己万一有事对方还能不伸手?

        这种结交是真正的结交,平等以待,不是威逼恐吓控制等等,而是把双方捆绑在一个共同利益点上,成为自己人,只要成了自己人,那这东西究竟是掌握在周明落手里还是黄家手里,其实也都一样了。

        能走到今天,黄兴然不可能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想不明白,事实上现今国内真正能走到高位的人,基本都是有大胸襟大气魄的人,毕竟十几亿里就出那么一小撮,能不优秀么?

        或许这里面出身背景也占据了一定因素,但绝不是主要因素。

        黄兴然可是直接奔着那些目标去的,而老黄家也的确有那个资本放眼看去,他要真是在现在做出抢夺周明落手中针法的事,的确有不小把握抢过来,但可以肯定的是就算他成功,老黄家也会立刻放弃对他的支持,因为能做出这种行为的人,根本就没资格、不配去谈什么入院甚至登顶,说你是纨绔、烂泥扶不上墙还差不多。

        没了他黄兴然,黄家依然还有其他人可以扶持的,而且这种人是大把抓的。

        “看来以后要多花些诚意对他了,哪家的老爷子没有病危的时候?关键时刻不管是谁都需要他,如果他是我黄家的自己人,到时候随便出去扎几针,就能为黄家换来无数利益啊。而且这小子年纪轻轻就够沉稳,不骄横,不倨傲,难得,实在难得。”

        连连点头中,黄兴然越看周明落越满意,目光只差一点就要变成诡异了,因为他突然有些懊恼自己当初为什么只生出了一个儿子,怎么没多生一个女儿呢。

        虽说就算他真的也有一个女儿,也不可能立刻就有许配给周明落的决心,毕竟像他这样的家族,子女的婚配大多是要强强联手的,周明落眼下手中的针法虽然蕴含惊人的价值,自身也很有潜力,但比起京城那些优秀的豪门子弟来说,其实还是差了很多资本的。

        但这一刻,他心中还真有那么一点遗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