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071章 小跑腿的

第071章 小跑腿的

        虽然凌玉很想告诉自己认错人了,眼前的男子并不是新川市政府的一把手,或许对方只是和黄市长相貌相似,但问题是这猜测都不成立啊,因为黄兴然来到之后,第一句话就开口介绍了自己的名字。

        若说有人和黄市长长得很像,那也是有可能的,毕竟整个中国十多亿人口,总有一些相貌相似的人,可难道名气也能这么巧的一摸一样么?还有那种久居高位养出来的气度,就算此刻的黄兴然姿态摆的很低,但其气质一样是那么出众,绝不是一般人能模仿出来的。

        这种种种种,都让凌玉不得不确认他就是那位黄市长。

        所以她的震惊也是越来越强烈。

        不过其他几人的神色可就简单多了,别说杨怀秀不认识黄兴然,就算是同样算是体制内的杨怀军一样不清楚黄兴然是哪棵葱,毕竟他只是农业局坐冷板凳的小科员,哪怕有一个凌玉这样的老婆,可他天性就不太热衷这些事。

        两人对于黄兴然和陈狱长的到来,就只有满眼问号了。

        就算是周明落也一样,根本不知道这位黄兴然有什么事急着过来找他。

        不过下一刻,几人的疑惑就被凌玉蓦然打断,“您,您是黄市长?”

        满眼吃惊的几乎被震晕了过去,凌玉大张着小嘴,很是惊骇的低声轻呼,哪怕确认这就是黄市长,可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也是一句话,周明落和杨怀秀、杨怀军同样浑身一颤,很是吃惊的看向黄兴然。

        黄市长?这位竟然会是新川市市长?

        这的确很让人震惊,毕竟场面太出人意料了,一个堂堂市长竟然亲自赶过来放低姿态的见周明落?这简直太不真实了。

        不过三人里,周明落的惊讶倒很快就平复了下去,更已经大致推测出了这位黄市长的来意,他不是傻子,这位市长是陈宏陈狱长带来的,两人还刚从市一院出来,而自己又恰巧在最近帮陈宏治好了肝硬化。

        稍微有一点脑子的都能知道对方的来意,一想到这里,周明落惊讶没了,反而有了一丝郁闷,他过来应该是找自己帮忙救人吧,而且情况肯定不一般,但自己能用【流水符】救人的事,他却并不想太张扬啊。

        这种事要是传出去,也未免太逆天了,很容易惹人生疑。

        当初救陈宏是因为对方帮了他大忙,不过这不表示他一样会对其他人随便出手。

        “恩?你是小凌吧。”随着凌玉的话,本还是面带犹豫的黄兴然才蓦地一怔,第一眼见到凌玉时他虽然觉得有些眼熟,可却也没认出这是谁来,不过现在总算记起来了,这不是办公室里那个小凌么。

        当然,此刻他可没心思和凌玉墨迹,要不是看在周明落的面子上,对方又和周明落坐在一个桌子上,他是压根理都懒得去理会的。

        应付了一句,黄兴然才又笑着道,“我有些私事请周先生帮忙,若有打扰的地方还请几位见谅。周先生,我们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虽然救人心切,不过他也没有彻底乱掉分寸,知道有些事并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下商谈。

        周明落微一沉吟,也只能无奈点头,“秀姨,我先出去一下。”

        “行。”杨怀秀哪怕在此刻依旧还在震惊,不过周明落这话总算让他惊醒过来,顿时连连点头,她也真是晕的一塌糊涂。

        “周先生,请。”得到周明落的答案,黄兴然脸上才显出一丝兴奋,随后就单手一身,请周明落前行。

        这幅姿态却又再次吓得在场几人一阵瞠目结舌。

        尤其是凌玉更是骇的有些面无血色,心底下也在不停呐喊,怎么回事?这到底怎么回事?周明落那样的小跑腿的,根本就没入过她的法眼,可现在的情况,却是连堂堂市长都对他这么恭敬??

        这也太扯了吧。

        再一想起自己刚才对他的奚落,甚至嘲弄过对方根本拿不出四万块,只是在充样子的事实,她都恨不得一头载到桌子底下躲起来,因为她都觉得自己有点没脸见人了。

        不过,此刻却没人有心思关注她的狼狈和崩溃,杨怀秀姐弟一样是震惊的厉害,只是全都呆呆的看着周明落一行踏步而出,久久无语。

        ………………

        “周先生,是这样的,我一位长辈得了肝硬化,发现时已经是晚期,不太容易治疗,还伴有很严重的肝性脑病并发症,现在人在市一院昏迷,听陈先生说周先生在这方面很有能力,所以我想请周先生出手帮一帮我那位长辈。”

        同样没心思关注饭店内的情况,在走出饭店上了奔驰车以后,黄兴然才立刻开口,带着一丝求助性的目光看向周明落。

        说起来,黄兴然此刻也是无奈的厉害,他那位长辈并不是他的直系长辈,而是他爷爷的一位老部下。

        否则若是他的直系长辈绝不可能会落到如此地步,因为陈宏等人口中听来的传言并不假,黄兴然是正宗的红三代,家里老爷子是开国将领,虽然不是十大元帅那样的元勋,可地位也不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黄老爷子和黄家,并不算京城里最显赫的,距离顶级豪门还有一些距离,但自从进入上世纪90年代以后,黄家地位才逐渐凝重起来,因为其他一批元勋都相继离世,而能活到至今的就只剩下黄老等寥寥两三个。

        所以老爷子的影响力不止没有因为他的年长而消退,反而显得越发重要起来,那样的人,身边是绝不缺乏医生24小时候命的,而且基本都是国手级的杏林高手。

        若真是他爷爷肝脏有问题,绝不会出现拖到晚期肝硬化才被发现。

        现在在市一院躺着的那位虽然是黄老爷子的老部下,不过在后来并没有从政,而是回到了新川老家养老,他更不是什么权势人物,当年也只是黄老身边一个警卫,所以知道他的人并不多,在新川过的也就是一般,黄兴然也是到新川上任后,才理所当然的去拜访了一下这位老爷子,没想到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

        这在当时可是差点没把他吓死,因为他清楚这位虽然只是黄老的警卫,不过当年在战场上却替老爷子挡过不止一次枪子儿,更深得老爷子看重。

        要真是出了问题,绝对能让老爷子深受打击,到时候若是让老爷子也因此出事那可就糟大了,不过虽然急,在那位刚刚晕厥时黄兴然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黄家虽然在边南有影响力,却不是特别大,而且他也才刚来新川上任,所以当时直接就给京里通了消息,争取让国内最好的肝脏专家尽快赶来。

        但那一样需要时间,他都不知道那位能不能撑到。

        若是撑不到,那事情就真的糟糕了,所以在突然听到陈狱长的肝硬化竟然只是一周就被人治愈时,他才那么紧张激动。

        可以说现在的周明落,不止是关系到他那个长辈能不能苏醒,继续活下去的问题,而是关系到黄老的健康了,若是那人不能苏醒,那么黄老要是得到消息必定深受打击,要知道现今从那个时代走来的人真的是越来越少了,而老人又通常极为念旧。

        若是黄老健康出了问题,黄家这个庞然大物的政治版图必然受到影响,他不可能不紧张。

        当然,在紧张中,黄兴然却也有一丝疑虑,因为周明落太年轻了,他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那么神,是不是能真的出上力,可现在他已经有些走投无路了。

        那边已经是性命垂危,而就算是羊城的肝脏科专家要赶来至少也要几个小时,更别提京城的了,就算周明落的年龄显得不是那么靠谱,他也必须要试一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