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064章 神医(二)

第064章 神医(二)

        “陈哥,我可真没把握,替你看看还行,要说治疗你还是去正规医院的好,早期酒精性肝硬化毕竟还是可以治好的。”一个多小时后,瑞祥小区,陈狱长直接驱车赶来,面对对方要自己帮一把的恳求,周明落却是连连摆手,看病,靠着窥探别人的脉络体,他还能勉强看出来一些,但是治病他就真的没底气了。

        昨天他才得到【流水符】,虽然知道【流水符】的功效是可以治病的,但关键是他不知道这符箓的效力强弱,若是还像【金刚符】一样几乎没有任何效果,那他现在要答应下来只会白白误事。

        他理解陈狱长的心情,在对方赶来的时间里他也上网查了下,肝硬化的确不是小病,这病早期无明显症状,很容易被患者忽视,可一旦到了晚期却很容易出现严重的并发症,就算是直接威胁生命出现死亡都不奇怪。

        而且现代科学研究表明,肝硬化和原发性肝癌之间的关系极为密切,两者合并率竟然达到84.6%,这数据绝对是极为惊人的,如不及时治疗,到最后发展成肝癌的可能性极大极大。

        而肝硬化的成因在国内有很大一部分都是由乙肝、丙肝等肝炎缓慢发展而成,这类肝硬化还具有传染性,此外也有长期饮酒形成的酒精性肝硬化,大致有三部曲模式,酒精性脂肪肝、酒精性肝炎、酒精性肝硬化,且三者常有重叠存在,在欧美等地较为高发。

        陈狱长的酒精性肝硬化目前还是早期,不过若不及时治疗任其发展,一样很容易发展到威胁生命的地步。

        但理解归理解,在不确定【流水符】的功效时,他也只能劝对方尽早接受正规治疗。

        “周老弟,你就别谦虚了,我知道这病可以治好,但是我还是更相信你的水平,你就试一试吧,要是真不行我再去医院治疗。”

        陈狱长明显还是不相信周明落的说辞,而是再次哭丧着脸恳求,由不得他不悲呛,身在体制内,最怕的两点就是站错队,身体不健康。

        站错队不说了,身体不健康也是影响进步的大因素,若是你连一个好身体都没有,谁还会给你加担子,他今年才刚满40岁,风华正茂的时节突然摊上这么一个病,着实揪心的厉害,或许最值得欣慰的就是他目前的肝硬化只是早期,现代医学还是能治愈的,否则若真等到了晚期再发现那才是悲剧。

        所以此刻的陈狱长是万分感激周明落的,要不是昨天他的提醒,他都不知道事情会糟糕成什么样子。

        不过就算早期的肝硬化可以治疗,但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搞定的,而是需要成年累月的治疗,若是去正规医院,恐怕就会让很多人知道他是一个长期的药罐子,那样一来估计什么前途都没了。

        若是周明落能帮他治疗,那才是一个较为理想的结果。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真的相信周明落的水平,不然他绝对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毕竟这玩意可是能和肝癌扯上亲兄弟一样的关系的。

        见到对方这副摸样,周明落虽然无奈,可也知道自己似乎无法再推卸了,只能强忍着头皮点头道,“那好,我就试一试吧,不过我先给你说明,我真的没有多少把握,试一试可以,可如果效果不好,你还是尽快去医院治疗。”

        试一试吧,他也想知道【流水符】在修复脉络体上的功效。

        “行,就先试一试。”陈狱长也忙不迭的点头,更是充满希冀的看向周明落,似乎是准备现在就开始接受治疗。

        这却让周明落哑然失笑,随后就摇头道,“不用这么急,明天你再来吧,我也要准备一下。”

        这倒是实话,他若是去治病的话,只需要向对方体内打入一道【流水符】就行,但现实里他却绝对不能做的那么简单,难道当着陈狱长的面直接在他身上拍一下就说治过了?那纯粹是扯淡。

        所以他得准备一些必须的材料,比如买一些中药什么的,哪怕是毫无用处的东西,给对方随便熬点汤水喝一下,也总是有个形式可以走。

        推说自己这里并没有药材什么的,要去买一些为他熬药,陈狱长才也恍然大悟,随后就告辞离去。

        送走陈狱长,周明落才又蓦地低叹一声,今天这一天估计什么事也别干了,就准备一下看明天怎么熬药吧,昨天因为喝的烂醉,等他睡醒时就已经到了下午,等下画几道符箓,再稍微准备一下,那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上午,周明落才刚刚睡醒陈狱长就再次准时而至,见着对方一副心焦的样子,周明落也没多说什么,而是把昨天买来的一点药材放好,还有临时准备的砂锅什么的,直接当着他的面熬了好大一碗汤药。

        也是在陈狱长开始进药时,他才向陈狱长和自己体内各自拍入一道【流水符】。

        送进对方体内的【流水符】当然是为了治疗,而送进自己体内的【流水符】,则完全是为了观看治疗效果了,这两道符箓也是他身上仅有的了。

        等符箓入体,周明落就有了再次感应脉络体的能力,清晰的感应下,陈狱长肝部断裂六成的脉络处蓦地就泛起一团轻雾,开始滋润温养两侧的断痕。

        差不多足足过了一盏茶功夫,当对方把一碗热腾腾的汤药喝完之后,那轻雾的滋润温养也到了尽头。

        跟着周明落就骇然发现,有效果,而且效果很明显。

        原本陈狱长断裂六成的肝部脉络,只是一道【流水符】的滋养,竟然就恢复到了五成左右。

        “嘶~”

        倒抽一口冷气,周明落眼中全是一片震惊和狂喜,由不得他不震惊,一道【流水符】竟然可以修复十分之一左右的断裂脉络?那岂不是说就算一条完全断裂的脉络,也只需要十道符箓就可以完全修复?

        可要知道完全断裂的脉络代表的可是彻底坏死的器官啊。

        比如若谁的眼部脉络完全断裂,那就只能说明是这人双眼彻底瞎了,可这样的情况,也只需要十道【流水符】就能让对方双眼彻底复原。

        他原本还一直在担忧【流水符】会像是【金刚符】那样对人体效果不大,没想到这结果却好出太多太多了。

        “周老弟,怎么?”才喝完药的陈狱长也是突然觉得体内一阵暖洋洋的,让人很是舒畅,这顿时让他心下大喜,不过见到周明落的表情后,还是蓦地一紧,急急反问。

        “没事,这种病不是一天两天能治愈的,陈哥,接下去一周你都要过来治疗,先定一个疗程吧。”周明落摆摆手,勉强压下心中的震惊,跟着才又把自己体内的【流水符】打入陈狱长体内。

        既然已经知道了疗效,他体内这倒【流水符】倒还是物尽其用的好,若是还留在自己体内,也就是五个小时后就会自己失效,那还不如送给对方了。

        等送出【流水符】,周明落略微想了想,又端了一碗汤药过来让对方灌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