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055章 满绿冰种(五)

第055章 满绿冰种(五)

        “啪~”

        随着一声铁锤敲打石块的清脆撞击声,刚刚从切割机里取出来的毛料直接一分为二,露出了完整而又平滑的切面,周边一群五六颗脑袋也齐齐围了上去。

        不过一眼之后,几人却全都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叹息。

        “垮了,这块毛料果然垮了。”

        “是啊,一点绿意都没有,这毛料个头还那么小。”

        “已经第三刀了,三刀下去都不见绿,我说任老弟,你这块料子还是废了啊。”

        …………

        半个多小时后,库房里的切割机已经变成了三台,另外两台就是重新送过来的,也是王锋芒这里留着的备用机器。不过他这里毕竟是珠宝行,卖的是成品珠宝首饰,虽然偶尔会有赌石出现,可毕竟不是常有的事,所以能有两台备用的切割机已经是极限了。

        若是还想再搞几台就必须现在去购买了,但这似乎也没有那个必要,加起来三台切割机差不多也足够了。三台机器除了任立恒一直使用一台外,另外两台则是被李总和付松拿去切石了。

        而任立恒放上去的第一块毛料,到现在也已经切了三刀。

        可惜三刀下去,毛料体型已经是越来越小,却依旧不见丝毫绿意,甚至现在剩下的这些料子,比最初周明落切的第一块毛料都更小了。

        要说它还能涨,就连任立恒自己都不大相信,不过在随后又瞥了周明落一眼,他还是突然道,“我也试试擦石吧。”

        如果不是第一次的时候周明落这样搞,搞出了那么一个极品来,他对于已经切了三刀的毛料绝对会当废物一样扔掉,可是谁让周明落那种方法也能搞极品呢,所以他也想试试。

        任立恒这话倒让付松、李总几人颇为无语,你也这么搞?

        不过他们还真没底气反驳什么,要知道前车之鉴还历历在目,万一人家真擦出极品呢?

        他要擦,那就让他擦吧。

        ………………

        又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一直在擦石的任立恒才无奈放下手中的石料,很是狼狈的承认,他手中这一块毛料的确是什么都没有。

        而在这段时间里,一侧的李总也给自己的毛料切了三四刀了,可三四刀下去,三四次充满希望的等待,结果却全成了镜花水月,连付松也用任立恒之前那台切割机切了一块石料,依然是空的。

        黄晶晶占着第三台切割机,一样给手里一块毛料切了三四刀,却全是垮的。

        这还都是受了周明落的影响,让他们在赌石时往往要多切几刀才肯罢休,否则平时他们基本不会连续对一块毛料切三四刀不止。

        “又垮了,咱们这加起来也切了四五块了,全赌垮了。”很是不甘的低语一声,李总眼中尽是一片郁闷。他就买了这一块毛料,但却是半赌毛料,一样是花了一百多万才拿下的,没想到垮的厉害,除了擦窗处那一点绿意所在地方切除了一块价值几万块的翡翠外,其他却是陪得血本无归。

        不过任立恒却没理会他的无奈,而是抓起另一块毛料挤到了李总身前,“我说老李,你那块料子也切了四五刀了,已经垮的不能再垮了,还是我来吧。”

        一句话,李总直接气的吹胡子瞪眼,“哥哥的虽然赌垮了,不过你的也未必能涨,我看周老弟的运气也快要到头了。”

        王锋芒的毛料全是周明落挑选的,不过刚才一个小时,任立恒几乎把其中一块毛料分解成了渣子都没能见出一点绿来,那绝对是不可能再有绿了。

        这足以证明周明落第一次虽然撞了大运,可他的运气却不可能一直那么好。

        “嘿,好不好试试不就知道了。”

        任立恒的底气也明显不足了,不过还是画好切痕,把第二块毛料放了进去。

        一刀之后,围上来的李总还有黄晶晶几人顿时也乐了。

        “垮了,又垮了。”

        “果然还是垮,赌石啊,果然还是不能只靠运气,也要靠眼力分辨的。”

        …………

        说起来几人对之前周明落的运气还是很嫉妒的,现在见到对方指点出来的毛料接连赌垮,多少有些幸灾乐祸。

        “垮就垮了呗,再来一刀试试。”任立恒再次开口,拿起一半毛料重新开始去画切面,不过这一刀还是切垮了。

        “晦气!今天运气还真是到头了。”

        任立恒无奈之极,不过还是不死心的准备再切一刀,而到了这时,屋里几人之前购买的毛料也切得差不多了。

        李总和黄晶晶都彻底切完了买来的料子,证明自己全都垮的厉害,就只有付松、任立恒手中还有一块完整毛料,不过两人也连续赌垮两块了。

        “周老弟,机器让给你吧。”手里已经没了毛料,黄晶晶直接离开切割机,对着周明落悻悻的道。原本以为周明落第一次就赌个大涨,那王锋芒这批毛料似乎还不错,没想到却还是十赌九空的结果。

        眼看着连连切垮那么多,几人之前的激情也暂时消退了不少。

        “恩,那我就不客气了。”周明落也抱起选中的半赌毛料就走了过去,七十多斤的石料还的确挺重的,好不容易把毛料对准切面放下去,等周明落开始切石时,黄晶晶和李总也全都围了过来,就算是把料子放进机器里的任立恒、付松也一样。

        周明落这块毛料可是几人所买毛料中单个价值最高的,足足255万,是涨还是垮,他们当然较为关心。

        一刀下去,等重新把毛料取出,让两块切面暴漏在众人眼前后,当地立刻泛起一阵轻叹。

        “垮了,又垮了。”

        “啧啧,这一块毛料可就垮大了。”

        “连周老弟你也不行了,看来咱们今天可要全军覆没了啊。”

        …………

        周明落这一刀是沿着毛料中间切下去的,平整的切面不见一丝翡翠,那虽然在这块毛料的开窗处还有一块无色冰种的料子,但想来那料子的大小绝对不怎么如意了。

        至少它是绝对无法赶上255万的价值了,那可不是又垮了么。

        在几人啧啧出声时,周明落继续拿起含有无色冰种的半边毛料,再次放入了切割机。

        又是一刀,两刀,等切了半个多小时后,整块无色冰种也彻底被挖掘了出来,却只有一两公分厚,三厘米左右的长度,做个挂坠似乎都有些不足。

        望着这冰种,一群人都是瞠目结舌不已。

        “擦,这么小?能做两个戒指?”

        “这成品戒指也就三四万的价值吧。周老弟这次还真是垮大发了。”

        “我就说么,赌这块毛料的风险太大了!!”

        ……

        好一阵无语之后,李总和黄晶晶等都是面面相觑,偶尔看向周明落的眼神也充满了古怪,小子这次爽翻了吧,别以为你之前能大涨一次,狠赚了四百万,可接下去马上又垮了二百多万,看来他的运气也就是那一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