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045章 赌石(一)

第045章 赌石(一)

        夜,深沉如水。

        夜色下的瑞祥小区,宁静,安详,小区七号楼15层,洁白的灯光下,一直坐在床前的身影蓦地合上书本,跟着就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抓起前方书桌上的开水喝了一口。

        “又过了12点,可以重新绘画符箓了。”

        喝了口水,周明落脸上还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似乎早已彻底摆脱了傍晚时分亲见时亮,以及对方带给他的羞辱。

        这也是事实,在寿宴还没开始前他就已经彻底摆正了心态,清楚知道自己现在根本无力对付那样的纨绔子弟,那不管心中多么愤怒,痛苦都无济于事,还不如心平气和的去增长实力。

        周明落不止是懂这个道理,更已经在多年的磨练中可以做到这点了。

        自时亮带着那个寿桃离去后,任重山的寿宴就步入了正轨,随后的时间也没有太多可说的,整个寿宴周明落都由任立恒陪着,和任立娟以及杨丹坐在寿宴一角混吃了一顿而已。

        或许是受了任重山的叮嘱,在寿宴过程中任立恒更是极尽地主之谊,把周明落招待的极为舒服,更是在寿宴快要结束时神神秘秘的说,明天要带他去一个好地方玩玩。

        对此他倒是不置可否,更是在寿宴结束后就返回了小区。

        这大好的时间他可不想浪费,所以在回家之后就拿起书本开始学习。

        一坐到深夜,随着对知识海洋的沉迷,他的心境也越发平和了许多。

        只有让自己的知识越来越丰富,然后收集更多的古玩,他才能找到更多的【文气】充实黄皮书,进而壮大自己的力量。

        下一刻,周明落直接走向客厅,铺展开宣纸,准备好笔墨,就开始了绘画。

        ………………

        “明落,睡醒了么?”

        第二天上午,周明落还在熟睡中时,一阵手机铃声就把他从好梦中惊醒,却是任立恒,对方的口气更是一片轻松愉悦。

        当然,虽然周明落和任重山之间是以平辈相交,但任立恒也不可能真的叫他一声“周爷爷”,早在昨日寿宴时两边已经重新有了商定,那就是各交各的,不管他怎么称呼任重山,对上任立恒时两人一样是平辈论交。

        “立恒?有什么事么?”

        或许任立恒在之前对他有过看轻,有过不信任,不过那终归是暂时,任何两个陌生人相识,不可能从第一眼开始就彼此对眼,完全信任,在昨天寿宴时任立恒也费了不少心思努力让周明落高兴,试图让他忘却时亮为他带来的羞辱,对方这番好意,周明落还是记得的,所以一夜下来,两人关系倒也算是进展的不错。

        “我说你小子难道忘了?昨天可是说好的,今天我要带你去个好地方,快下来,我已经在你小区楼下了。”那边一听这话,顿时传来一声略带郁闷的笑语,而这话更让周明落一惊,他当然还记得昨天这话,不过他还以为这是对方随便说说,没想到任立恒竟直接杀到了他家楼下?

        “什么地方?”耐不住疑惑,周明落才再次开口。

        “哎,你先别管,到了你就知道了,保管你不虚此行。”任立恒再次一笑,“我在下面等你。”

        “好。”

        周明落只能点头,随后挂了电话才发现已经到了上午九点多。

        穿衣洗漱,不过十多分钟后,刚一抵达楼下他就见到了前方一辆黑色保时捷卡宴,任立恒也正坐在车内向楼到处望来,见到周明落后顿时就笑着招手。

        “到底去哪里?搞得这么神秘?”

        顺着招呼上了车,周明落再次疑惑的开口,不过在这当口,任立恒却没有说话,只是拿着一双眼睛不住在周明落脸上打量,直到看的周明落心头有些发毛时,任立恒才收回目光,随后就感慨的笑道,“明落,想必你也猜出来了,昨天我的确是受了老爷子的吩咐才刻意去开解你的,怕你做出什么冲动的事,不过现在看来不管是我还是老爷子都低估你了。”

        这是事实,昨天的情况很让人郁闷,任重山还真怕周明落受不了刺激,做出什么冲动的事,不过经过昨夜还有刚才的观察,任立恒不得不承认,周明落是真的放下了那件事,这份胸襟,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就冲这一点,他就觉得周明落比他这个快要三十的人都似乎更成熟一些。

        而且对方还有能力,在古玩鉴赏以及瓷器修复上的水平也真的是很精通。

        有能力,有胸襟,有城府,外加上周明落做人谦逊,任立恒心中甚至升起一个古怪的念头,若是抛开两人的出身背景,恐怕他混的将会远远不如周明落。

        “好了,你就别夸我了,咱们这到底是去哪?”周明落哑然失笑,自己不过是认清现实而已。

        “嘿,赌博,你去不去?”

        见周明落岔开话题,任立恒也不以为意,发动卡宴就向小区外开去,更是在启动的过程里很是兴奋的开口。

        “赌博?”周明落顿时一怔,很是狐疑的看向任立恒,不会吧,这家伙从昨天就神神秘秘的样子,今天更是一大早就来接他,竟然是要拉他去赌博?

        “你可别误会,不是一般的赌博,而是赌石,你混古玩圈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赌石总应该知道吧,我今天就是带你去赌石,那比赌博更刺激的多。”任立恒再次一笑,脸上也充满了兴奋。

        周明落这才释然,赌石?他还真多少有些了解,赌石,说的直白一些就是对着一块石头,让你去赌里面有没有翡翠。

        这多少也能和古玩擦一点边,以前虽然没有接触过,可在几年的东奔西走中也大致了解过此类行当的概况,不过他也没想到新川竟然就有赌石的地方。

        “男人嘛,没有几个对赌丝毫不感兴趣的,体内总会多多少少有点赌性,那玩意很刺激的,去一次保证你紧张的什么事都忘得一干二净,今天你就交给我吧,管你玩的尽兴。”

        在周明落思索中,任立恒再次笑着开口,他最初拉周明落过来的目的也只是想让对方借着赌石的刺激,忘却昨天的烦恼。

        虽然现在看来那似乎没了必要,不过人都已经来了,他也不会白跑一趟。

        “谢谢。”周明落心中蓦地升起一股暖意,不管对方是不是受了任重山的吩咐才这么做的,不过他却是真心实意想让自己忘记烦恼,这就足以让他真诚的道声谢了。

        尤其是在昨天时亮下了那样的威胁下,任家人还这么做,更是让人感到珍贵。

        “嘿,跟我客气什么,你要是真想谢我,到地方就帮我挑两块好的毛料,我可是等着沾你的好运气呢。”任立恒哈哈一笑,很是轻松的道。

        他这话当然是玩笑,虽然他知道周明落在古玩鉴赏上很牛,几乎快要比得上他爷爷了,不过赌石这东西和古玩鉴赏却是不搭边的,那赌的是翡翠。

        他可不觉得周明落真能帮他什么。

        不过一旁的周明落听了却是心下一动,赌石,就是一块出自翡翠矿坑的原石毛料,让你去赌里面究竟有没有翡翠,现在还没有任何科技可以看穿原石,探测里面是否有翡翠,但他的【觅文符】却可以透视,虽然他也不知道【觅文符】究竟能不能看透毛料原石,但若是真的可以的话,他未必不能真的顺手帮任立恒一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