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037章 糊弄人和破镜重圆

第037章 糊弄人和破镜重圆

        刚刚从何老手中接过这件礼物,更被对方告诉葫芦的来历后。

        任重山喜得简直不能自己,这葫芦虽然在其他人眼里价值不高,估计十万块别人都未必会买,可在他眼里你就算拿个价值两亿多的元青花鬼谷下山大罐,他都绝不会和你换的。

        在得到葫芦那一刻起,他一直都是爱不释手,所以就算听到了楼下的争吵,任重山一样是拿着葫芦下来的,最初下来时他的情绪也极好。

        却没想到不过几分钟之后,这个葫芦就被摔碎了!!

        彻底明白了这个葫芦的来历,任立恒以及任立娟几个也真是吓得不轻,眼看爷爷最大的心病就要解决了,没想到却生出这样的枝节来。

        此刻别说是任重山了,就算是任立恒看向张忠林的视线都恨不得吃了他。

        这可不怪任立恒,因为这葫芦不止牵扯到任重山和方传军能否和好,更关键的是也干系到他们任家晚辈和方家晚辈之间的关系。

        虽然任家家大业大,官商两面都有着很深的关系。

        可不得不说,方家此时绝对比任家要庞大的多,就算方传军退了下去,他的大儿子此时也已经坐到了省会羊城市委书记的高位,更已经是省委常委之一,副部级高官。

        加上方老爷子多年的人脉关系,那一位再进一步也是很希望的,要知道如今的方书记不过五十出头,还正是年富力强。

        要是方家真的和任家交恶,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用屁股想也知道,若被方传军知道自己拿出所有积蓄买的礼物,在任重山手里呆了不到半天就被打碎,那位将会多么恼怒,未必不会影响方家晚辈的态度,之前他们虽然也一直在努力让两家和好,可现在方传军都主动先低头了,你任老头却把事情办成这样,这不是摆明了恶心人么?

        到时候两家未必会针锋相对,毕竟两家也还有很深的底蕴在,那位方书记和开创远扬集团任远洋,也就是任立恒的父亲也几乎是光着屁股一起玩大的。

        可就算不针锋相对,关系疏远却是一定的,若是两家从第二代、第三代也开始疏远,那一切就真的都完了。

        很快想清楚这些后果,任立恒觉得生吃了张忠林都是轻的。

        “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被任大少这种眼神照顾,张忠林话语里也开始多出了一丝哭腔,他虽然到现在都不明白太多事,可至少能明白过来任家人都是怎么看待这个葫芦的,这就足以让他看出事情的严重性了。

        “爷爷,葫芦已经碎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我看还是找人把它修复一下吧。”不过任大少此时却没多少功夫去搭理张忠林了,而是眼珠一转,就急急开口道。

        这句话才让任重山一顿,修复?

        这是个办法。

        但任重山在微顿之后却又勃然大怒,“修复,你说的容易,谁能把它修复的和开始一样完美无缺?”

        玩了小半辈子古玩,任重山怎么可能不知道碎瓷器可以修复?

        瓷器修复发展到2011年,各种手段已经极为成熟,对于一般的修复来说,主要可分为清洗、拼对、粘结与加固、补配、作色五大类。不过这几类里有不少是针对某些缺了一块,再也找不到原物的瓷器,再采用其他瓷器去补充修复。

        现在这个青花葫芦的原物都在,一点也没有缺失,所以想要修复还是很容易的,只需要粘结与加固这一个步骤就行。当然,容易归容易,想要做到完美无缺就不简单了,而且一般的粘结与加固,即便是弄好了也会容易出问题。

        现代粘结简单一些就是采用大蒜汁粘结,好一些就是采用无色、透明、粘结强度高的胶粘剂黏合。

        以任家的力量想要重新粘结这样的瓷器,绝对是什么档次的胶黏剂都能搞到,不过再好的胶黏剂也不可能做到天衣无缝,最多也就是大眼一扫,它像是新的一样,但你认真仔细去看,就还能发现上面的缝隙和裂痕了。

        这些任重山当然知道。

        这件事本就是两个老头的心病,都在犯倔脾气。

        其中一个好不容易低头了,花了一生积蓄买来一件礼物送你,你倒好,一下子打碎了,就算事后修一修,可上面还是有裂痕的啊。

        谁知道人家会怎么想?会领你这个情么?随便修修谁不会啊,谁都能做到,你要是真重视两人之间的关系,就不该这么把它打碎。

        至少换了任重山来想,若是自己花了一生的积蓄买来送给方传军,对方转手就给弄烂了,这会让人气的发疯的,就算你事后修修又怎么样?

        这只会让人觉得对方是在糊弄他。

        当然,如果真有人能把它修的完美无缺,找不到一点破绽,那就是另外一说了,甚至到时候这都未必是一件坏事,反而是好事了。

        破镜重圆,虽然是形容夫妻之间的关系。

        但一样可以套用在其他深厚的关系上,任重山和方传军认识三四十年来,好的可以穿一条裤子,后来却又闹崩了三四十年,若是临到老了再重归于好,可就是破镜重圆了。

        若这葫芦也能修的和开始一样,没有一点破绽和缺陷,绝对可以用破镜重圆来形容,反而会让两人的关系多出一层值得称赞和传诵的寓意。

        但问题是如果这个葫芦修不好,不能做到完美无瑕,那就不是破镜重圆,而是糊弄人。

        随便修修谁不会?人人都能做到,你也这么做还有个毛的意义?反而会让人觉得你压根不在意这些事。

        “这……”

        任立恒张张嘴,却也是哑口无言,修复不是问题,问题是不能修的和最初一样完美,那修不修也就没区别了。

        也是在任立恒张口结舌,不知道该说什么时,一直站在张忠林后方的周明落才微微意动,到现在他也多少猜到了一些这葫芦对任家的意义。

        而修复破碎的瓷器对他还真不是难事,尤其前方的葫芦虽然摔碎了,不过碎的并不是特别狠,刚才那一摔,原本完整的青花葫芦也不过是摔成了三四瓣。

        三四瓣完整的碎葫芦,只要一只手把它们拼凑在一起,打一道【金刚符】进去,要不了几个呼吸,这葫芦就能重新变得完整无缺。

        这对他都只是举手之劳,所以一时间他倒有些犹豫,自己要不要帮这个任老头一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