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026章 千金难买心头好

第026章 千金难买心头好

        “这,不太好吧。”

        任立娟的邀请,周明落可以毫不犹豫的拒绝,毕竟两人没什么关系在,充其量到现在也就是点头之交,而且对方的邀请也不见得有什么诚意,他对那样的寿宴也没兴趣,可等杨丹三番两次开口希望他一起去时,周明落才犹豫了。

        不说两人认识那么多年的交情,就说刚才杨丹愿意盲目的相信他,去听他的话而劝说任立娟,这份信任就足以让他犹豫了。

        所以下一刻,周明落语气顿时松动了不少。

        “我说周先生,你要是没什么要紧事,咱们还是一起去吧,这么难的机会,要是错过了可会遗憾终生了。”

        在周明落语气松动时,暗中气的差点吐血的张忠林也突然开口,很是诚恳的一起劝说。

        虽然他语气温和,像是在认真劝说周明落,但话里的潜台词就谈不上丝毫友好了,什么叫错过了就遗憾终生?那是摆明了在说周明落这次能被邀请着去参加寿宴,已经是他天大的荣幸,你还在这得了便宜又卖乖,未免太过不知所谓。

        他是真的忍不住了,应该说他的涵养是很好的,从头到尾虽然心下都没正眼看过周明落,但表面上他却是很谦和有礼的,但此时见到自己明明出力大,那家伙什么都不是,结果得到的待遇却截然相反,这又要他情何以堪。

        “是啊,周明落你也去吧,就当陪陪我?”并没有听明白张忠林话里的潜台词,杨丹也再次接口,拿着一副充满期待的眼神看去。

        “那好,就去吧。”

        心下满是无奈,他还真不能继续拒绝了,不然也显得太没人情味了,只得轻轻点头。

        也是随着这句话,杨丹一张俏脸才顿时变得灿烂起来,“那就这么说定了,立娟,到时候我们一起去。”

        “恩。”任立娟一样笑着点头。

        但下一刻杨丹才又突然轻啊一声道,“对了,我们要是去祝寿,是不是也该买些礼物啊,那买什么才好?”

        这句话倒是让任立娟哑然失笑,跟着就摇头道,“什么都不需要买,你就当是参加普通的聚餐就行了。张总,周先生,你们也一样,到时候可千万别带什么礼物,人到了心意也就到了,就这么说定了,中午我请大家吃饭,一个都不能落下,现在先把这把交椅运回去,怎么样?”

        没人反对,接下去这把“价值不菲”的黄花梨交椅就被运向任立娟自己所开的小公司内存放。

        一路上,四人是坐在张忠林开来的座驾里,一辆黑色奔驰c200时尚型。

        “立娟,我可是听说任老的收藏在咱们整个新川都是鼎鼎大名,虽然他老人家的收藏品不多,不过每一件都绝对称得上精品,比如那件出自宋官窑的琮式瓶,当年任老买下它的事,到现在都是古玩圈子里的一件美谈啊,……”

        开车途中,张忠林更是话语不断,很快就又提起了任重山以及他的收藏,更是对此大加吹捧和赞赏。

        新川任重山,这个名字在新川古玩界的确很响亮,让对方成名的就是那次花大价钱买下的一个宋代官窑琮式瓶。

        提起瓷器很多人首先就会想起青花瓷,因为从元代起,青花瓷就占据了瓷器世界的主流,元、明、清整整三代,都是以青花瓷为主流,而如今我们流传下来的瓷器也是青花瓷最多。

        但在青花瓷之前其实古中国的瓷器文化一样绚丽多姿,这里面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宋瓷。

        如果说元青花是一统江山君临天下,明青花是各领**火光炸天,那么宋瓷,就是高山仰止卓越千古。

        而提到宋瓷不得不提的就是鼎鼎大名的汝、官、哥、钧、定五大官窑。

        五大官窑内汝窑瓷排名第一,其次就是官窑、哥窑、钧窑、定窑。

        宋代五大官窑的成就是宋以后历朝历代皇帝都试图追求和模仿的,几乎大部分皇帝都曾对这鼎鼎大名的五官窑有所追求过。其中以雍正为最,曾大量模仿过汝窑瓷,也是历史上模仿汝窑瓷的最高水平。

        不过在现代能流传下来的汝窑瓷就真的是稀少的令人发指了,几乎每一件都可以称之为国宝级,汝窑瓷对于个人收藏家而言已经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了,哪怕是国内一流的收藏家,终其一生都未必能得到一件汝窑瓷。

        所以对于立志于收藏宋瓷的收藏家来说,能收藏一件仅次于汝窑的哥窑作品,已经是很不错的了。任重山买下的那件琮式瓶就是被全世界所公认的一件官窑瓷。

        现今世界所知,从北宋流传下来的琮式瓶只有四件,一件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一件在英国大卫德基金会,一件在台北故宫,最后一件就是这件。

        2006年北京瀚海春季拍卖会,这件琮式瓶被一个收藏家以1650万元的价格购下,当时拍下这件瓷器的不是任重山,而是后来他在一次私下交流会中,又以3000万的价格从对方手中买下,才最终成了他的藏品。甚至他这次出手距离那拍卖会不过三个月。

        猛一看去任重山无疑是吃了大亏,赔大了,简直就是天下第一号大傻瓜,但对方事后说的一句话却让无数人记住了他这个名字。

        “千金难买心头好,那次拍卖会我没能赶上,多花了一倍的价钱才拿下它,或许你们以为我很傻,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买下的不只是这个琮式瓶,还有自己的快乐!”

        这就是任重山的原话。

        千金难买心头好,他买的不止是这个琮式瓶,还有自己的快乐,或许这个瓶子不值3000万,但一个人真正的快乐又值多少钱?

        从那句话之后,任重山才算是在新川古玩界名声大噪。

        不管你认不认可这句话,认不认可任重山这个人,但有一点你必须承认,这是一个很有魄力也很有能力的人。

        这件事也的确是新川古玩街一件流传许久的美谈,等张忠林再次提及这件事之后,虽然任立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但杨丹却是听得津津有味,更是发出了不少感叹,再次感慨古玩界的可怕,先前她见到任立娟花60万买一把破椅子已经很震惊了,实在没想到任立娟的爷爷更牛,竟然花3000万去买一个破瓶子,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一见如此,张忠林更是谈性大起,开始详细的解释起了宋瓷五大官窑,以及那件出自官窑的琮式瓶。

        这一番讲解,一如之前他在讲解那张黄花梨交椅时一样,从头到尾都透漏着一股专业的味道。

        再次听的杨丹一阵晕头转向。

        “呵呵,周先生,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也是直到这时,见杨丹这个出色的极品美女被自己侃的晕晕乎乎,似乎连置身何地都不清楚时,张忠林才突然话锋一转,看向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周明落。

        虽然这话他依旧问的很温和,不过其中的奚落和嘲讽却是再明显不过。

        若没有上午的事,他这么说自然没一点问题,可是刚才在购买那张交椅过程中,周明落在他们三人的眼里完全就是一个纯粹的外行,他现在再扯出这么专业的理论,而后放低姿态去请教对方,那可就真是**裸的羞辱和恶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