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020章 这张椅子是真的

第020章 这张椅子是真的

        “张总客气了。”周明落并不清楚张忠林内心的想法,此刻见到对方如此谦逊的话语,也顿时笑道。

        “哪里哪里,我只是个业余爱好者,等下若是有打眼的时候,还希望周先生能不吝指点。”张忠林再次一笑,态度也谦和的厉害,极容易博人好感。

        可他心下却是压根没怎么拿正眼去看周明落。

        他对自己的鉴赏能力很有信心,绝不认为自己会比不过周明落,现在他把姿态摆的这么低,等下若是在实践上见了真章,那周明落的面子才丢的更大,而他现在越谦逊,把周明落捧得越高,到时候自己又彰显出了过人的能力,才能更容易让身旁的两大美女对他刮目相看,也更能让两大美女对周明落心生轻视。

        难道不是么?以他的条件,高大帅气,又风华正茂,手下也有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算是事业有成,外加做人这么谦逊有礼,要是这都不能博得女性好感,那简直没天理了。

        这一招也是他以往泡妞时无往而不利的利器。

        再看看周明落,一身普通衣衫,从头到脚都没一件名牌,土里土气的样子,想来也没见过什么世面,那对古玩能有多深的造诣?充其量也就是刚入行的样子,外型也那么普通,不管怎么比和他都不是一条起跑线的人物。

        “立娟,你想给任老爷子买什么样的礼物?先前有没有看中意的?”心下闪过一连串念头,也客套过了,张忠林才又蓦地转身微笑着看向任立娟。

        “恩,之前看中一个黄花梨交椅,就是不敢肯定是真是假,现在你过来了,我们再过去看看?”

        任立娟也小心的撇了周明落一眼,才笑着道。

        “哦?那张交椅让周先生看过了?”

        一听这话,张忠林瞬间大喜,周明落比他来得早,而任立娟也有看上的东西,却到现在都没能下定主意,那岂不是说她并不怎么相信周明落的水平?否则还哪里需要等到现在。

        如果她相信周明落,周明落说那椅子是假的,任立娟现在绝对不会再提到那椅子,如果周明落说那椅子是真的,那恐怕任立娟已经买下了,不管怎样都不会再次让他去鉴赏。

        果然,这个周明落的水平果然不行啊,这对他简直太有利了。

        只要他能过去看看,然后拿出准确的论断,岂不是就彻底把周明落压了下去。

        横了周明落一眼,张忠林才又笑道,“想来以周先生专业的眼光,已经对那椅子有了准确的论断,我本来不该多事的,不过小心无大错,我们还是再过去看看吧,难得立娟有了中意的礼物,多跑一次也没什么。”

        “呵呵,这家伙真会说话,怪不得这么年轻就能做老板了。”张忠林看似很维护周明落的话,落入几人耳中,直接让杨丹娇笑一声,再次趴在周明落耳边低声浅笑。

        周先生专业的目光?

        这不是磕碜周明落么,至少在此刻的杨丹和任立娟心中,周明落的眼光可真不专业,不然她们也不会没有一点信心了,不过张忠林并不知道之前的事,他这么说倒是显得很维护周明落的面子了。

        而任立娟也是无奈笑笑,只是很歉意的看向周明落,毕竟这件事对周明落来说并不怎么好看。

        反倒是他自己对此很无所谓,直接就开口道,“那就再去看看吧。”

        一句话结束,一行人才又以任立娟为首,跨步向着身后的店铺行去,他们一直都在那家店面门前,再想进去也是极快。

        几个呼吸后四人就又全部进入了店内,更随着任立娟全都来到了那张黄花梨交椅前。

        而那个中年老板也再次赶了过来,略微看了周明落等人一眼,就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张忠林身上,这群家伙又回来了,看来他们对这张交椅真的很有兴趣,似乎是又找了一个掌眼的,心中暗喜时,这老板脸上却是丝毫不怕,只因为这张交椅虽然是假的,可作假水准却是极高,真正的专家在这都有可能打眼,只靠着几个毛头小子有什么好担心的。

        所以他虽然赶了过来,却也没有太热情,只是礼貌的陪在了一侧。

        “我先看看。”等真的见到了目标,张忠林也收起了之前的一切心思,而是很沉稳的看向那张黄花梨交椅,更是小心的蹲**子细细打量。

        不管他心里抱有什么想法,最终想要达到那些目的也必须要他拿出自己的专业水准,这一点根本无法改变,所以这一次他的鉴赏,也是实打实的投入了全部精力。

        时间,逐渐在张忠林认真的鉴赏中流逝,看着对方聚精会神的样子,任立娟和杨丹倒是显得有些百无聊赖,毕竟她们对此根本不懂。

        那中年老板更是老神在在,毫不把张忠林放在心上,就是周明落心下有些感慨,这张椅子,真的做的太逼真了。

        张忠林要想找出破绽,恐怕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昨天他和毕老一起过来时,连毕老都差点打眼,只从外观看它的做工真的太真了,让毕老真正发现这是新货的因由是这一张椅子少了一种韵味。

        这说起来可能有些扯淡,韵味?一张椅子还能有什么韵味?但那却是事实。

        我们必须要知道,通常所说的黄花梨古家具指的都是明清时期,那个年代可没有太多的机械之力,完全是靠着一代代文人参与设计,再有专业的工匠纯手工制作,里面不止蕴含了一个个文人的设计精华,十分精美华丽,更有一个个专业工匠全副精力投入。

        而且黄花梨家具在明清时期一样是家具中最昂贵的,黄花梨交椅,通常也只有一些高官大吏才敢在家中摆一张。所以真正的黄花梨古交椅,不管是设计者还是制作者,往往也都是水平极高者,搁在现代就是专家,大师级人物。

        但这张交椅虽然在设计上显得天衣无缝,却少了那种韵味,因为它是现代机械仿制,说穿了也就是只有形似,而没有神。

        比如临摹“草圣”张旭的狂草,绝对能有人做到在笔迹上模仿的一摸一样,毫无二致,但张旭狂草中的狂意和洒脱意境,又有谁能模仿出来?

        少了那种意境,就算你模仿的笔迹再一致,也能被人分辨出是赝品,这就是只有“形似”而没有“神似”,张旭狂草中的狂意和洒脱意境,就是其书法中的“神韵”。

        但问题是依靠科学理论却根本无法解释这种狂意和洒脱意境到底是什么!

        那也没得解释,因为这种神韵没有科学判断标准,只能靠感觉去判断。

        只能意会,无法言传。

        毕老昨天鉴赏这只交椅也花了好几分钟时间,最后才肯定这是新货,靠的就是纯粹的经验和眼力了,他自身就见到过至少一二十张真正从古代流传下来的黄花梨交椅,家中也收藏了一个,对那种古交椅上携带的独有韵味记忆很深。

        设计者不同,动手制造者不同,每张黄花梨古交椅上的韵味也各有不同,但这一把机械制作的交椅却根本没有那种感觉。

        这张椅子毕老第一眼看去就让他警觉到似乎少了什么,随后又仔细鉴赏之下,他却惊讶的发现越鉴赏越觉得这交椅很真,就是偏偏又少了点什么,到最后才恍然大悟。

        这才是让周明落感慨的地方,就算他知道这椅子是假的,也很难去解释。毕竟韵味这种东西可是说不清道不明的,那只是一种感觉,他自己也不懂,又怎么解释?

        如果张忠林真的是个牛人,以前也见过不少黄花梨交椅,了解那种韵味,那估计根本不需要他说什么,但如果对方以前根本没见过真正的黄花梨古交椅,那想看穿这东西就难了。

        也就在周明落心思转动之际,一直蹲在下面鉴赏交易的张忠林才蓦地起身,先是轻吸一口气,跟着才双眼放光的对着任立娟道,“立娟,这张椅子是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