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018章 椅中贵族

第018章 椅中贵族

        认为周明落是因为见了美女,想撑面子而乱吹的可不止任立娟一个,那跟过来的中年老板此刻一样是颇为古怪的扫了周明落一眼,似乎为他的年纪而感到轻松。

        随后他才又轻咳一声,对着任立娟道,“这位女士,之前那张交椅你觉得怎么样?那可是黄花梨交椅,这整个南古玩城就这独一份,我也是前几天才刚得到,你要是现在错过了,说不定下次就没了,黄花梨交椅可是抢手货。”

        中年的声音不紧不慢,一样很是从容,淡定。

        仿佛很肯定自己的东西不怕没人要,只是好心提醒下任立娟而已。

        这番话也顿时让任立娟转移了注意力,有些紧张的看向后方那张位置很醒目,也很漂亮的黄色交椅。

        “那这张椅子得多少钱?”当任立娟转身后,杨丹也再次看了看那张交椅。

        一提到价格,任立娟精力再次转移,直直看向中年老板,那中年倒是又扫了周明落一下,才从容的道,“七十万。”

        “啊~七十万?就这一把椅子值70万?”中年的话当场让杨丹一震,很不可思议的开口。

        倒是任立娟并没有惊讶这种价格,只是微微皱起了一丝眉头。

        “呵,这位女士,你可能不知道,交椅可是椅类古玩中的贵族,算是最昂贵的一种,而且黄花梨家具本就价值不菲,70万的价格真的不高了。”中年再次开口,依旧一脸的平静,在对杨丹讲完之后才又看向任立娟,“想来这位是懂的,一看她就是个行家。”

        微微被捧了一把,任立娟眉头才微微舒展,开口道,“七十万的确不算贵,听说交椅的价格也的确不低,我爷爷上次买的那件清朝紫檀凳子也花了14万,椅子肯定是要比凳子贵的。再说黄花梨也不比紫檀差多少。”说完这话,她才又转身看向周明落,杨丹更有些紧张的再次趴在周明落耳边小声道,“真的假的?那破椅子真能值七十万?开玩笑吧?”

        她知道古董应该很贵,也知道任立娟有钱,家庭环境很优越,可也实在没想到一把破椅子能标七十万的价格。

        随着这句话,周明落顿时笑了,不过却是很哭笑不得。

        交椅,的确是中国椅具中的贵族!

        在千年文化传承中,交椅已经成了权利和地位的象征。

        你说某人在哪里坐第一把交椅,内涵意思很清晰,但你要说他是坐第一把圈椅、玫瑰椅、太师椅的?估计没人知道那代表的是什么意思,这就是文化内涵,这一点是其他椅具都无法代替的。

        这种把交椅演化成一种权利地位的象征,主要是和交椅的功能有关。

        交椅就是马扎上面装一个靠背,两个扶手,腿部可以折叠,携带方便,所以往往能被人带着出行,又被称之为行动中的椅子,后来每当历朝历代的皇帝出行打猎,就得有人专门抗一个交椅让皇帝在中途休息,整个皇家列队只有这么一张交椅,也只有皇帝一个人有资格坐,渐渐的,这一把交椅就无可替代的成了权利的象征。

        而黄花梨交椅,也的确是极为昂贵和珍稀。

        家具市场除了要看重家具本身的样式之外,其他就是选材了,中国家具用材大致可分为两种,硬木和软木。

        其中硬木又以紫檀、黄花梨、红木为代表,而软木则是楠木、核桃木等等。

        中国古代软硬木的划分很明显,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但凡硬木全都是文学名,比如紫檀木并不是出自紫檀树,可以说自然界根本没有紫檀树,同样的也没有黄花梨树,更没有红树。这些硬木的名字全是取得极有文学气息的名字,紫檀就是取的紫气东来之意,黄花梨,则是代表黄色,古代皇室的象征,红木就是红色,在中国红色一直就是大吉大利的色彩。

        而软木方面楠木就是来自楠树,核桃木就是来自核桃树。

        软硬木两种材质的木材取名可谓泾渭分明。

        硬木家具的地位在中国家具市场要远远高于软木。

        而所有硬木中最昂贵的就是紫檀和黄花梨。

        如果说交椅是椅具中的贵族,那么紫檀和黄花梨就是木材中的贵族。

        而又因为紫檀不适合做交椅,因为交椅是移动中的椅子,最大特征就是便捷,可以携带,紫檀却体重,性脆,刚好和交椅的最明显特性相违背,所以迄今为止,全世界所有国家那么多博物馆都没有收集到一把从古代流传下来的紫檀交椅,因为那根本不存在。

        能被各国或者私人收藏的最好交椅就是黄花梨交椅,全世界不过一二百的数量。

        1996年的佳士得拍卖会,其中一把黄花梨交椅就被拍出了50多万美元的高价,折合当时人民币五百万左右,放在现今物价飞涨后的2011年,恐怕比得过一两千万还不止。

        但那把交椅后来在美国一个博物馆展出时却被一个胖子一屁股坐塌了。

        美国和中国历史不同,国情不同,美国人观念较为开放,若是有什么古董他们就会想让更多人去亲近它,那把展出的交椅就是可以在博物馆里被所有游客近距离观摩,随便坐的,这要是在中国,这么昂贵的博物馆古董谁想上去坐坐试试?那是扯淡。

        可就是美国这种国情才导致了悲剧的发生,因为交椅就是马扎加个靠背和两个扶手而已,腿儿太细了,还是两两交叉的可折叠造型,所以被一屁股坐的支离破碎……

        这还是黄花梨交椅,黄花梨的木质已经比紫檀不易断裂了,一样能被坐榻,所以紫檀交椅根本没有,交椅就是以明清黄花梨交椅为最。

        如果这中年店主前面的那把交椅真的是黄花梨交椅,也是从明清流传下来的,那么70万这个价格还真不算贵。

        现在的黄花梨交椅根据出产年代不同,做工差异,以及保存完好程度等等,市价也都是从几十万到几百万乃至更多不等的。

        但这把交椅却是假的。

        昨天周明落和毕老也来过这家店,留意过那张交椅,它的确是黄花梨做出来的交椅,不过却不是明清产物,而是现代做工,只是用了做旧手段让这张交椅表面上看去有很浓重的陈旧感而已。

        家具做旧手段太多了,最简单的就是做好后用绳子一栓,扔进臭水沟里,再绑两块石块,一泡两个星期捞上来,放在太阳底下再晒一两星期,再扔进臭水沟里来回折腾几次,一个夏天过去就能做的和古董一样,你要不把家具切开来看绝对极容易打眼。

        这还是很简陋的方法,其他细致的做旧手法更是多种多样,让人眼花缭乱。

        “这把椅子价钱太高了。”略带无语的摇摇头,在任立娟和杨丹的注视下,周明落才淡笑着开口,很肯定的讲出了自己的答案。

        虽然是被杨丹请过来的,但他毕竟是混这一行的,自然知道规矩,就算人家卖你的东西是假的,你也不能说的太直白,直接说对方在坑人,而只会选择较为婉转的话语。

        而周明落这句话虽然有些隐晦,不过也很直白了,那就是它根本不值70万这个价,不值,可不就是假的?

        奈何……奈何周明落忘了,杨丹和任立娟两个都是对此一窍不通的外行。

        所以他这句话虽然说得很白,更是换来杨丹的频频点头,她也是觉得花70万买一把破椅子太扯,当然很认同这句话。

        可任立娟却是眉头大皱,价钱太高了?啥意思?对**得她出不起70万?还是这家伙根本什么都不懂,只是在胡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