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014章 床前明月光

第014章 床前明月光

        新川南古玩城。

        整个新川市南北两座古玩城相对而立,虽然其中流通事物大致相同,但两个古玩城也有着一定的差别。

        这差别就是北古玩城侧重瓷器、字画、乃至包囊了一个茶城,而南古玩城则较为侧重家具,以及囊括了一个书城。

        当然,这不是说北城绝对没有家具等事物,而南城则绝对没有瓷器,字画等等,其实不管是南是北,几乎流通在市场上所有古玩种类都是齐全的,只不过所占比例不同罢了。

        北古玩城虽然也有卖家具的,但几十家里面可能才有一家,而且往往都是小件,而南古玩城则不然,可能十家里面就有三四家,而且充斥着很多大件。

        不过说起来中国过去的收藏领域里,家具并不算一个门类,纵观中华五千年历史,曾有五次民间收藏热。

        最早的收藏热起源于北宋,第二次收藏热则是明晚期,第三次就是康乾盛世,而第四次则是清末至**初期,至于第五次就是眼下了。

        这五次全民收藏热中,哪怕是晚清的古玩店里,其他古玩都有分类,可就独独没人以卖古家具为生,而是稍带着卖,这主要是国人对家具的认识程度偏低。

        亦或者是源于中国人对建筑的认识程度也偏低,我们并不怎么愿意保护古建筑,到现在为止能一直从古代流传下来的建筑,还有保存的都是少的屈指可数,比如唐代遗留建筑全国就只有四座,宋代古建筑也不多,明清建筑还有一部分,但主要是北京故宫等庞大工程。

        中国人最乐乎做的事往往是拆掉旧建筑盖新的。

        而西方对建筑的观念则不然,欧洲所有具备历史传统的国家,建筑大多都保留了下来,这就是中西方观念上的差距。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因为家具和建筑的关系最为密切,所以我们以往对古家具的保存,收藏亦不重视。

        而最早研究中国古家具的却是一个德国人,1944年出版了《中国花梨家具图考》,这算是中国家具研究的第一部专著,因为这本书全世界各大博物馆才开始注重中国家具的收藏。

        此外还有1971年美国人安思远撰写《中国家具》一书,以及1985年国内王世襄出版的《明式家具珍赏》。

        就是这三个人,两外一中三本书,串联起来推动中国家具的收藏,把中国家具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才使得现今民间收藏热时家具终于摇身一变,成为古玩行当里的一大门类。

        1996年,佳士得公司在纽约拍卖过一场中国家具,107件家具,其中37小件,拍卖出了一亿多人民币,平均每件都要在百万左右,其中一件黄花梨大地屏成交价更是110万美元,当时折合人民币1000万元,创造了当年中国家具的成交价世界纪录。

        这在当时都曾让无数中国人感到震惊,很多国人都无法理解,曾经被我们不在意甚至扔掉的旧东西竟然有如此惊人的价值。

        一件屏风在国内也就几万块钱顶天了,在外国怎么能卖1000万?

        要知道那可是1996年的1000万,放在现在恐怕还要翻上三四倍不止,买栋大楼都足够了!

        充当毕老的向导来到南古玩城,周明落进入古玩城的第一眼,见到的就是一条长长的街道,街道样式和北古玩城大致相当,都是在街边坐落着一栋栋低矮建筑。

        不过和北古玩城最大的不同就是,这里街道两侧的店铺往往都很大,非常大。

        衬托着整个古玩城也显得大气磅礴。

        这是必然,北古玩城大多都是瓷器、字画等等古董,那些东西虽然也有大有小,但即便是大的也不会太夸张,可家具则不然,不管是床、榻、桌、案等,亦或者屏风一类,往往都要占据极为广阔的空间。

        你要是店面开小了,估计塞进去两三张床就没地方了……

        “毕老,我对家具方面倒是了解不多,到了这里,您老可要多提点一下晚辈。”平静的踏步而行,周明落笑着看向毕老。

        这倒是实话,他最精通的是瓷器,对于家具其实也就是半吊子水平而已。

        这不是他对家具不感兴趣,说实在的,国人依附在家具上的文化传承一点都不比瓷器之类的其他古玩弱,甚至要更强,更具有普遍性,因为这是和每一个人的生活都息息相关的事,过去的国人并不注重在收藏时收藏古家具,但那只是指的古玩市场里家具未曾崛起。

        实际上在古代,很多时期家具都是一种财产的代名词。

        最好笑的例子就是明代权臣严嵩,后来被抄家时从家中抄出来六百四十张床……这要是搁在现代人眼里恐怕就是一件很难理解的事儿,一个历史上的十大奸臣之一,家里竟然藏了六百多张床,是不是很滑稽?

        但事实上严嵩藏这么多床可不是开宾馆用的,而是因为那个时期床本身就是财富的象征。

        这一点在金瓶梅中也有记载,而且很有意思,西门庆娶第三方孟玉楼时,媒人说,“这个孟玉楼是个寡妇,她手头有点儿钱,有两张南京拔步床。”

        这是什么意思?就像是今天媒人替人介绍时会说,她手头有些钱,还有两辆德国产的“奔驰”,是一笔巨大的财产。

        当时南京是江苏地区非常重要的城市,南京产的拔步床在整个国内,就是今天德国奔驰一样的品牌。

        这就是古代家具的地位,古人在收藏热兴起时对古家具往往不屑一顾,拿着旧东西都觉得还不如劈了当柴烧,但不表示他们对自身使用的家具不看重。

        恰恰相反的是,与各个时期相对应的“新”家具地位还是很高,也正是因为此,中国家具才传承着一代代人的人文艺术精华,使得现如今中国古家具在世界各地都颇有盛名。

        但术业有专攻,以往的周明落连瓷器还没吃透,只是刚刚有了一点通透,哪里会有太多时间去研究其他。

        不过在来的路上他倒是知道了毕老对此颇有研究,此时自然不会错过机会。

        “明落小兄弟,你这就太客气了。”面对周明落的说笑,毕老亦是笑着开口,虽然和周明落接触不多,不过毕老对他的印象倒是不错。

        就在说话间,自街道深处却蓦地走来一行四五人,为首一名男子西装革履,大腹便便,行走中顾盼生辉,很有一种大气。

        而在他后方则是四名青壮抬着一张不大不小的罗汉床。

        “让一让,大伙行个方便,我这可是刚到手的天下第一床,诗仙李白躺过的古董,千万别出了什么差错,到时候谁脸上都不好过。”

        为首的大气中年边走边开喝,声音洪亮,嘴角的笑容亦带着几丝傲慢和自得,似乎为自己能挖出来一张李白躺过的床分外满意,就差满意到骄傲了。

        但这声呼喝却让周边不少人都是目瞪口呆。

        李白睡过的床?那得多古董啊,但是……但是这也能鉴定出来?名人字画还有笔迹可循,但名人睡过的床,未免有些虚幻了吧?

        纷纷避让的人群中终于有人耐不住了,直接就惊疑的道,“大哥,你怎么这么确定这张床是李白睡过的?”

        “当然确定了,上面还有李白的诗呢,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这可就是李白诗里那张床。”

        见有人发问,中年登时精神大振,得意洋洋的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