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八十一章:吃人

第两百八十一章:吃人

        京城西郭,方圆数里俱为禁地,因为令人闻之色变的天牢便建立于此——天牢,不同于一般的监狱,能被关进去的人,可不是等闲的罪犯之流,必须要有一定的地位的人,才有资格被关在天牢。

        比如,朝廷大臣,社会名流等等。

        他们犯了事,一般都会被打入天牢。

        天统王朝立国近千年,励精图治,四海升平。因此,多年以来,天牢的利用率并不高,直到当今,猛地达到一个高潮。根据统计,恐怕眼下的天牢已人满为患了。

        前黑衫卫游击将军江钰,便成为最新的“加入者”。

        一夜之间,从将军沦落为阶下囚,江钰的一颗心,仍然是木然的。他本以为就算让陈剑臣逃掉,自己犯了错误,可绝无可能下天牢。哪料到大人一句话,直接将他打入了地狱。

        一入天牢深如海,从此阴阳两隔绝!

        进入了里面后,想要再出来,只怕很难了……

        为什么?

        一个大大的问号在心头腾腾冒出来。

        “进去!”

        进入天牢的前房后,两名侍卫打开铁门,将江钰推搡了进去。

        阴森!

        江钰的第一感觉便是如此,只觉得有无形的阴气朝着己身扎来,不禁浑身打个冷战。

        将他推进去后,两名侍卫赶紧的锁门,好像里面有会吃人的老虎一样,避之不及。

        这是江钰第一次看到天牢内部。

        他固然一直在黑衫卫里面,但天牢却隶属别的部门管理,黑衫卫负责抓人,但押送囚犯到天牢里来的,却是别的人手。

        “咦,这个……”

        稍稍定一定心神,江钰徒然发现有些不对路。或者说,眼前的天牢景观,和想象中的大不相同。

        现在。是深夜,可牢房里头点着松明火把,能把四周景象看个分明。

        大。天牢里面非常大,一间间牢房用精铁铸造分隔开来。如此布局,倒和一般监狱差不多。

        只是现在,一间间的牢房都是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

        江钰大感惊诧,他可是知道,足足有上千人被关押进了天牢的。那么这些人,都跑到哪里去了?

        此时他还发现一件怪事,就是自己虽然带着枷锁。但那侍卫并没有把他送进某一间监房里头,而是任由他自由走动。

        江钰眉毛紧皱,终于下了决定,迈步往前方走,要看看那些人犯都被关押到什么地方?

        寂静的空间,铁链拖地发出哐啷哐啷的声响,非常惊动。除了他之外,一个人都没有。脚铐碰撞地面的声响。有一种蛊惑人心的骇然。

        因为戴着脚铐的缘故,他的速度并不快,约莫走了半盏茶时间,才走完深深的过道,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往下的黑乎乎的阶梯入口。

        原来天牢。有第二层。

        江钰似乎想到了什么,毫不犹豫又沿着阶梯往下走。

        “什么!”

        走完阶梯。抬头一望,江钰大吃一惊:

        只见眼前一片空阔。仿佛一个大大的广场,近乎半圆。边缘处被建造成环状的台阶,此刻台阶上,密密麻麻,坐满了人,粗略一看,不下千众。

        而空地正中,一口青色铜鼎大若箩筐,里面烈焰焚烧,发出晃眼的亮光。

        借着这光明,江钰可以看到那些坐在台阶上的人身上的服饰,并不是囚犯服,而是本身的衣装,或为青衫儒巾,或为官袍乌纱,林林总总。

        这些,显然便是之前被关押到天牢里来的人犯。

        江钰心中凛然,又觉纳闷:“这些人怎么从牢房里搬了出来,坐在这里?古怪,有古怪?”

        他当即凝神,鼻子嗅了嗅。

        这一嗅,几乎毛骨悚然——他竟然没有闻到丝毫的生人气息,到处都一片死气沉沉的所在。

        “不对劲!”

        江钰什么都顾不上了,双足一点,直接施展出轻功来,耗费了偌大的气力,腾跃过去,来到台阶前面,一把抓住一个朝廷大官的身子。

        触手处,轻飘飘的,稍一用力,就发现这不过是一具空壳。里面的血肉筋骨早就被掏空了,只剩得一张人皮。却是背后裂开了一个大口子,好像有什么东西钻进去,把这人给吃掉了。可人皮却保存得很好,摆放在这里,远远看着,就像他还活着,在此打坐。

        江钰惊骇莫名,一连翻了十几个人,个个都是如此,都只留下一张完好的人皮,身体里头的血肉不翼而飞。

        “这,这……这一百多朝廷大臣,数百的名儒文人,被关押进天牢里后,竟然全部被吃掉了血肉!”

        此事实在惊世骇俗,饶是江钰出生入死无数次,但也从未曾见过这般鬼魅之事,一道寒气悠然从尾椎骨萌生,腾腾往颈脖上走。

        “是什么妖魔鬼怪!胆敢在此作祟!”

        江钰徒然大喝,中气十足。

        喝完,念头一动:此地阴森诡秘,不宜久留,必须要上去,或者告诉给外面把守逇侍卫知道……

        想着,赶紧往回走。

        忽而眼前一张白色大网当头抖落,依稀是从头顶上扔下来的。

        江钰虽然一身武艺,反应极快,无奈眼下手脚都带了枷锁,灵敏度大不如前,躲避不及,已被大网罩住,鼻中立刻闻到一股淡淡的腥味。

        “这网不是正常的网……不好,这是蜘蛛网!”

        这么大的一张蜘蛛网,脉络道道如绳,捆在身上,不但坚韧,而且带着一种奇大的黏性,一旦黏住,就难以挣脱了。

        江钰心神大震,立足不稳,已仆倒在地。

        嗤!

        就在此时,脑后有尖锐的破风声响起,明显有东西从后面偷袭。

        “我命休矣!”

        江钰魂飞九天,有心想避开,只是全身上下被裹成一个粽子般,就连常规的翻腾动作都极难做出来了。

        他叹息一声。眼睁睁等死。

        噗!

        奇怪的细响,仿佛被一根小小的东西刺入了后脊背上,剧痛涌来。其间居然还夹杂着一些酥酥的麻意,顿时脑袋昏昏沉沉的,随时都会闭眼睡去——应该说是死去。

        但江钰毕竟出身不凡,强撑起最后的清醒。微微扭头要看清楚偷袭自己的是什么怪物。

        可惜的是,他只能看清一个庞大的狰狞影子。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有妖怪!杀妖……”

        最后的呢喃,地的恐怕连他自己。都听不到了。

        ……

        夜已深了,一轮残月西沉,撒着清冷的光。

        哒哒哒!

        急促的马蹄声在街道上响起,惊得居民们耸然醒来,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要知道这可是京城,天子脚下,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掀起大波澜。

        肯定有大事发生了!

        惯于繁华安康的京城百姓们霍然发觉。国之形势大大不妙。只怕真如传言所说的,反军很快就会打入京城来了……

        这意味着什么?

        改朝换代呀!

        京城东郭,一座名为“纯阳观”的道观中,厢房内,陈剑臣与婴宁就在里面。

        这间道观,为崂山派物业。属于一个据点,陈剑臣看了广寒真人的飞鹤传书。知道这个地方,当出了事。便来此避难。

        现在的他,已成为通缉犯,满京城不知有多少黑衫卫正大肆出动,要抓拿他。

        相比己身的处境,陈剑臣却更关心聂小倩他们的情况:真没想到,聂家父女居然直接揭竿而起,反了。而且目前看来,已成了形势,快要打进京城来了。

        天统王朝,彻底的乱成一锅粥,四裂五分。

        奇怪的是,正明帝居然还很沉得住气的样子!又也许,其中还有许多内幕,却不是陈剑臣现在所能接触得到的。

        在这个讯息蔽塞的时代,他急需情报!这才能够直观地认识当今形势,究竟变成如何模样了,否则两眼一睁黑,都不知该从何处着手。

        “咦,有妖气!”

        突然间,陈剑臣霍然惊觉,就见到厢房角落被拱开一个小黑洞,一只皮毛油光黑亮的小家伙贼头鼠脑地探出来,正是鼠妖小义。

        小义见到公子和婴宁,大喜过望,飞身蹦起,落在书案上,人立着,抱拳团团施礼:“小义见过公子!见过婴宁姐姐!”

        陈剑臣大感惊诧,忙问:“小义,你怎地来到京城了?我不是吩咐你留在江州,保护老妇人的吗?”

        小义回答:“公子,现在老夫人她们早就不在江州了。”

        “嗯?发生了什么事?”

        陈剑臣大为焦急,以为家人出了意外。

        小义道:“公子放心,现在老夫人她们都十分安全。”

        陈剑臣这才宽心,又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小义你快点说出来。”

        “好嘞!”

        事关重大,小义不敢怠慢,再卖关子的话,只怕公子的戒尺就要打屁股了。当即整理了一下思路,滔滔不绝地说起来。

        陈剑臣凝神静气,认真听着,越听越心惊。这几个月来,局势的崩坏程度远远超出了想象,哪里还像什么国家?处处干戈四起,民不聊生,无论盗贼还是义军,满地都是。就像诺米骨牌被推翻了第一块那样,积压已久的矛盾全部爆发出来,其势汹汹,不可预测。

        而诸多消息,京城内却没有散播出来,只是停留在私底下的议论之中。因为稍有非议,被黑衫卫知道,便是杀头之罪。

        更让陈剑臣感到世事无常的是,母亲鲁惜约阿宝她们,现在居然和聂小倩在一块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