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六十九章:激战

第两百六十九章:激战

        巨斧如风,车轮般呼然砍落,要是被劈中,只怕魂神当场便要魂飞魄散。

        陈剑臣早有准备,念头一动,飞天夜叉极其灵活地一个盘旋,堪堪躲避开来。陈剑臣回头望月,手中辟邪笔点出。

        嗤!

        犀利无比的笔锋却点在一片虚空内,那骑着阴马的甲胄阴魂莫名消失,不知去向。

        桀桀!

        怪笑阵阵,左侧的雾气内蓦然探出一爪,犹若磨盘大小,通体白粲粲,当头就往陈剑臣脑门上抓来。

        这一次的攻击,和第一次一样出其不意,几乎在怪笑声起的同时,爪子便出现了。

        陈剑臣临危不惧,脑后光芒闪现,浩然养吾剑现身,直直迎上骨

        砰!

        两者相撞,正气激发,骨爪顿时被击碎,看起来,出乎意料的孱弱。

        “不好……”

        陈剑臣心头警兆立生,下方一道黑影腾空席卷而来,看真切些,竟是一截树根,长不知多少丈,粗若碗口,上面还生长着些小的根须,好像一根根小触手一般。

        对于这么一条树根,陈剑臣非常熟悉:那不是树妖的拿手神通吗?怎么会被侯青使唤了出来?

        一连三波攻击,虚虚实实,但无一不鬼魅莫测,变化多端,这侯青的实力手段,简直层出不穷,匪夷所思。光凭这一点,他就比汪城隍之流强出不知多少了。

        间不容发之际,陈剑臣来不及多想,驾驭飞天夜叉朝着空当猛地加速窜出去。

        呼!

        根须呼啸而过,半途仿佛一根柔软的鞭子,骤然打个半圆圈,准确无误地缠绕住飞天夜叉的足部。

        “危险!”

        陈剑臣如今骑在飞天夜叉背上如果夜叉受到重大攻击陨落,那么他的魂神也将从高空跌落坠地。

        这一跌,毫无疑问魂神会受到重伤,乃至于直接死亡。

        阴司世界,说白了就是魂神的世界,绝不虚妄,而是真实存在。魂神进去到里面,同样要遵守这个时空的规则甚至变得脆弱。魂神一旦受到伤害,就难以返回到阳间的身躯里去了。

        根须的动作非常快,只一瞬间,猛地拽着飞天夜叉,狠狠地往地面上砸落。看样子,要将夜叉和陈剑臣一起砸个稀巴烂。

        生死时刻,陈剑臣出奇的冷静。嗡的一响浩然养吾剑铿然出鞘,化作飞剑,光芒到处,将缠绕住飞天夜叉的根须拦腰削断,飞溅出一蓬碧绿色的液体。

        呀呀呀!

        冥冥中传出痛苦的低声呻、吟,显然这一剑,伤害到了躲在暗处发招的侯青。

        根须被砍断,攻击同时化作无形本来被缠绕得失去平衡的飞天夜叉重新恢复正常怒吼连连。但陈剑臣没有下达攻击指令,它也不敢私自出手。况且,连侯青的踪影都摸不着,出手没有目标,根本毫无用处。

        “哈哈哈,臭书生,你是斗不过本座的,乖乖等着受死吧!”

        侯青咆哮的声音,阴阳怪气从四面八方传来,分辨不出其所在的准确方位。

        陈剑臣冷静下来,一手仗剑,一手执笔,剑笔在手,心情出奇的沉稳冷着。他发出指令,让飞天夜叉降落走下来,脚踏实地—-人在空中,破绽太多,还要顾及飞天夜叉的安全不如在地面上更有优势些。

        “夜叉,你去帮忙汪城隍他们吧。”

        命令一下飞天夜叉好像是一头获得了自由的孟虎,嗷嗷怪叫,朝着战场咆哮冲去。

        此时黑山巅峰的平地上,一场神鬼大战正如火如荼地展开——侯青经营黑山时间不长,但极有手腕,网罗了许多孤魂野鬼,秘密地培训操练,又有数以百计的勾魂鸦等等。其中以三头普通夜叉为首领,抵御汪城隍部队的进攻,双方正打得难分难解。

        有诗云:庙堂酒肉苍生怒,阴曹睲血鬼神嚎!

        飞天夜叉加入战团,如同虎入羊群,双爪挥舞,但凡抓到手里的阴魂,俱是不由分说便塞进嘴巴里,如嚼肉食,美味可口。

        吃得几个后,其通体黑气缭绕,森森然,本来就魁梧强悍的身躯,竟又莫名地膨胀了两分。

        它体内留有陈剑臣的正气烙印,和陈剑臣息息相通。飞天夜叉的这番异样,陈剑臣当即感应到了,只觉得飞天夜叉的力量在吞噬阴魂的同时得到飞快的提升,气息变得更加强横起来,开始冲击陈剑臣控制它魂神的役鬼术印记。

        假如能被它冲掉印记的话,那么飞天夜叉将获得彻底的自由,既不受陈剑臣控制,也不属侯青管辖,而会变成一个非常可怕的鬼物。「更新快,无广告,八一中文」

        然而陈剑臣哪里会放任其发展下去?正气所化的印记光芒大作,一下子占据主动,将来犯的气息悉数破解消融掉。

        “夜叉,不准你再吞噬阴魂!”

        陈剑臣知道飞天夜叉吞噬阴魂能大幅度提升实力,某方面上讲,不失为一个可以利用的元素。只是眼下大敌当前,无暇分心,却不能放任它无节制地成长起来。万一出现什么闪失,那么对方很可能会脱离自己的掌控之中,那就不可收拾了。

        接到陈剑臣的指令,飞天夜叉犹自有些不服,嗬嗬作响,眼瞳只盯着那些阴魂,流露出贪婪的神采。由此可知,它的本能力量实在是达到了一个非常强大的地步,连主人的话都不那么听从了。

        陈剑臣眉头一皱:这般时刻,要分心去管飞天夜叉的话,可不是一件好事。当即驱动印记,转化回字符模样,正是一个大大的“镇”字,狠狠地撞击起来。

        “啊!”

        飞天夜叉痛彻心扉,纵然强悍如它也禁耐不住,只感到头疼如裂,满地打滚,连忙跪倒在地,一个劲地求饶。

        在这时候,求生的本能一下子就盖过了吞噬的本能。

        这些事故,说起来长,但其实不过是几呼吸间的事。陈剑臣镇压飞天夜叉,举止有异,立刻被侯青捕捉到了:

        “臭书生,你以为本座的飞天夜叉是那么好抢的,今日定教你死无葬身之地!众生魔相,唯我魔相!”

        吼叫完毕,噼里啪啦阵阵怪声,陈剑臣所在的地方,丈余范围内地面不断开裂,探出一双双白骨爪子,拼命地朝陈剑臣抓来。

        陈剑臣冷笑道:“些许鬼蜮伎俩,给我破!”也不讲招式,浩然养吾剑四面挥下,或劈或斩,或刺或削,剑光所到之处,白骨爪子俱化为枯骨,倏尔破碎成齑粉。

        吼!

        真正的攻击在这一刻才来临,头顶冥冥无顶点的虚空,风云巨变,气息缭乱,最后凝聚出一个巨大的旋涡。

        漩涡飞旋得极为快速,加上无声无息,更能给予人一种沉重的心理压力。

        “众生魔相,唯我魔相!”

        半句沙哑,半句尖锐的嘶叫声从漩涡正中传下。与此同时,一副庞大无匹的脸从中浮现—这是怎么一张脸呀,倒不是说长得可怕恐怖,而是本来好生生的男子脸容却涂脂抹粉的,如今放大起来,使人看见,浑身寒毛倒竖,鸡皮疙瘩止不住的往下掉。

        巨脸变幻,最后只剩下一张大嘴,咆哮着,仿佛能吞噬下整个世界,一口冲下来,目的正是站在地上的陈剑臣。

        声势如此惊人,战场那边都被惊动吸引了。

        汪城隍恰好将一名鬼将击杀,此时抬头看上来,心神大震,惊且慌,乃至于产生出一丝绝望之情:“法相之境,果然是法相之境!”

        阴司之中,除了十殿阎罗,其他百千鬼神都是修道门,鬼修一途,千辛万苦,殊为艰难,比起妖修,还要困难十倍。

        汪城隍修炼久矣,如今才金丹圆满而已,而本来只是小小山神的侯青,居然在短短时间内凝聚出法相,这怎么能让汪城隍不感到震惊?

        传言,俱为事实。

        侯青的成长,简直违背了基本的修炼规律,不成道理。这样的情况,唯有在被人醍醐灌顶之下,才有可能发生。

        可眼下汪城隍根本不能多想,他更需要担忧陈剑臣。法相之境,非同小可,境界上的巨大优势,甚至能拉平正邪相克的落差。而万一陈剑臣不敌,那么也就意味着己等全军覆没了,什么城隍,什么官职,俱为画饼。

        “公子,你可千万不能败呀……”

        面对偌大的阵仗,陈剑臣同样流露出无比凝重的情态,他身怀正气,对付过金丹,元婴等境界的妖魔,可以说是举手投足间,敌人灰飞烟灭,没有经受过太大的考验。只不过眼下,面对的侯青,是法相之境。

        传说中,法相有形有质,千变万化,奥妙-无穷。固然侯青是阴魂之身,天生短缺,但同样不可小视。

        昔日树妖即为法相,以燕赤侠的惊天修为,都要苦斗多时才能取胜斩之;那么现在,轮到陈剑臣独个儿承受面对了。

        这一战,如果胜出的话,定将获益不少!

        巨嘴耸然,从高空上咆哮而来,其内隐隐可见无数的妖物张牙舞爪,简直就是一副群魔乱舞的景象。

        陈剑臣倏尔动了,提笔向上,凭空临摹,笔锋旋动。他在写字,哦,应该说,他在写很多很多的字。

        字多,而成文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