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六十八章:开战

第两百六十八章:开战

        陈剑臣手提辟邪笔,奋笔疾书,在白骨墙上写下一个大大的“拆”字。当真是“笔下见真章”,貌似牢固无比的骨墙,顷刻间便支离破碎,散落成满地枯骨。

        后面汪城隍见状,吃惊不小,对于陈剑臣的敬畏之心倍增,大感庆幸自己站对了队伍,若是被其一笔点到身上,只怕魂飞魄散,无可抵

        一字就破掉骨墙,不但让汪城隍心悦诚服,更让汪城隍的部众们兢兢战战,再不敢对陈剑臣有任何的轻视之心。

        陈剑臣肃立着,道:“老汪,接下来你该知道怎么做了。”

        汪城隍精神抖擞,慨然回答:“敢不拼命?”一挥手,率领一干牛鬼蛇神,浩浩荡荡地沿着骨骼铺就的道路,直杀上黑山去。

        陈剑臣念头一动,飞天夜叉的身形蓦然出现,肉翅伸展,飞翔而来,最后降落到他的面前,匍匐在地,任由陈剑臣坐上背去。

        陈剑臣朗声作歌:“虎从风,龙从云,扶摇直上见风云!”在阳间世界,他还不曾试过这般翱翔的滋味,乘坐婴宁的道书,总是优哉游哉的多,不如眼下乘坐飞天夜叉的脊背,破空而去,控制驾驭,全凭个人念头意动,简直就像飞行员开飞机。

        这只飞天夜叉的飞翔能力极为强悍,并不逊于任何的飞禽,了解之后,让陈剑臣大喜过望。

        开始之时,他不敢尽情驱使,保持了一定的速度,渐渐随着操纵娴熟后再没有多少顾虑,双手抓住飞天夜叉的角,如骑飞马,把速度拼到最快,迅速便飞掠上虚空中,居高临下地凌驾于汪城隍的队伍之

        飞天夜叉也感到异常的畅快,引颈长啸,声震于野。

        汪城隍见状心中再度惊叹:飞天夜叉的强悍他可是有所认识的,不料都被陈剑臣驯服成为坐骑,公子的实力可见一斑。

        当下信心膨胀,心想只要陈剑臣搞定了侯青,自己的队伍收拾侯青手下的一干杂鱼,岂不是易如反掌?

        他们大张旗鼓而来兴师问罪,侯青方面当然早就知道了只是至今不见什么动作,除了在山口竖立一扇骨墙外,本来设于山道中途的诸多关卡,守护放哨的阴魂都撤退得干干净净了,鬼影见不到一个。

        故而,汪城隍一行很顺利就冲到了黑山巅峰,围聚在一排列的殿宇前面。

        “杀呀!”

        瞬间诸多的殿宇大门打开,阴风阵阵鬼哭狼嚎各种各样的阴魂从里面冲杀出来,正是侯青方面的人马。

        没有半点啰嗦废话,双方一触即发,展开激战。

        半空中,陈剑臣驾驭着飞天夜叉缓慢盘旋着,等待侯青现身——他的等待没有持续太久,一会之后,一把阴阳怪气的声音在主殿中响

        “陈剑臣,你这个该下地狱的书生本座不去找你,你居然还敢闯上门来,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随着声音,主殿四面檐角各自徐徐飞出一盏诡异的灯笼。

        这灯笼和普通灯笼一般大小,猩红的皮罩,其内萤火碧绿,绿汪汪一点照得人心发慌。而表皮上还写着三个漆黑的字:替死鬼!「更新快,无广告,八一中文」

        这,竟是传说中的替死鬼。

        它们本为阴魂,却被秘法炼制成灯笼摸样,和灯火成一体。传说中替死鬼会上人身,上身之后那人就真成为替死鬼,死得糊里糊涂的了。

        四盏灯笼一出,四点豆大的绿光闪烁,一顶黑黝黝的阴森轿子随之出现在屋顶上,也没有鬼物扛抬,就那样凭空浮现。

        陈剑臣蓦然站立,笔直地站在飞天夜叉的背上,戟指喝道:“侯青,你恣意妄为,大肆残害阳人,自命黑山老妖,犯下滔天大罪。既然阴司制裁不了你,那我就替天行道!举头三尺有神明,善恶不报我来报!”

        “哈哈哈,好个替天行道,我且问你,什么是天,什么是道!”

        陈剑臣昂然回答:“民视则天视,民听则天听,民心则天心,人民百姓便为天;人民百姓期盼安居乐业的美好愿望,就是‘道,。”

        侯青冷笑道:“那是你们这些臭读书人的天道,但在我看来,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弱肉强食,从来都是至理。臭书生,你自持身怀正气,三番几次冒犯于本座,你以为我真得会怕你吗?你不识时务,不知天下大势,企图逆水行舟,本身就违反了天道规律。国之将亡,豺狼当道,鬼魅当兴。你要螳臂当车,那是自寻死路!”

        陈剑臣道:“是吗?那就一战吧,看看是谁死!”

        侯青声音几乎都咆哮起来:“尔等送上门来,早注定难逃一死。臭书生,你还记得兰若树妖否?当日你协助蜀山剑客,将树妖斩杀;今日只得你孤身一人,本座要将你挫骨扬灰,为树妖报仇雪恨!”

        陈剑臣心一动:“你们果然勾结到了一块。”

        “本座与树妖,相交百年,交情莫逆。只恨当日它新凝法相境界,遭受雷劫导致实力大减,否则就算你与蜀山剑客联手,也不会是它的对手!”

        听到这一番话,陈剑臣才知道当初在兰若寺面对的树妖根本不在最强状态——不过当时他只负责殿后工作,不曾真正面对树妖,因此许多东西也无从分析。

        “废话少说,侯青,就算今日燕赤侠不在,我单凭手中大笔,定叫你难逃征伐!你既为阴司山神,却自甘堕落,化为厉鬼恶妖,自作孽,不可活!”

        “哼哼哼,大言不惭,区区山神之职,本座根本不放在眼里,死亦为鬼雄。而你,将成为我的垫脚石。”

        说到此处,放声大笑,吟道:“众生魔相,任我魔相!”

        言毕,蓬的一大团黑气弥漫开来,将周围数丈范围全部覆盖住,轿子的影踪顿时隐藏起来,只余下四个边角的替死鬼灯笼,阴森森的照耀着,更显得诡异无比。

        陈剑臣心生警惕,辟邪笔在手,凝神戒备。果不其然,片刻之间,身后方“得得得”马蹄声倏尔响起,一骑彪悍的阴马闪现,马上骑士披挂一身乌亮黑铠甲,手提一柄巨大的开山斧,鬼魅地出现在陈剑臣背后,手起斧落,恶狠狠劈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