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六十六章:牵手

第两百六十六章:牵手

        “别担心,我赢了……”

        这句话吐出口后,陈剑臣觉得浑身疲倦欲死。刚才和黑山老妖的一番斗争抢夺,委实耗尽心神精力,和大战一场几无区别,甚至远超之。好在,最后毕竟赢了,一举摧毁掉黑山老妖控制飞天夜叉的法门,从而让自己的《役鬼术》意念取而代之,植入飞天夜叉的魂神内,化为光圈,好像锁扣牲口般将它控制住,只需意念驾驭,便能驾驭着飞天夜叉做事了。

        这算是一项重大胜利,手下增添到一员得力猛将,实力大增。飞天夜叉没有自主意识,傻儡一般,非常好用。加上身体强悍,刀枪不入,正是冲锋陷阵的理想之选,以后有事可供选择的套路就大大丰富了。

        陈剑臣身边,正缺这么一个角色存在。别忘了飞天夜叉还会飞,有需要的情况下,它还能肩负起坐骑的责任呢。骑着一头夜叉飞行,另类,而且很酷,但需要注意的是,这样的行径,不但吸引眼球,更能吸引火力的。

        这些,就有点扯远了。

        听说陈剑臣抢到了飞天夜叉的控制权,婴宁和小哨寸俱是喜出望外。

        陈剑臣沉声道:“这番事故,那侯青彻底是惊动了,只怕不日就会找上门来。”

        婴宁跟他已久,心有灵犀:“公子的意思是先下手为强?”

        “不错,退避以让不如迎头痛击!”

        “但你的伤?”

        婴宁紧张地问。

        陈剑臣摇摇头,说道:“不碍事的……明晚,明晚就是动手的时刻。”

        婴宁讶然道:“这么快?”

        陈剑臣昂然道:“黑山老妖就算再厉害,也无法脱去阴魂的形态,无法离开阴司。这正是它最大的缺点,我估计着,它很可能正躲在黑山里修炼厉害的功法,不能坐视其坐大,必须抢先下手。”

        解决了黑山老妖才好赶路上京呢。为了这件事,现在已耽搁了好些时日,正好一次性全部做个了断,一身轻装的奔赴京城,进读国子监。

        婴宁道:“那好,都听公子的安排。”大战将起,她不禁有些摩拳擦掌的奋发。

        小谢同样感到异样的兴奋她为鬼修,逃逸而出,属于阴司的通缉犯。但如果此事做圆满了,不但能救出好姐妹秋容,还能获得巨大的好处,以此交好汪城隍就不用再担惊受怕地过日子了。

        她既为鬼修,哪怕藏身千画中,却也不能被陈剑臣携带着进入京城的。受强烈的气血阵势一冲,只怕立刻就要现形出来,形神绝灭。

        对于这个担心,小哨寸早与婴宁说了。婴宁叫她不必担心,说陈剑臣会有妥善的安排。不说小哨寸就连小狐狸本身恐怕都不能进入京城重地。强撑着进去了,风险实在太大。

        此时陈剑臣问道:“婴宁,你可有什么法术能将飞天夜叉收起来的?”

        飞天夜叉的外形太过于惊世骇俗,根本不能带着它招摇过市。

        婴宁摇头道:“没有……这等秘法黑山老妖那边应该有掌握。”

        “也罢,那就和侯青做过一场,方见真章。”

        陈剑臣已是倦极,很快就躺下来睡着;而除了婴宁外飞天夜叉也立刻“上岗”担当起了警卫责任。

        一头夜叉在树林间梭巡,若是被人见到,只怕当场便吓得逃之夭夭了,哪里还敢来进犯?

        不说人,就连飞禽走兽,感受到了飞天夜叉的浓烈煞气,都逃得远远的,不敢再在树林子停留。

        一夜无话,清晨幽静。

        陈剑臣直睡到太阳晒屁股了才起来。

        经过一夜休息调整,他魂神所受的伤害几乎痊愈,精神奕奕,恢复神采一这也是正气的裨益之一。

        吃过干粮作早餐,接下来,就该考虑安顿落脚的地方了一陈剑臣的魂神进入阴司,要和黑山老妖决一死战,但身躯需要留在阳间,必须寻个安全的地方安置,保护好。

        这个地方,自不能选择在荒山野岭之外,最好是一块人群稠密之处。

        昨晚留宿的县城,估计是不好回去了。大闹一场后,只怕满城风雨,官府都会四处缉捕,他们再回去,那不等于自投罗网了。好在江州地界广袤,要找一座县城,对于会飞的婴宁而言,并不算多难的事情。

        果不其然,中午时分,道书承载着陈剑臣和婴宁,就在偏北的方向找到了一座名叫“洛水县”的县城。

        白天飞行,谨慎行事,并没有被人发现。

        进驻洛水城后,找了一间大客栈住下,便是一处安顿的好地方了。至于碍眼的飞天夜叉,被留在城外,藏于隐秘的地方,只等到了天黑,便命令它直接进入阴司汇合即可。

        飞天夜叉形体特殊,可穿梭于阴阳两界,并无阻滞。

        至此,万事俱备,只等夜幕降临。

        等待的时间总是出奇的慢,使人感到煎熬。于是婴宁提议去逛街,放松放松,陈剑臣自是同意了。洛水县的县城不大,三、五条大街道,民生也有些零落凋敝,看市面上的情形就知道了。

        走在破旧的街道上,婴宁步履轻盈,浑然不以为意,一时看见卖冰糖葫芦的,就掏钱买下三串,一串给陈剑臣,自己则留下了两串,左右手各拿着,左吃一口,右咬一口,有糖渣子遗留在小嘴边上,都没有注意去擦掉。

        最后还是陈剑臣伸出手去,用袖子帮她轻轻的擦干净,重新让白生生的脸蛋洁净无瑕。

        当下婴宁便看着陈剑臣,有点恬然地笑着,就像一朵悄然绽放的兰花。

        小狐狸的气质,无疑属于娇憨而恬静的,只是有外人在场的时候,她就下意识的收缩了起来,这般毫无修饰的微笑,唯有单独和陈剑臣面对时才会出现。

        吃完了冰糖葫芦,又吃棉花糖,一路走下来,吃了五、六种零食,街道差不多就逛完了,于是回去。

        在返回的路上,婴宁忽然对陈剑臣道:“公子,牵着我的手走好吗?”

        “嗯,好。”

        陈剑臣就伸手去牵起小狐狸的小手,慢慢的走着,走过有些残破的街面,走过无数惊诧莫名的目光,走过夕阳西下的日暮时分……

        依稀间,陈剑臣有些恍然的醉意,哪怕所有的一切,尽皆平淡无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