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六十四章:计取

第两百六十四章:计取

        妖物来势汹汹,婴宁当头一剑,斩中对方头颅上,铿然有声,如劈铁石,居然砍不进去。当下便知道不同凡常,超越了凡尘的范畴,绝非仗着兵器之利所能击杀的。

        “飞天夜叉,它便是飞天夜叉!”

        婴宁福至心灵,顿时想起汪城隍曾经说过的凶猛鬼物来。

        吼!

        飞天夜叉双臂极其粗壮,蒲扇般大的双掌,片片指甲乌黑油亮,长达三寸,伸展开来,如同两把铁爪子。

        爪影翻飞,当头扣落,要是被它抓住,只怕脑袋瓜子会像西瓜一样破碎。

        “法咒护身,周天玄虚!”

        婴宁念念有词,张口一吐,《昆仑玉清法咒》卷轴飞出,铺展成一张,遮盖在头顶上。

        砰!

        飞天夜叉的巨爪抓在道书上面,顿时引得许多字符大放光华,形成道道涟漪,好像丢石头进入湖水里,却只能造成表面迹象,片刻后就恢复过来。

        一婴宁所继承的这卷道书,乃是昆仑术士一叶知秋所留,上面不但记载着许多昆仑派的法术窍门,而且本身用特殊材料制造而成,成为一件玄妙的洞灵级法宝,炼化之后,可以驾驭自如,更能和上面记载的术法结合,变化无穷。

        一爪不见功,飞天夜叉咆哮不已,肉翅扇动,平地刮起一阵狂风,吹得杂物飞舞。其高大的身躯呼啸而起,凌空扑来。

        婴宁不假思索,芊指滑动,在道书上面一弹,嗖嗖嗖,数道符文飘出,全部迎头撞向飞天夜叉。

        嘭嘭嘭!

        激烈的撞击声震耳欲聋,字符在飞天夜叉身上只能留下几个白印子,浅浅的出现在体表上,皮都不见破损。

        这厮好强悍的防御力!

        经过一番打斗,早已惊动宿云寺中的僧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连忙点起灯火要来查看,脚步声咚咚而来。

        陈剑臣道:“婴宁,走!”

        婴宁立刻明白过来:“道书变化,五行遁甲!”本来护在头顶的道书马上发生玄妙的变化,整幅扭曲旋转,最后竟变成一件古色生香的甲胄,款式古朴而简单,片片鳞片俱由符文组成,隐隐光华流转。

        这甲胄有自主意识地即刻套上婴宁的上身,大小合适,分毫不差,看上去莹莹闪亮,为她平添几分英武的气息

        “风遁!”

        小狐狸一声娇叱,抱住陈剑臣,速度如风,一下子从窗口穿了出去。

        飞天夜叉暴怒异常,紧追不舍。它蛮横的巨力将半扇墙都撞破了,留下一个骇人的巨洞。

        “怎么回事?”

        “怎么啦?”

        “天呀,我看见了什么?我看见了魔鬼!”

        赶到的僧侣们抬头正见到飞天夜叉振翅飞翔的一幕,震撼得一颗心砰砰乱跳,差点就要被吓得跪倒在地。

        耳边风声呼呼!

        陈剑臣感到此际飞行的速度平生罕见,不曾尝试过如此高速,比昔日庆云道长贴风遁符的时候还要快上几倍。道术之玄妙,果然非同一般。

        “什么人!”

        “站住!”

        当飞奔到县城城墙时,墙头上守夜的士兵立刻发现了,大叫起来,挥舞着刀枪,以及弓箭。

        见到来人根本没有任何停滞的迹象,箭矢如雨般射来。然而婴宁和陈剑臣的速度远比箭矢更快,等士兵们放射,他们早就越过墙头,往城外奔去了。

        倒有几根零散的羽等直奔后面的飞天夜叉去。

        夜叉稍一扇动肉翅,那些羽箭便四面八方飞散,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好在它全副精神都放在追杀陈剑臣和婴宁身上,无暇理会,否则撒泼起来,墙头上的诸多士兵无一能幸免。

        月上中天,把冷冷的光华洒下凡间。就在月光之中,婴宁带着公子穿梭,不过半柱香时间,远远离开了县城,而到了郊外一片树林里,站定,往身后一掏,拿出春宫画轴,打开,小哨寸现身。

        关键时刻,多一个帮手,便多一份力量。

        先前发生种种,小哨寸固然呆在画里,可都感受到了,特别感受到飞天夜叉的强横气息,被吓得大气不敢喘。她为鬼修,最能清楚地发现对方的力量。那是一种压倒性的力量,根本不能正面抗衡。

        这还只是黑山老妖的一个手下而已。

        小谢简直都感到了绝望!斜着头瞥了陈剑臣一眼,见到他手里依然提着笔,倒显得很沉着的样子,心中更感到奇怪,不可捉摸。他非修士的身份证据确凿,只是身上似乎又怀有另一种不容小视的能力。

        “小哨寸姐姐,你还能战否?”

        婴宁问。

        小谢吞了。口水,回答:“我不能战,但能当诱佩……”

        惊饵?

        婴宁和陈剑臣都觉得有些奇怪。

        小谢快速地解释:“彼为夜叉,喜食阴魂,尤其是像我这样的修为小成的阴魂。”

        陈剑臣脑海灵光乍现,道:“如此正好,等会我们该这般这般计划……”一口气将主意道出。

        婴宁和小哨寸都听得连连点头,她们都没有更好的方法,正面交战不会是对手,而陈剑臣甚至都不能近身,唯有欺到身前去写字,方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蓬!

        飞天夜叉从天而降,将阻碍的树丫全部打断掉。它一出现,大鼻子一耸,原来是闻到了小哨寸身上的味道,双眼登时幽幽放光,盯到了小谢身上。

        小谢惊吓得尖叫一声,身子一钻,迅速钻进画中,被婴宁收回到书筛内。

        眼看美食凭空消失,夜叉又急又怒,飞身扑去,婴宁伸手一掏,掏出一个卷轴,往后一扔:“给你!”

        夜叉不明就里,大手一把抓住,以它的智慧,自不会多想什么,当即打开看个究竟。

        嗡!

        卷轴上没有美味的阴魂,只得一个大字,一个“摧”字,漆黑的笔墨,此刻毫光激射,成千上万的全部射到夜叉身上!

        “啊!”

        夜叉如受重创,忙不迭将卷轴丢掉。

        就在此时,陈剑臣从后面转出,大笔挥毫,在夜叉腰部飞快地写下一个字:“定”字!

        写完,马上飞身退后。

        夜叉高大的身子徒然一抖,那个“定”字,居然定它不住,这厮还能挣扎着转过头来,要将陈剑臣碎尸万段。只是它的姿态动作,明显慢了下来,好像放慢镜头似的,显得滑稽。

        陈剑臣心中大定,哈哈大笑,再没有畏惧,踏步上去,施施然又在它身前写下一个“镇”字!

        双字前后包夹,夜叉再没有丝毫脾气,一动不动的被镇在当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