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六十二章:吸阳

第两百六十二章:吸阳

        走进寺庙,迎面是一个清幽的大庭院,不过现在正在作法事,临时搭建起一座灵堂来,一些和尚坐得端端正正的,或吹奏法器,或大念经文,超度亡魂。

        靠近南面的地方,摆放着一具寿棺,前面又有许多的家属跪着,哭叫不已。

        陈剑臣一眼扫上去,已看出个大概。马上就有知客僧迎上,问清来意,稽首道:“陈公子,本寺内恰好在替人做法事,这个恐怕会对你有所影响……”

        陈剑臣微笑道:“无妨,我们只是住一晚,明天一早就走。”

        知客僧打量了他一眼,见其衣装简朴,料想出自寒门,没有多余的钱财住客栈,故而不避忌,坚持要在庙里借宿:“既然公子不在乎,那请随贫僧来。”

        穿过庭院,到了一处偏房内:“今晚公子可在此房安歇。这场法事,亥时之际将会结束。”

        “多谢了。”

        这间偏房,属于外院,从窗户看出去,能看清院子内的情况,如果法事一直不停止的话,吵闹不休,确实大有影响。

        释家主张大开方便之门,故而寺庙内都会设立不少偏房厢房,专门提供给借宿的人居住——当然,这个借宿对象会有所甄别,不可能大方到收留乞丐流浪汉之类。说白了,主要就是为了读书人准备的,要将释家经义渗透到儒家文化里去,扩大影响力。

        这样,就能彻底在天统王朝扎下根了。

        而释家大开方便之门的措施,迅速便在中低层的读书人当中打开了口碑,不少没钱的书生和寺庙住持打好了关系,甚至能长期在寺庙里居住下来,利用这么一个安静的地方用功读书,抄书写字等等,不但能省下住宿费,甚至还能有灯火照明,蹭些饭食。

        要知道,除了富家子弟,普通的读书人所过的日子之苦,简直不可想象,饮食低劣不必说,就连安稳的居所都很难实现,所谓“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可不是艺术的夸张表现形式。

        这一点,陈剑臣深有体会,在景阳村所过的日子,大概如斯,乃是亲身经历过来的,没有半点的水分。

        当一个人全副身心都沉浸在所谓的“圣贤书”里面了,两耳不闻窗外事,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的经营本事,家庭生活能好才见了鬼。昔日那书痴张唤蕴,同样是活生生的例子。

        “公子,怎么法事都做到寺庙里来了?不是应该在家里吗?”

        婴宁有些奇怪地问。

        陈剑臣回答道:“或者是某些风俗仪式所需要吧,其实不足为奇。”

        ——为亡者做法事,蕴含超度之意,同样是释家一项极受欢迎的技能。

        这一场法事,吹吹打打,诵经念道,到了亥时,终于落下了帷幕,和尚们都散去,而棺材则还留在了灵堂内,另外还有一些家属守灵,同样留在了里面。

        整个寺庙,开始安静了下来,四周有虫鸣啾啾。不得不说,若果没有举行丧事,住在宿云寺内,真要比住在客栈里好多了。

        这一座宿云寺,庙里的和尚都是普通人。和天下各大城府里的寺庙没得比,毕竟释家西来,真正的修士数量不多,只能通过收一些有慧根的徒弟,再派他们到小县城,或者乡镇上做主持,藉此将势力尽可能地铺张开来。

        环境清静了,陈剑臣和婴宁上床睡觉,只是一时间睡不着,躺着想些事情。

        突然之间,泥丸宫世界一阵异动,浩然养吾剑骚动不安,示警。

        陈剑臣迅速起身。

        “公子,怎么啦?”

        几乎同时,婴宁也坐起来。

        陈剑臣举首朝窗外看去,就见到令人震惊的一幕:“看!”

        婴宁随即看过去——

        在庭院搭建的灵堂,开口正对着偏房这边,里面红烛高烧,相隔不远,故而能清楚地看到其中情形。

        一具棺材端正地摆放在正中央处,但此时,本来关合得严严实实的棺材盖,此时竟然悄无声息地往旁边挪开,然后,一只干瘪枯瘦的手,搭了出来。

        这一幕,非常的诡异,若是寻常人见到,只怕当场就会被吓得魂飞魄散,尿裤子。

        “尸变?”

        第一时间,陈剑臣脑海里便涌出这个念头。

        灵柩边上,跪着四名守灵的家属,他们屈膝俯首,此时却没有发现棺材所发生的变故,依然一动不动的,仿佛陷入亲人去世的悲痛,不可自拔。

        棺材盖子很快就挪开了一小半,一个干巴巴的老头子就这般坐起来,身上穿着整整齐齐的寿衣,三缕稀疏的胡子飘拂在胸前,看上去,十分和蔼。但这般情形下,却能让人看见了当场心悸吓死。

        陈剑臣睁大了眼睛看,他也算经历不少了,但这般灵异的场面,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简直就是活生生的一则鬼故事上演。

        “不,不是尸变……”

        这时候婴宁轻轻说道,她同样屏住了呼吸。

        就见到那老头子身子轻轻一飘,仿佛一片羽毛,没有丝毫重量,就飘到守灵的四个人身后。

        要命的是,那四人犹如中了定身法,泥塑木雕般,毫无察觉。

        老头子站在第一个人的身后,俯首下去,堪堪靠近他的天灵盖处,啜起嘴唇,轻轻一吸——

        呼!

        仿佛有清风拂过,肉眼可见,一道细细的淡红色气息就从那人的天灵盖被吸出来,吃面条般瞬间进入到老头子的嘴里。

        扑通!

        那人软绵绵的好像全身没了骨头,萎靡倒地。

        很快就轮到第二个,继而第三个……

        对此,四人无一人有抗争的反应,跪在那里乖乖就范。

        “这,这是吸阳!”

        婴宁压抑住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吸阳,就是吸取阳气的意思。

        陈剑臣能理解,他所不明白的是,为何这一具刚死不久的尸骸能够吸阳——妖魔鬼怪,要吸取人的阳气,有交合、吞噬血肉等手段,俱属于低级层次,而吸阳,无疑属于高层次的方式。一吸之下,就能把人的全身阳气都吸掉,不费吹灰之力,干净利索。

        那么,按道理说这么一具死亡时间如此短暂的尸身,就算尸变了,也不可能懂得吸阳之术的。

        此事,大有蹊跷。

        “它向我们走来了……”

        吸完了四名守灵的汉子,老头子身子一扭,轻飘飘就往偏房而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