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五十九章:僵尸

第两百五十九章:僵尸

        汪城隍担任江州城隍一职多年,经营已久,自是培养出了一大批忠心于己的心腹力量,他虽然无法蓄养阴兵,但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各色鬼差等数量不少,集结起来,不下千数,拧成一股绳子的话,力量不容小视。

        他得到了陈剑臣的准信,知道公子要对付侯青了,心中大喜,这对于他而言,无异于拔除心腹之患,侯青一死,偌大的江州区域内,便再没有人能威胁到他的城隍地位。

        当下连忙告辞,要回去点起兵马,准备好所有能用上的力量,只等时候一到,马上攻打黑山!

        本来双方的矛盾,属于阴司的内部矛盾,但眼下既然侯青根本不把汪城隍放在了眼里,距离撕破脸皮而言,不过薄薄一张白纸而已,哪里还需要顾忌那么多?

        或者,在侯青心目中,他正希望汪城隍动手呢。开战的话,他便有了正当的反击借口,直接将汪城隍斩于马下,将要到来的考城隍程序,都不需要考了。

        一言以蔽之,实力为尊。

        ……

        陈剑臣倏尔睁开眼睛。

        婴宁有感应般同时从打坐修炼的状态中脱身出来,双眸盈盈,如水的目光倾注在公子的脸庞上。

        陈剑臣沉声道:“婴宁,你不必如此。”言下之意,却是怕打断干扰到她的修炼进读,并无益处。

        婴宁微笑道:“没事的。”在小狐狸心目中,修为是她的立身根本,但陈剑臣却是她立身的意义所在,为了公子,可以舍身相报,何况修为上的损失?

        陈剑臣知道她的脾性,有温馨的暖意在心间弥漫,至于多余的矫情话,却不必多说了,话题转到对于黑山老妖之上。

        听完,婴宁道:“公子这是要决定动手了?”

        陈剑臣点点头:“必须的,江州阴司,乃是我重要的一项计划实施地,不容有失。”如果汪城隍下台,被侯青上位,那么许多事情都会发生变数。甚至武判官被掉包之事都会东窗事发,导致极为严重的后果。

        要知道,以他眼下的形势情况,并不适合和阴司结成不死不休的仇恨。他固然能依靠正气,百邪不侵,可诸如莫三娘等亲人却不行。必须要想出万全之策,才能放开手脚做事。

        “那要如何下手?”

        婴宁又问。

        陈剑臣道:“明天便直接进发黑山去。”到了这个时候,也没必要再躲躲闪闪了,就正面撞击,看谁的本事更大吧。

        一宿无话,第二天继续上路前进,渐渐接近黑山山脉的核心地带,周围环境,愈发的荒凉废弃,野草近乎半人高,或人或兽的白骨随处可见,好像一道道的警告,以警告后来的人,表明此处危险。

        往远处一看,一座黑森森的高峰拔地而起,那一片深沉的黑色,却不是树木的颜色,而是土壤之色。

        ——这一座山,通体竟是光秃秃的,寸草不生,以至于地表土壤岩石都裸、露出来了,有一种深沉的黑色,令人感觉诧异。

        黑山!

        这就是以凶恶出名的黑山。

        陈剑臣站立在一座山坡上,举首张望,良久之后,目光才压下来,转向前面的一大片比较平缓的草坡地。

        忽而泼辣辣一阵异响,随即跑出一匹毛色深灰的大狼来。这狼跑得急,惊慌失措的模样,似乎后面有什么天敌在紧追着它一般,所以必须慌不择路地逃命。

        猛然一声唳啸,狂风大作,一头巨大的雕从天而降,一对翅膀张开,居然有丈余宽,威风凛凛。

        巨雕现身,探出一爪,直直抠向灰狼的面门。

        灰狼吃惊,急速刹住身形,张嘴露出森森獠牙,要去咬巨雕的下腹。不料巨雕却是虚晃一爪,此时另一只爪迅猛无比地从后面攻来,一把扒住灰狼的屁股。

        灰狼吃痛,回首做撕咬状。

        这正中巨雕下怀,先前的爪子瞬间寻觅到了破绽,准确无误地落在灰狼的头颅之上,锋利的爪牙深入肌肤里去,鲜血飞溅。

        然后根本不容灰狼有丝毫的反抗空间,两只爪子前后一撅,爆发出巨大的力量,咔嚓,一下子把狼腰给撅断掉。

        腰一断,灰狼脊骨被毁,便只有出得气,没有入得气了,浑身软绵绵的,被巨雕轻轻一提,飞上了天空,化为一个小黑点,转瞬远去。

        好厉害的巨雕!

        意外地看见巨雕捕食的一幕,陈剑臣心情激动。他倒没有想到,在这了无生气的黑山外围,能见到如此神骏的雕类物种。

        “这是金羽雕!”

        婴宁失声叫了出来。她为狐类,老鹰大雕这些,可以说是她的天敌存在。幸好她已开窍成妖,又结丹化出了人形,如果还是阴神境界,狐狸本体,面对那强悍无匹的金羽雕,只怕也得掉头就逃跑。

        陈剑臣问:“金羽雕?”

        “对,这是一种很罕见的雕类,产于北方,但数量凤毛麟角,极为稀少,在我以前的记忆里,在枫山那边曾经远远见过一只,没想到在黑山这边,还能看到它的踪迹。这雕天生力气强大,负重力惊人。有传言道,在江湖中有武林高手,因缘巧合之下,能驯养金羽雕,然后以它为座驾,实现飞天而行的梦想呢。”

        陈剑臣心一动,脑海里顿时闪过一个非常深刻的名字:神雕侠侣!

        呵呵,倒是我想得远了……

        他随即一笑,挥去那些杂乱的念头,不过驯服一只飞禽类妖怪,用以代步,是他一直以来的一个愿望。但刚才出现的金羽雕,显然不会是什么妖物。

        小插曲很快就成为过去。

        到了太阳下山的时候,红霞半天,显得肃穆庄重。就在路的右侧,居然看到了一村人家,有十余户的规模,清一色的土墙青瓦,典型的乡村风格。而屋顶上竖立的烟囱,此时正炊烟袅袅,显示出一派安宁的气息来。

        这一路来,陈剑臣也曾遇见过一些村庄人家,但大部分都是破破旧旧的,景象败落,住着的,几乎都是老弱妇孺,神情僵硬呆滞,找不到多少生气。眼下这一个村子,算是最整齐的了。正好将近入夜,可以到村里找个地方落脚。

        进入村庄,走在黄泥小道上,选择了一户比较大的人家,过去敲门,陈说借宿的意愿。那户人家的主人为一个老伯,打量了他们一眼便同意了。

        在房间了安顿下来,婴宁忽道:“公子,你有没有觉得有些奇怪。”

        陈剑臣若有所思,点点头:“确实有些奇怪,这村里似乎没有养狗,我们进村子来,没有听到一声狗吠。这一点,很不正常。”

        山村人家不养狗,根本说不过去。

        婴宁皱起秀眉:“那该怎么办?”

        陈剑臣沉声道:“不妨,静观其变即可。”他心里也有些拿捏不准,毕竟体内的正气没有异动警兆。

        天色一点点黯淡下来,到了掌灯时分,那老伯很热情地邀请他们到外面吃饭。

        饭食很简单,一大叠馒头,摆放得很整齐,高高的垒起来;另有一叠咸菜,青里透着黑,卖相寒碜。

        “公子请!”

        老伯咧嘴一笑,在昏暗的灯火之下,照得他脸色有些阴晴不定。

        陈剑臣微笑以对,伸手拿捏下一个馒头,触感颇为松软。不过制造馒头的面料明显粗劣,白中透黄。

        “公子不能吃!”

        就在这时候,小谢的声音骤然发出来,然后飘然现身,神色有些急促:“这是鬼心馒头,不能吃!”

        陈剑臣面色一沉,将手中馒头掷出,正打在老伯的脸上。

        砰!

        一声巨响,周围景象为之一变,伪装顷刻间破去,变成了一间崩坏破旧的烂房子;不但这一间房子,整个村庄都截然一变,灯火全灭,土墙青瓦浑然化为一片废墟,到处都弥漫出惨淡、腐朽、可怖的气息。

        幻景,所有的一切都是幻景。

        这幻景十分高明精巧,甚至能瞒过婴宁,以及陈剑臣的正气感应。

        陈剑臣所掷出的馒头,先是打在老伯脸上,继而掉落在地,哪里是什么馒头,红彤彤的一团,隐隐起伏不定,好像是一颗人心,血淋淋的。其中忽然开裂,伸出一只诡异的爪子来。

        爪子会动,五根尖尖细细的枯瘦手指一张一合的,形状狰狞。不敢想象,如果把这么一个东西吃进了肚子里,那不得被其开肠破肚,剖心裂肝了?

        好毒辣的手段。

        与此同时,那老伯原形毕露,嗬嗬怪叫,却是一只青面獠牙的僵尸怪物,张开大嘴,恶狠狠地朝陈剑臣咬过来。

        “找死!”

        陈剑臣飞快地拔出引魔剑,可来不及劈刺,那僵尸已被婴宁飞起一脚,踢中胸口,噼啪一响,撞破脆弱的墙壁跌出去了。

        好吧,陈剑臣必须承认,小狐狸这个保镖称职得完美无瑕,只是这种被保护的感觉并不那么享受。

        咿呀咿呀,经受大力的撞击,本来老朽不堪的房子发出令人牙酸的异响,似乎要完全倒塌。

        “走!”

        陈剑臣大叫一声,率先冲出去。

        嗬嗬嗬嗬……

        潮水般的怪叫从四面八方响起,黑影绰绰,都是僵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