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两百零七章:旖旎(第二更)

第两百零七章:旖旎(第二更)

        “留仙,我是不是很没用?”

        月sè洒落下来,庭院树木婆娑,偶尔有风吹过,枝叶摇曳,在地面上烙下零碎的不规则的图形。金针斋后院中有一个小小的亭子,亭中陈剑臣和鲁惜约相依而坐,任由月光沐浴在身上。

        少女神sèmí茫,呆呆地仰着头,眼神空空的,仿佛没有焦点:“可我真得很努力很努力的了,但为什么有些事情怎么都避不开,逃不掉?”

        念及白天的遭遇,心有余悸,许许多多复杂的情绪纠结到了一块,理不清,找不到〖答〗案。

        这一次,又是陈剑臣tǐng身而出,为了她而得罪了黑白通吃的宋崇,于是在少女的心中,觉得自己完全成为了陈剑臣的累赘,不断在拖累他,而无任何的助力建树,哪怕想亲身下厨做个小菜来表示心意都做不到。

        她阅人多矣,了解像宋崇这一类人,官不官,匪不匪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什么手段都会施展而出。今天得罪了他,其必然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不顾一切报复打击,稍不小心,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莫名的,鲁惜约又想起那仇人李逸风。只是相比李逸风,宋崇却更霸道,更不择手段,更难以应付。

        这一次,没有了皇甫父女的臂助帮忙,留仙还能化险为夷吗?如果他遭到了什么伤害,就是自己害了陈剑臣。

        坊间已有不少的议论响起,很自然又翻起她那清倌人的卑贱出身,隐隐间把她描述成了只会“招蜂惹蝶”的害人精……

        这些非议。大都出自fù女之口;而那些fù女。其中不少人都曾接受过鲁惜约的针灸治疗,能够说是她的病人。

        然而事端一起,流言蜚语满天飞,fù女们所记的就不再是少女精深的医术,以及解除她们病痛的恩惠了,更多的却是心中涌起的妒忌。

        这些妒忌,既源于少女的美貌,也来自fù女对于丈夫们每当经过金针斋时都会偷看几眼的干醋!

        鲁惜约耸然发觉。不管她如何的与人为善,如何的救死扶伤,但出身青楼的污点一直洗脱不去,不断都像大山般沉甸甸地压在自己身上。

        原来所谓“从良”只是一件笑话。

        这林林种种,从根本上动摇了少女的信念,由于价值观上的自我否定,而产生出许多自卑自怜的负面情绪,乃至于开始思索“生存有无必要”那一类近乎要轻生的念头了。“留仙,不如你去和伯母说。把我们的婚事退了吧。”

        纵然百般不愿,但还是说出了这一句。月光内,有明亮的泪水悄然滑落——莫三娘出身乡野,xìng子憨厚。不去算计那些闲言碎语,可鲁惜约本身却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陈剑臣蓦然伸出手去,悄然覆盖住少女的额头。

        鲁惜约觉得奇怪,问:“留仙,你这是……”

        “你没有发烧。”

        陈剑臣很认真地道。

        鲁惜约悄然咬着红chún:“我当然没有发烧。”

        “所以你不该说胡话。”

        陈剑臣与她面对面,四目相对。一字字地说道。

        “我……”

        余下的话还没有说出去就被陈剑臣给堵住了,堵上来的是少年的嘴。

        陈剑臣的这一记可谓**的动作,完全把少女惊住了,只觉得自己的红chún被wěn住,脑海嗡的一响,霎时变得空白——

        要知道,以往陈剑臣给予她的印象。都是文雅而且礼貌的。

        礼貌得近乎冷漠,总是若即若离,更不曾做过什么超越礼仪的事情来,哪怕第一次拥抱,都能感觉到这书生全身肌肉因为紧张而绷紧。

        如此生涩的反应让少女既感到喜欢,又觉得尴尬,总像是自己在主动**他一样,常常让内心有一股莫名的内疚感。同时对于陈剑臣“不开窍”般的榆木疙瘩表现有些嗔恼,会埋怨他疑惑风情……

        但眼下,今晚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变化来得高耸而且迅猛。猛烈到鲁惜约都不知如何面对是好,没有丝毫的思想准备,坐在那儿任由陈剑臣予取予求,自己反而变成了一个木头人。

        仿佛过去了很久很久,又仿佛只是短短一霎时,chún合,chún分。

        陈剑臣继续看着她,lù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似笑非笑的,有点小得意,又有点小可恶:“现在,你不会再提什么退婚了吧。”

        言下之意就是在说,你的清白都被我夺去了,就是我的人了。

        鲁惜约整个人怔住,两片红霞却早已飞上了双颊,烧得一颗心都在砰砰砰地乱跳,脑子乱糟糟的,基本丧失了组织言语的思维能力。

        她虽然出身青楼,见过许许多多“儿童不宜”的情景场面,可作为一个清清白白的清倌人,时至今晚这一刻,她才深刻体会到:没吃过猪肉就是没吃过猪肉,就算天天望着猪跑,都是不可替代的。

        第一次的滋味,很眩晕,很奇怪,就像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一样……并且,还很想尝试第二次呢。

        其实陈剑臣也想。

        他本就不是这个世界培养出来的谦谦公子,讲究“发乎情,止乎礼”什么的,一言以蔽之:想好了就去做!

        亭子内的气氛似乎突然凝固了起来。

        许久,鲁惜约终究适应了过来,鼓起勇气问道:“留仙,你真不是因为可怜我怜悯我才答应我们的婚事的?”

        陈剑臣一耸肩:“你又开始说胡话了,难道还需要治疗一次?”

        刚才那双chún结合的亲昵竟然被他当做是治疗,少女不由一跺脚:“哪里……我是真得很想知道。”

        陈剑臣稳稳地抓住她的手,斩钉切铁地道:“不是。”

        少女jiāo躯一颤,明亮的泪珠不住地往下掉,然后整个人扑进了陈剑臣的怀里,她抱得是那么的紧,几乎想要把自己的身躯揉进陈剑臣的〖体〗内,合为一体。

        时值夏天,天气颇热,大家的衣服穿得都有些单薄,如此亲密的拥抱,衣衫似乎都得到了膈膜的作用。陈剑臣登时感到jiāo躯如火,无时不刻不在灼烧着,尤其少女的**,正要命地顶着自己的锁骨处,以至能亲切感遭到两点的凸起……

        少年人血气方刚,何况驾驭强壮的身体的是一个现代化的灵hún?

        剑及覆及,一双大手早已绕过去覆上那极富弹xìng的翘tún之上。

        敏感地带受袭,鲁惜约全身一抖,登时软了下来,变得整个人都挂在了陈剑臣的身上,吐气如兰,媚眼若丝。

        面对这一副千jiāo百媚的姿势,陈剑臣内心隐藏着的那头猛虎终究被完全引动,右手一翻,已从衣衫间的空当里钻进去,非常准确地握住一团柔腻。手感如牛奶般丝滑,弹xìng十足。

        要害被抓,少女一声嘤咛,小嘴悄然地张开着……

        “小姐,我能够过来吗?”

        就在一发不可收拾之际,丫鬟翠儿的声音很不合时宜地响起。

        嗯……

        鲁惜约赶紧脱身开去,本想站起来,可全身怯弱无力,只能保持坐着的姿势,一张脸早就像熟透的苹果,低着头,却连有些凌乱的衣衫都没有去,倒像被人捉住偷情的可怜儿。

        陈剑臣干咳一声,问:“嗯,怎么啦?”

        “回禀公子,莲子羹做好了,正准备端过来给你和小姐吃。”

        “那端过来吧。”

        很快,翠儿就端了两碗莲子羹放到亭子中间的石桌上,偷眼看了看螓首低垂的小姐,不由抿嘴一笑,然后很识趣地又离开了。

        她走后,鲁惜约才敢抬起头,两颊红晕未散,白了陈剑臣一眼:“没想到你这么坏。”神情似嗔似喜,风情无限。

        引得陈剑臣内心又是一阵躁动,这种jiāo媚的女儿情态,对于正常的男人实在太具有杀伤力了,双臂一伸,又将少女拥入怀里,就要上下其手。

        “留仙,留到我们大婚那一天好吗?”

        少女忽然说道。

        陈剑臣一愣,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双手不再乱动,道:“嗯,好吧。”

        “如果你真想要,我也是能够的。”

        生怕男人会生气,鲁惜约马上补一句。

        陈剑臣昂然道:“你看我像是那种急sè之徒吗?”

        鲁惜约咬牙一笑,瞥了一眼男人隆起如蛇的某处,脸sè不由又绯红而起。

        陈剑臣自是意识到了己身的变化,可一时半会也没有办法平息,自己眼下更没有那“要硬就硬,要软就软”的莫大本事。他修炼的是正气,不是四大皆空的禅理,也不是古井无bō的道法,更不是存天理灭人yù死板教条。正气就是正气,聪明正直,但对于正常的人道需求是不会产生什么影响的。

        “你一定很难受吧。”

        “有点。”

        “那我帮你。”

        怎么帮?

        陈剑臣还来不及发问,少女就乖巧地俯身下来,纤手轻拨,解开了kù腰带。随即陈剑臣就感到自己那一根火热被一处湿润温和的所在所容纳了进去……

        一时间,jiāo喘细细,旖旎无限。就连天上的明月都似乎感到害羞了,悄然躲到了云层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