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两百零六章:黑白

第两百零六章:黑白

        “你们,似乎很开心呀{  手、打{{吧}”

        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狂妄的笑声登时停歇,本来摔倒在地的鲁惜约全身涌起一股力气,迅速爬起,冲出来,躲在陈剑臣的身后。

        “嗯?”

        巨汉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出现的少年,皮笑肉不笑地道:“想不到竟然有人会出来当英雄,你是什么人?”

        在他看来,鲁惜约以前不过是青楼里的清倌人,从良后断无什么靠山,至于街坊邻居什么的,更不敢轻易出头。

        世有强盗,有恶人,可陈剑臣也没想到对方胆大妄为至极,在城府中就敢动手掳掠妇女,在这种人面前,王法竟脆弱如纸,一点约束作用都没有,幸亏自己回来得及时,否则还不知会形成什么样的结果。

        这些人,身后肯定有着不同凡响的官府势力撑腰。

        对于其中的弯弯道道,两世为人的陈剑臣比谁都看得清楚,不外乎黑白混杂,权财买卖之类的。

        “我是她的丈夫,你说我是什么人?”

        陈剑臣一手拉住鲁惜约的手,昂然回答。

        少女的手细滑柔嫩,柔弱无骨,或者是因为受了惊吓的缘故,很冷。冷得陈剑臣有些心疼——当相互的关系在名分上确定了下来,就不会再刻意的掩饰,以及畏缩。

        被陈剑臣的大手握住,鲁惜约的心神很快就平定下来,同样的抬起头,以至敢以显露了愤怒的目光,要通过如斯方式来证明自己: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会和男人将会同仇敌忾。生死与共。

        巨汉悄然一愕。忽而怒道:“小子信口开河,小美人身形婀娜,面皮未开,眉毛不散,分明还是处子之身,哪里来的丈夫?本帮主奉劝你一句,还是不要多管闲事强出头的好。”

        此时莫三娘和王复三个,以及一帮街坊邻居都闻讯赶了过来。不过一般邻居们都围得比较远。只是抱着一种看热闹的态度观望事态发展。

        “官差大哥,就是他们要抢人!”

        这时候,阿宝带着四名巡查的官差走了过来。

        阿宝也是敏慧,第一时间听到风声后就赶紧去找官差了。

        “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之内,哪里来的贼子竟敢强抢民女,速速给……咦,这不是宋协管宋大人吗?”

        走进屋子,官差中一个年纪稍大的率先一声大喝,可随即就看见了铁塔般的巨汉。s8飞速更新威风凛凛的台词立刻中断改变,连忙称呼起来,活脱脱变色龙。

        巨汉却不认识他,浓眉一皱:“你是?”

        那官差陪着笑道:“宋大人贵人多忘事。自然记不知小的了。昨天大人在和王总兵喝酒,我就在边上站着的。”

        两边一搭讪,笑哈哈,味道全然变了。见到官差一副奴颜婢膝的容貌,瞎子都知道怎么回事了。加上称呼对方为“大人”,难道说他还是个官?

        阿宝一愣神。脱口道:“官差大哥,你们这是……”

        那官差面色一沉,官威十足地道:“你这丫头好不胡闹,这位宋帮主乃是刚刚上任的州府协管大人,怎么会是强盗?”

        原来前一段时间江州暴雨不断,鉴江河河堤大有决堤的危险。这一决堤,水淹千里。不知会有多少村庄受灾。到了那时候,灾民如蝗,就会涌入江州城中讨饭吃。灾民多了,江州的治安就大成问题,于是江州张知州灵机一动,上奏朝廷,特申请要从民间招募青壮,成立城府协管队伍,特地负责安顿灾民,维持秩序,以及处置整顿市容工作等。

        于是,本来虎豹盟的副帮主宋崇摇身一变,就从一个江湖人变成了官。至于到底是怎么变的,却不足为外人道也,反正就那么回事,和金钱脱不开关系。以前常说“学而优则仕”,现在该说“钱而多则仕”了。

        前财可通神,何况买官?

        “宋大人,你是来这里视察工作的吧。”

        那官差察言观色,心思小巧,登时一个软梯子递过去。

        协管一职,从八品而已,芝麻绿豆的小官,可手里的权力不小,负责江州城府的民生秩序。而不管什么样的,凡是和“民生”挂钩的,一定会财源滚滚。加上宋崇出身威猛霸道,往高处说那是江湖高手,往低处说就是一流氓地痞。但不管如何,这样的人都是他一个小小的官差所能得罪得起得。

        不能得罪,就要多拍拍马屁。

        果然,宋崇哈哈一笑:“不错,本帮、本大人上任伊始,自然得四周走走,了解地方人情,不料来到这金针斋,却遭到不法之徒的攻击,竟然敢拿杯子偷袭本大人。”

        他一伸手,就指着地上许多破碎的瓷片。

        此人身材高大,貌似粗横,实则巧舌如簧,悄然一句话,就把整件事请给颠倒过来说了。

        鲁惜约等无不又惊又怒,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在这方面,要她们和宋崇交锋,简直不堪一击。

        那官差登时很配合地道:“还有这样的事?袭击朝廷命官,端是罪大恶极……”

        陈剑臣突然哈哈一笑。

        官差双眼瞪起来:“你笑什么?”

        陈剑臣一摊手:“想笑就笑,难道还需要官差批准吗?”

        官差勃然色变:“你是什么人,竟敢在此阻差办公,料必不是什么好人,先拿回去审问一番。”

        他们都是办差十几年的老油条,对于扣帽子,混搅视听的勾当早已不知多熟了,张口就是一套。

        说完,一挥手,两个官差就要拿着铁链动手了。

        “你们敢!”

        陈剑臣舌绽春雷,先在气势上镇住对方:“你们不问黑白是非,胡乱捉人,也配当差吗?”

        见他气势凛然,没有丝毫怯弱之意,官差们一时间还真不敢胡乱下手了。

        此时王复、席方平和萧寒枫都冲了上来,和陈剑臣并肩站立在一起:“我们乃是明华书院的生员,有功名在身,你们不得随便拿人。”

        王复又道:“你们可知道他是谁?他乃是顾学政顾大人的得意门生陈剑臣。”

        顾惜朝和陈剑臣之间眼下虽然没有师生之实,但既然和横渠先生联名推荐其进国子监,已相当默认陈剑臣为门生了。

        呃……

        官差们终究不是黑衫卫,没有那么大的权力,加上王复又抬出了顾学政的名头来,不由大是踌躇。

        宋崇双眸精光闪过,心中已有决断,哼了声:“本大人不和你们算计。”一甩手,率先走了出去。临近到门口,霍然回首,对着陈剑臣道:

        “陈秀才,你这娘子长得如此标致水灵,可得看紧点,免得哪一天就不见了。哈哈哈!”

        留下一番场面式的大笑,扬长而去了。

        他一走,那些彪悍的大汉以及官差们当然跟随其后地离去了。

        离去之时,那领头的官差还朝陈剑臣一抱拳,却是打着“万事留一线”的主意,要知道他日如果陈剑臣高中,榜上题名,要清算旧账的话,他们可要倒霉了。

        身为最下层的官吏,摇头草才是最适合的定位。说起来要摇来摇去,端是很辛苦的。

        陈剑臣抱拳对王复三人道:“多谢大家仗义说话。”

        三人连忙还礼。

        王复道:“留仙你这是说什么话,愚兄这条命都是你救回来的,难道能坐视你被别人欺辱不成?”

        席方平又道:“留仙大恩,方平没齿难忘,就算要动手,我也会撸起袖子上来帮忙的。”

        萧寒枫亦道:“可不是?学长有难,我等如果畏惧不前,那真是枉读圣贤书了。”

        这时莫三娘慌张进来,拉着陈剑臣的手:“留仙,你没事吧?”

        陈剑臣浅笑着道:“没事。”

        莫三娘叹道:“怎么莫明其妙会招惹到他们呢?”

        民不与官斗,一向根深蒂固,她属于保守式的妇女更是深受影响,说不担心根本不可能。

        边上鲁惜约面容一紧,走出来道:“都是我的错……”

        陈剑臣一挥断:“不关你的事,不要胡思乱想。时候不早了,做晚饭吃吧,我饿了。”

        晚饭是在金针斋做的,下厨的是阿宝和翠儿,鲁惜约想帮忙,只是她不曾做过这些事情,实在插不进手去,只急得眼泪儿在眼眶内打转。

        王复三人自是都留下来用膳,吃饱喝足后才告辞离去。离去之时,萧寒枫一摸身上,面色登时一变。

        王复问:“寒枫,怎么啦?”

        萧寒枫急道:“绣花鞋不见了。”

        那绣花鞋,就是卞家小姐送给他的定情之物,本来贴身藏在怀内,不料现在却没了。

        听到他遗失了东西,众人纷纷帮他寻找,可哪里还找得着?不知掉落到什么地方去了,或者被别人拣走了。

        绣花鞋丢失,萧寒枫大为沮丧。虽然门户之见注定他和卞家小姐有缘无份,可藏得一件对方的私物,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能拥靴而眠,抚慰相思,睹物思人一番。没想到如今连鞋子都留不住,叫他如何不懊恼?

        王复诸人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只能很套路化地安慰他,然后提议结伴再去别的地方喝酒,要用酒水浇愁肠,却被萧寒枫拒绝了,他一个人满怀心事的先行离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