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六章:出入

第一百八十六章:出入

        东边一片鱼肚白中隐隐可见一线红芒跃现,晨光若隐若现,过不多时,慢慢的,一轮红日终究挣脱了无穷的搅扰,破开云层跃然而出,大放光明。

        经过了整夜风雨的肆虐,今天,必定会是个yàn阳天。

        向阳喷薄,带着不成遮挡的穿透力量,不知穿越过几多时空,最后照在陈剑臣的脸上。

        陈剑臣喜欢这般和煦的阳光,温暖,并且很温和。淡淡的照在脸上,有点像情人的抚mō。

        一夜不眠,但他的jīng神似乎没有遭到太大的影响,相反的,一双明亮的眸里反而表示出〖兴〗奋的神sè来。

        昨晚一夜,风雨jiāo加,经历曲折离奇,不过对兰若寺中的树妖仅仅只见到其无数的触手,不曾见到真身。很多事情的简直确都在产生着,却因为某些缘故,而陈剑臣不克不及切身体会。

        既是不克不及,亦有所不情愿。

        对方可是连燕赤侠都难以对的硬骨头,自己虽然身怀正气,可不一定就能讨到廉价去。

        “你的正气不错。”

        燕赤侠忽然开口道:“否则此僚决然不会如此轻易退走。”

        陈剑臣问:“燕兄,你不断住在兰若寺内?”

        燕赤侠摇摇头:“不是,某家只是前些日来此地的。”

        那一天的清晨,他离开浙州,在熹微的晨光中路过驮马塔下:同样的一天早晨,陈剑臣带着婴宁在塔下吃早餐两人失之jiāo臂。

        燕赤侠路过浙州,听闻到兰若寺闹鬼的传说风闻,这只身带剑而来。

        他就在大雄宝殿后面的僧舍内清理出一个房间居住。两、三天时间来,他并没有和那树妖正面jiāo锋过,相邻而居,井水不犯河水。只有在昨晚的时候,燕赤侠使出雷霆手段,一举诛杀了树妖蓄养在义庄的三具僵尸鬼物,双刚刚完全撕破脸皮。

        那三具僵尸鬼物,本为树妖驱使之吞噬常人血ròu的。

        廖战之际,燕赤侠猛地发觉自己严峻低估了树妖的实力,以至于落了下风,从某种水平上讲,还真多亏了陈剑臣的正气,如此将对方惊退。也许,即将日出的天时也起了一定的作用。

        他很平淡地挑拣重点把过程说出来,就像在叙说一件和自己完全不相关的事情。

        对燕赤侠,其实陈剑臣并没有太多的了解,在江州,他们仅仅只是在一起喝了一次酒罢了。

        就那一顿酒,陈剑臣平生第一次喝酒。燕赤侠千杯不醉的酒量,以及豪迈奔放的气概给予他很深的印象。就算没有前世的回忆,但两个燕姓剑客的形象还是能相昔时夜的契合到了一起。

        这样的感觉,犹如庄生梦蝶。

        当下陈剑臣也没有几多隐瞒,将己身的来由经历说了出来。

        听完,燕赤侠浓眉一耸,赞道:“留仙此举有大风古义,什么天下第一,嘿,虚名如狗屎,不足一踩。”陈剑臣呵呵一笑,其实就算没有这一档事,没有中途退出的行为,让他去加入第三关的时文八股竞赛的话,只怕他亦会力有不逮,难以取得理想的成绩。究竟结果他正式开始修习八股文的时间尚短,虽然有诸葛卧龙《石头记》的启méng,但做八股文章可不是有捷径的事情,不是一天几天的事情,非得下苦工行。

        天下念书人不计岁月,穷经皓首,但求有朝一日金榜题名鲤鱼跃龙mén,可见科举之难。那股之艰。

        此时燕赤侠又说道:“不过你等企图劫囚之事,一直会有些麻烦。那黑衫卫将军,就在湖那边的庙宇中。”

        陈剑臣一怔,这却是一件出人意料的事情,忙道:“燕兄稍等,我去去便回。”

        燕赤侠知道他要回殿内和聂小倩他们商议,就说:“留仙,如果你愿意,可留于寺中。不过其他人等,还是尽量让他们离开吧。留于此地,祸福难料,不是好事。某先去也。”

        顿一顿,似乎想到了某件要紧事,又道:“你那书童来历,相信你也是清楚的,狐媚入怀,红袖添香,虽然为人生快事,但切记不成过……”他后面这一句鼻,意有所指。

        陈剑臣听得啼笑皆非,忙道:“燕兄,你误会了,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燕赤侠一挥手打断道:“留仙你没必要注释,某家虽然为道mén中人,但不像那些老古董一般不知变通,人有人道,妖有妖道,道道道,向善则为正道。那小狐狸身上殊无血煞之气,甚好。俗语有云:人不**枉少年,这些我都是能够理解的。”

        说完,不由分辩,一耸身,施展出缩地成寸的手段,眨眼不翼而飞了,想必他不肯意和其他人有过多的接触。

        陈剑臣转身回殿内,将江钰在湖对面的消息说了。

        吴岩面sè大变,立刻就想到因为受伤而留在那边的夏棋,马上和霍君提起兵器抢出殿外,返回那副庙去。

        此时聂志远还没有醒转,聂小倩一顿脚,道:“留仙,劳烦你帮我照顾家父一下,我要过去帮师兄。”

        陈剑臣颔首许诺。

        等聂小倩冲了出去后,婴宁忽问:“公,刚那大胡说什么啦?”

        先前被燕赤侠扫了一眼,她不由有些心惊胆颤。如果对方打着“降妖除魔”的旗号对自己下手,她根本没有任何逃脱的掌控。

        陈剑臣浅笑道:“没说什么”简略地把燕赤侠的来历情况说了些,也没体例说多。因为它自己就了解不多。心中已拿定主意,一定要留在兰若寺,如此就能和燕赤侠打jiāo道,这是个好机会。

        能够的话,和燕赤侠联手,同心协力把树妖给革除,不枉走这一遭。

        平生何所为,但得xiōng中一点浩然气,这正是《三立真章》所坚持的宗旨。

        婴宁听得连连颔首,对燕赤侠倒没有那么畏惧了。看来人间修士,也不全是不分青红皂白的人。

        “嗯,婴宁,你去看下那边情况如何了?”

        陈剑臣见过江钰的本领,所以有点不安心。聂小倩这边虽然以众敌寡,可到了这般时辰,却不克不及出半点篓。

        婴宁自没有二话,悄然施展身世法,疾掠了出去。

        殿中,就剩下陈剑臣和聂志远两人。

        望着皮开ròu绽的聂志远,陈剑臣心中百感jiāo集,倒不是说彼其间有很深的感情,而致使同仇敌忾,更多的却是关于自己命运的忧愁记挂。

        自穿越来,他第一记挂的即是如何好好的活下去,不是苟且偷生,这绝对是一项大命题。辟邪笔,《三立真章》的呈现,相当于从根本上扭转了陈剑臣前途的标的目的。但认真一想,时至今日,正气的效果并没有使他产生什么天翻地覆的转变。

        他还是他,还是一个书生秀,却是一路产生的和形形sèsè的妖魔鬼怪之间的jiāo集很值得称道,丰富了整个穿越人生,原本该是沉闷枯燥的生活一下变很多姿多彩起来。

        可是,这些生活的sè彩一直午些游离,具有强烈的不〖真〗实感。其中很多基本都是不克不及与人言的……

        “公……”

        一声呼唤打破了陈剑臣的沉思,他霍然醒觉,不由面lù苦笑:自己想那么多luàn七八糟的工具干嘛?果然文青是种病,得治!

        婴宁回来了,回来得很快。

        “公,你一定猜不到事情会如此顺利。”

        陈剑臣疑问:“难道那将军正在睡觉?”婴宁嫣然一笑:“公果然伶俐。”

        陈剑臣倒有些傻眼了,还真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忙又问:“他们脱手杀人了?”

        “没杀,而是间接敲晕,送外面去了。”这个措置体例比较明智,究竟结果整件事情,需要一个官方的人作证明,囚车不是被人劫了,而是遭遇到了僵尸鬼物,几乎全军覆没,包含聂志远。江钰一定不会想到聂志远还活着吧。

        至于该如何向朝廷禀告,江钰肯定会很头疼。

        很快,聂小倩和吴岩回来了,他们要带聂志远离开兰若寺,隐居到另外处所去,暂避风头。

        陈剑臣虽然赞同他们的决定。

        “留仙,你真得不一起走吗?”聂小倩满含期盼地对陈剑臣道。

        陈剑臣慢慢摇头:“我还有事情要做嗯,小倩,相信过不多久我就会回江州去的。”

        言下之意,就是说聂小倩如果要去找他,即可到江州去,自己会在江州等她。

        聂小倩重重一颔首:“留仙,我一定会去江州找你的。”

        黯然者,唯别罢了。

        陈剑臣不断送他们过廊桥,到湖的另一边,这挥手作别,目送聂小倩他们的背影消失在野草丛生的林道,他若有所思,感觉有些怪,但又无法确切到“怪”在什么处所,只能说此事的终结似乎和想象中完全不合吧,收支太大,形成了心理上的反差。

        然而话说回来,平安是福,无需太多的跌宕放诞崎岖。

        默立顷刻,他浩叹口气,迈步赶回僧舍内去寻燕赤侠,聂小倩等人虽然离开了,但对留下来的他们而言,真正的考验不过刚刚拉开序幕罢了,需要好生策划准备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