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三章:危急

第一百八十三章:危急

        仿佛为了映托今晚的不同寻常,那讨厌的风雨自黄昏时分降临就不断不肯衰退在偌大的风雨面前,聂小倩等人早被淋成个落汤鸡。他们身上并没有照顾雨具,因而对于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异常天气毫无办法。

        风有些大,刮拂到湿漉漉的身上竟使人觉得寒意凛然。在寒意的驱逐之下,聂小倩天性的往陈剑臣那边靠拢过去。等近身时莫名发觉,从天而降的风雨竟然开始稀少。她有些疑huò地抬头望望天空——

        依然是呼啸的风雨,纷纷扬扬,只是每每靠近到她和陈剑臣的上空丈余外处,便似乎被什么无形的力量阻隔住了一样,飕飕的朝四周弹开。

        这个发觉让聂小倩吃了一惊,她断然能够肯定这种力量不可能出自自己的身上,于是很自然就望向了身边的陈剑臣。

        天sè漆黑,看不清陈剑臣的神态容貌,伸出手去牵他的衣袖时,耸然觉得入手处一片干燥,殊无半点湿意:陈剑臣的全身,竟彷佛干燥的。

        这怎么可能?

        聂小倩疑窦丛生,再回想起陈剑臣突然出现在兰若寺的过程,其中总有些不可注释的因由在里头,无法做到分明。只是基于重逢的欢喜,以及那一份油然的信任,她并没有多问什么,只是眼下六小倩,你不用担心,伯父会没事的。”

        风雨声中传来陈剑臣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淡然平定,没有丝毫改变。

        听着他的声音,聂小倩总是能得到最大的安宁,这种感觉非常奇怪,按道理不可能出现在她身上的,但恰恰就拥有了。回想起和这个少年相遇相识的点滴,其实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历程,更没有海枯石烂的誓言,如果说一定有,那么就是那首诗了……

        书以寄情,诗以托意。

        陈剑臣这一首“只羡鸳鸯不羡狙;”明显属于一首情诗,虽然里面有些措辞言语不甚明了,不合语境,乃至于偏离了平仄,但直白的诗句却很好地表明了这是一首情诗。聂小倩平生收到的情诗不少,在清雪书院读书的时候,总会有些书生秀才想出各样的手段办法来,给她写情诗,期望得到佳人心。但他们最后所得到的,却是如冰山般的沉默。

        那时候聂小倩主动叫陈剑臣赠字,而陈剑臣写了一首情诗给她,在大众化的角度上看,非常wěn合“才子佳人”式的发展套路。在聂小

        倩看来,这一首诗已是陈剑臣的表白之言了,以至说是定情之物也不为过一虽然,陈剑臣那时候写这一幅字,更多的只是因为前世的某些怀旧情绪罢了。

        家逢厄运,境况沦落,从出身权贵的富家女一下子变成囚犯的女儿,简直是从天堂跌落到地狱,换了一般女子,只怕早就整天以泪洗脸,凄凄惨惨戚戚,感秋哀春空悲切了。但聂小倩没有,不但没有,而去决意走上不归路,要劫囚救父,至于以后怎么样,浑然顾不上了包括,和陈剑臣可能的未来。

        陈剑臣是书生,是读书人,按照正常情况,他肯定是要考更高级的功名,乃至于入朝为官的。这样的出身前程,当然要和劫囚救父的聂小倩划开界限,避之不及……

        如是,聂小倩和陈剑臣的人生轨迹就仿佛两条直线,本来相距甚远,然后不知何故很短暂地交接到了一起,最后又再度分开,越分越远,永生不再有二度交集的机会。

        然而,人生之事总是充满变数,在兰若寺,两根直线竟然又碰到了一块儿。不但碰到了,而去还很亲密地到了一起,隐隐有拧成一股绳的意思。

        聂小倩惊喜非常。

        这惊喜突然而迅猛,在短时间内掩盖了很多其他考虑的因素,以及冲掉了内心的担心和内疚。

        但就在现在,漫天风雨之际,聂小倩感遭到了某些不同寻常的意味,许多的念头才哗然涌起来,看着身边这位背负着书童的少年,不知何故,产生了浓浓的新鲜好奇感:“留仙,你的衣服没有湿呢。”

        她没有任何责问的意思,问得很自然,倒带着一些惊讶,以及赞赏的别样情绪。

        陈剑臣背着婴宁,走得很稳,闻言呵呵一笑道:“我会法术的。”

        这个〖答〗案明显超出了聂小倩的想象,条件反射地反问一句出来:“真的?”

        “当然是真的,在江州我遇到一位崂山道士,他说我有慧根,所以教授了一些法术给我防身。”

        很玄乎的回答,但无疑是很有用的回答,不是为了掩饰己身,而是要为了掩饰婴宁的狐狸精身份。

        这个回答对于聂小倩而言有些难以接受,但当回答的人是陈剑臣时,她接受起来就容易得多了,由此也就能够注释很多疑窦,心想:原来他安慰我并不是单纯的言语xìng质,他竟是会法术的有法术,就有力量,而力量往往和胆sè挂钩。由此可见,陈剑臣敢于参与到这一趟的行动来,绝非意气用事。

        从这一点上看,符合聂小倩对于陈剑臣的认知,他依然还是那个落拓而自若的少年。

        陈剑臣背着婴宁,婴宁又背着血檀木书筐,但其实正是书筐的防水防风的作用在发挥着,遮挡了周围一圈的天空,聂小倩进入到圈子里来,所以遭到了书筐的呵护。至于她的两位师兄可没有如斯待遇了,他们率先走在前面,也没有留意到后面小师妹和陈剑臣之间的对话。

        风雨太大,夜sè如墨,很多东西就想在意也在意不了。

        蓬!

        贸然前方一声巨响,好像炸雷一般,震耳yù聋。与此同时,有好几块重物裹挟着风雨呼啸而起,漫无目标地飞砸过来。

        走在前面的吴岩和霍君大吃了一惊,纷纷施展身法轻功,凭着听风辨形的手段腾挪躲闪,躲避开去:一边大声叫后面的聂小倩小心。

        前面发生了什么事?

        “牛鼻子,今晚本姥姥定叫你死无葬身之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无边魔神,起!”

        一声尖锐的喊叫,带着难以言喻的恨意,以及癫狂,从风雨声中穿透出来,直穿入到吴岩他们的耳朵里面,震得嗡嗡响,聂小倩双tuǐ一软,差点就要摔倒,幸而被陈剑臣一把扶住。

        紧接着,在隐约的前方,募然有两团巨大的光华在发生剧烈的碰撞,

        一边的光华,颜sè朱红如血,又似夕阳落下的彩霞,形成一道长长的剑形,看上去,仿佛一柄巨剑。但天下间,哪里有如斯巨大的一柄长剑?

        另一边的光华却乌黑一大片,边缘处又有一圈莹莹的绿光,藉此将天sè划分开来。黑光气焰腾腾,简直有铺天盖地之势,将红光团团围住。而红光左突右抢,一直无法杀出黑光的重围。

        那是什么东西?

        吴岩和霍君面面相觑,都感到无以伦比的惊讶。他们真正感到那一边所发生的种种,都已不是他们所能理解,以及接触的。

        “从后面走!”

        陈剑臣忽然出声。

        声调虽平,却带着一股无可置疑的意思。

        吴岩和霍君并没有进行任何的疑问,以及争论,他们都不是笨人,很快就认同了陈剑臣的意见。虽然在他们心目中,这个书生一整天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才能来,最多就是体力有点超出想象而已。但如今情况,陈剑臣的建议无疑是最合理的。

        于是,他们凭着回忆,以及间或闪电的光明,从另一侧崩坏的围墙缺口处进入了大雄宝殿。位置很靠后,接近于白天他们所探望的僧舍一带。

        入殿之后,诸人皆松了口气,吴岩和霍君又随身拿出火折子来点着了。

        “大师兄,刚才那些光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岩摇摇头,苦笑道:“我哪里知道。”

        “要不我们出去看一看?”

        武林中人,刀尖上过生活的人,胆子自然不会太小。

        “我也去看看吧。”

        这时陈剑臣说道,背上的婴宁下地了,她法力有所回升,精神稍微振作起来了。听到公子的话,赶紧用小手去扯一扯他的衣角,意思是叫他不要轻举妄动。就在刚才一刹那,1小狐狸感遭到了战场那边强大凌厉的法力bō动,直如惊涛骇浪一般,根本不是她这个层次的修为所能搅合进去的。

        陈剑臣明白她的意思,但没有改变主意,对于前殿外战斗的主角,他虽然不大肯定,但有些事情根本无法忍让躲避。别忘了,他们如今正身在兰若寺。身在漩涡之中又想置身事外,天下间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霍君斜眼看了他一眼:没想到这书生胆子倒不小,不像寻常读书人,吓唬一下登时就面如土sè了。

        “那我们都出去看一看吧,大家小心点。”

        聂小倩同样按捺不住,今天行程受阻,必须要争分夺秒绕道出去,才有拦住囚车的一线希望,救出父亲。

        五人便打着火折子,一路小心翼翼往外走。

        大雄宝殿极其宏大,殿宇几重,他们估计走了半盏茶时间这才来到前殿。刚进入前殿内,砰砰砰,就听到了外面传来一阵猛烈的碰撞声。

        呼!

        大门外猛地有一个人影飞了进来。

        “小心!”

        吴岩等人大惊失sè,一时间不知深浅,马上兵刃在手,靠拢在一起,形成可攻可守的掎角之势。

        但见那道人形来势巧妙,最后扑通一响平平地摔到南边的角落里去,一动不动了。

        这又是怎么回事?

        就连陈剑臣都不明所以,感觉自从到了这兰若寺后,事事都大违常理,糊里糊涂的,根本掌握不到根本去。

        这时候霍君壮起胆气,提着宝剑走过去看个究竟,就见到是一个身穿囚衣的人昏mí不醒地躺在地上,急切一看,喜出望外,大声叫道:“1小师妹,快来,是聂伯父!”

        聂小倩如遭雷击,半响才反应过来,脚步踉跄地奔过去,借着火光,就看到了父亲那一张因为饱受折磨而变得消瘦非常的脸!

        “爹!”

        一声天下间最为亲切的称呼脱口而出:“爹,你怎么啦?”

        平白无故,聂志远竟然出现在兰若寺内,实在使人有匪夷所思的感觉。就在此时,呼!又有一人飞身进入殿内。其一进入,陈旧的大殿门立刻就扣合起来,把漫天风雨关到了门外。

        “谁!”

        “什么人!”

        声声吆喝,吴岩和霍君不约而同拿着兵器就护在小师妹面前去。

        借着火折子的光芒,陈剑臣很眼尖就认出了对方,马上叫道:“是自己人?”

        自己人?

        吴岩和霍君惊讶不小。

        不说他们,就连扑进来的燕赤侠都悄然一怔,没想到殿内会突然多出了好几个人来了,尤其是当看到粘着假胡须的陈剑臣时,更是倍感不测。他为蜀山剑客,修为精深,早就有了过目不忘的本事,一对锐眼能去假存真,自是认出了陈剑臣来:“怎么是你”

        话没有说完,心血翻腾,差点一口鲜血喷出,赶紧盘膝坐下调息。

        陈剑臣一箭步冲上去,问:“燕兄,你没事吧。”

        燕赤侠慢慢睁开眼睛,摇摇头道:“没事只是除妖不成反被妖伤,没想到此僚修为进展如此神速,竟堪堪达到了法相之境。”

        听到“法相”二字陈剑臣不由倒吸口冷气,他虽非道门中人,但也知道法相之境意味着什么。

        燕赤侠忽然面sè一变,急促喊道:“你们缘何会在这里……赶紧走吧,寺内有一千年树妖,作祟百里,刚才我只是将其稍稍击退,很快它就又将卷土重来了此僚一来,尔等将尽化为血食。”

        陈剑臣苦笑道:“燕兄,此时此地,我们能走到哪里去?”

        燕赤侠默然,忽面一跺脚:“可恨。”

        听到“千年树妖”这些字眼,吴岩他们一片茫茫然,浑然不知怎么回事。但就在这时候,殿外周围猛地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沉闷而有节拍,不知是什么的存在,却把四周都围困起来了。

        事态危急,陈剑臣忙问:“燕兄,可有方法解厄?”

        燕赤侠慢慢站起,沉声道:“无他,唯一剑耳,稍后我且缠住此僚,你们可速走,不要回头,等天亮后就没事了。”

        蓬!

        话音未落,一截粗大的根须仿佛一条灵活的**一样冲破殿门,嗖的席卷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