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五章:鬼讯(求月票)

第一百五十五章:鬼讯(求月票)

        听说要去兰若寺过夜,陈剑臣当下不顾身份,赶紧开口叫道……不可!”诸人皆好奇地望着他,顾学政眉头一皱:“留仙,有何不可?”陈剑臣随机应对,回答:“学政大人,那兰若寺既然废弃已久,定然成为了蛇虫鼠蚁的乐园,哪里还能住人?”顾学政本来就有点洁癖,闻言脸sè有些难看,又问车夫,看实际情况如何

        车夫恭敬回答说道:“那兰若寺建立在山麓之下,其中多树木,很是荒芜。加上废弃多年,平时极少人去前往。”其实他自己也不大清楚如今里面到底变成了什么样。

        听这么一说,一座破旧崩坏,蛇鼠一窝的烂败寺庙跃然出现在大家的脑海之中。

        顾学政顿时打起了退堂鼓,又问车夫哪里还能借宿。

        车夫想了一会,说再往前赶一个时辰的路,就能赶到一个名叫“青田”的乡镇之上。

        既有乡镇,顾学政不再犹豫,马上叫车夫继续赶路。

        车夫挥起马鞭,吆喝着,驱使马匹奔驰。

        坐回自己所属的车厢内,陈剑臣暗松口气:萧寒枫倒有些不以为然,道:“留仙学长,你管那么多干甚,我听说学政大人可不喜欢学生多嘴。”

        身为学政,自有上位者威严,治下学生不经提问就出声,显然不喜。

        陈剑臣嘴一撇,心道:你以为我想多嘴吗?

        这一路走,他把车帘布liáo开,有些好奇地往路边外张望,不知过了多久,忽然远远的,在一片苍莽的山脉之下,一大片碧绿的树林之中,隐隐可见有两三座尖尖的塔顶lù出来。在幕sè之下,显得颇为庄重肃穆一不难想象,在这些塔尖之下,树林的围绕中定然存在一座占地广阔的大寺庙。

        兰若寺!

        三个仿佛有魔力般的字眼,每每想及,陈剑臣便不由自主地想起前世荧幕上的种种经典情节来。

        先前下意识的让顾学政改变主意,是他条件反射般的决定,总觉得去兰若寺过夜的话,必然会有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只可惜眼下路过金华地界,却无法进县城去看望聂小倩,看来得先到了浙州府城再找机会出来了。

        马车飞奔,不用多久,兰若寺便被抛到身后,渐渐连突出树林之上的塔尖都看不见了。

        陈剑臣在车厢内坐好,一边婴宁凑近来,低声问:“公子,你是不是觉得那兰若寺有问题呀?”她凑得近,吐气如兰,呵得耳朵痒痒的,陈剑臣心神一dàng,点点头表示她问得正确。

        另一边的萧寒枫见到两人如此亲近的姿态,心里顿时一叹:又来了,又来了,怪不得以前留仙学长说不喜风月,原来竟有断袖之爱,实在……………,太刺jī了……

        在坐船之时,他就常见到婴宁和陈剑臣之间有时候有些表现很不同寻常,根本不像是普通主人和书童之间的关系,反而带着一些暧、昧,一些玩味简单地说,有点像是“同志”关系。

        在天统王朝的士大夫阶层,娈童之风并不少见,甚至被一些文人sāo客视为雅事,还写了不少对应的诗歌辞赋来歌颂,比如其中一句:“怀情非后钓,密爱似前车”其中姿态风情,不足为外人道也。而诸葛卧龙的《阅微堂游记》里就记载着一则类似的故事,名曰《黄九郎》,说是一个叫“何子萧”的书生,喜欢一名雄xìng狐妖黄九郎,两者反其道而用之,日久竟生爱。故事最后,故有“人必力士,鸟道乃敢生开:洞非桃源,渔篙宁许误入”之句。

        因此,萧寒枫见到婴宁如此俊俏水灵,宛如处子,实在人见人爱,陈剑臣对其那样,其实并不算大惊小怪~

        书童书童,对于很多士大夫而言,不但铺装叠被,暖chuáng更是不可或缺。由此萧寒枫反而恍然大悟,灵感大增,心想自家的春宫图式,又可以进行创新,开辟新的一类题材了,定然红火大卖啊!

        想到做到,他顿时不顾颠簸,铺开文房四宝,开始酝酿构思。

        陈剑臣自不知萧寒枫心中所想的“龌磋”皆因从他的立场上来看,自己和婴宁表现集热些毫无问题。

        约莫一个时辰后,天已全黑,终于抵达到那青田镇。却是一个人口并不算密集的小镇子,不过幸好有间客栈,名字十分大路货,叫“悦来客栈”。

        投了客栈,安顿下来,诸人就在一楼用膳。

        舟车劳顿,顾学政掩饰不住的倦意,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干咳了一声,道:“曾夫子,此处虽粗鄙,但肯定比那兰若寺好许多,呵呵,幸而留仙提醒,我们才不用借宿荒庙…,

        一两位先生,一个姓曾,一个姓许。

        兰若寺?

        听到这三个字,客栈内其他的人立刻侧面而视,面lù古怪之sè死死地盯着顾学政看。

        众人的异样,马上引起了顾学政的注意,可当他往周围一看时,那些注视的人连忙别过头去,装作若无其事,纷纷低头吃喝起来。

        顾学政眉头一皱,心道:这客栈的人倒有些奇怪便叫做一名shì卫,叫他让店小二过来。

        那小二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长得很是伶俐精灵。

        “小二!”

        店小二观颜察sè,自看出几分门道,连忙回答:“这位大人有何吩咐?”顾学政沉声道:“刚才本大人说及兰若寺,为何其他人都脸sè讶然呀。”话音刚落,那店小二面sè一下子就有些白了,双眼都直起来。

        看见他的表现,顾学政更觉得奇怪,手指在桌子上一敲,语气重了几分:“嗯?快说其中有什么古怪”…

        那店小…二大力吞一口口水,有点哭丧地回答:“禀告大人,大人一定不是本地人士吧。这才不知道那兰若寺的情况这个,兰若寺闹鬼呀!”闻言,顾学政反而放松下来,冷哼一声:“朗朗乾坤,圣上英明,四海升平,天下何处有鬼?简直一派胡言,快快走开,免得污了本大人的耳朵。”

        店小二唯唯诺诺,不敢再说,赶紧退开继续去端菜了。

        斥责店小二走后,学政大人犹觉得气愤难平,拂袖道:“还以为是什么事?却行此装神弄鬼之言,哼,都说浙江学风昌盛,教化得体,如今一看,不过尔尔。”

        那许夫子劝说道:“学政大人何必动气?不过是些山野村夫的无端之说罢了。”

        曾夫子同样出言劝说一对于他们而言,谨奉“子不语怪力乱神”

        之句,却说不得听不得“怪力乱神”的存在,一律无视。

        陈剑臣在另一桌,听见店小二的闹鬼之说,暗暗留意,准备找个机会好好询问一下对方,了解其中的情况一当日树妖拔根而起,不知去向:可从陈剑臣的想法上,他几乎有5的肯定,树妖应该是搬来了兰若寺。它若来到此地,不兴风作浪是不可能的。眼下结合闹鬼之说,正丝丝入扣,不差分毫。

        吃过晚饭,开始回房洗漱安歇。陈剑臣故意拖到最后,等顾学政等人都上楼去了,才唤过店小二,先往他手里偷偷塞了一把铜钱,然后才问:“小二哥,我等是从江州赶赴浙州参加开泰书院举办的天下第一才艺竞赛的生员,初来贵地,人生地不熟,故而想向你打听些风土人情。”拿了钱,店小二眉开眼笑:“公子尽管询问,小的知无不言。”于是陈剑臣开始很零碎地问东问西起来,到了最后才佯作无意地问起兰若寺的情况。听到“兰若寺”三个字,店小二脸sè又有些发白,往四周瞄了几眼,这才压低声音道:“公子你不知道,那兰若寺荒废也有很多个年头了,以前朝廷灭佛,把寺庙里的佛像什么的都砸烂了…但不知怎的,去年的时候,有猎人在庙里借宿,无意中发现了金子,大发横财。这消息不知怎的就传扬了出去,于是附近很多人都蜂拥而去,都说那些金子肯定是以前和尚们埋下来的宝藏,谁能找到,谁就发了……”

        听到这里,陈剑臣心里已有几分明了,钱财可通神,还有什么比钱财更能让人动心的呢?一个宝藏的传闻,就像一大口香喷喷的yòu饵,很容易就能引得无数鱼儿抢着来咬钩。

        店小二接着说道:“去寻宝的人多了,还真有人从庙宇的旮旯里头发现了金子,欢天喜地地拿着金子就回家了。但不知道为何,那些得了金子的人不出三天,就被人发现全身乌青干瘪地死在了chuáng上,非常恐怖…到了此时,大家才知道兰若寺的金子拿不得,一旦拿了就会有恶鬼缠身,报应来到。久而久之,就没有什么人敢再去兰若寺了。”他讲述完后,陈剑臣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向店小二道了声谢,这才回到自己〖房〗中作为生员代表,这一路来他们的衣食住行都是学院报销的,不过由于规定,安排他和萧寒枫一起住一个厢房,再加上婴宁就有些不方便。有见及此,陈剑臣干脆自己出钱额外要了一间上房。

        回房后,婴宁问道:“公子,要不要我去那兰若寺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