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三章:启程

第一百五十三章:启程

        (今天五一,特地陪老婆小孩出城玩了一趟,似乎两个月没有出过乡镇之外的地方了,竟有莫名的陌生感,见到女儿和儿子雀跃兴奋的小脸蛋,自己竟有莫名的心酸……今天算请一次假了,少更,明天力争补回!)

        今天晚上,前所未有的漫长

        陈剑臣躺在床上,双手枕肩,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天花板发呆。

        “公子,你还没有睡吗?”

        “嗯。”

        “心又乱了?”

        “有点。”

        嗤嗤的笑声从木板后面传来,不难想象,小狐狸精一定在掩口葫芦,得意偷笑呢。

        这小妮子……

        陈剑臣好笑又好气,却又觉得有异样的温馨在心中泛起,犹如平静的湖面被投入了一颗石子,泛起一圈圈的涟漪,久久无法平息……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很快,光阴似箭,已经到了三月中旬,要启程前往浙州参加那天下第一才艺竞赛了。

        离别在即,陈剑臣从学院返回家中,特地陪母亲莫三娘拉了两天家常,他徒然发现自己自从来了江州后,和母亲以及阿宝她们在一起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了。

        原来天下间人与人之间最长的距离不是时空,而是忙碌。一“忙”字可让咫尺天涯,可让至亲生疏。

        不过莫三娘没有觉得什么,在她眼中,儿子是越来越有本事,越来越有能耐了。至于东跑西跑,走南闯北的,很正常。男儿志在四方,安能蜗居一室?

        倒是阿宝的眼神十分幽怨,在闲暇之余总是偷偷看着陈剑臣,仿佛要多看他几眼,永远都不够看似的。

        除了母亲和阿宝,陈剑臣还上去金针斋和鲁惜约告别,说自己要去浙州一趟,估计要一个月后才回来。

        鲁惜约并没有说太多,只幽幽一句:“留仙哥,谢谢你来和我告别。”

        对于她话中的意思,陈剑臣心里自然明白,唯告别有声,方知心中有伊……

        离开金针斋,跟在后面的婴宁笑道:“公子,那鲁姐姐很喜欢你呢。”

        陈剑臣问道:“你又知道?”

        婴宁有点小得意:“婴宁知道的东西多着呢。”

        “那你的意见?”

        婴宁晃着脑袋:“我觉得挺好的。”

        陈剑臣嘿嘿一笑,吩咐小义道:“小义,现在我要交给你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小义嗖的探头出来,仰首挺胸,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公子,你终于有任务要交给我了吗?小义还以为你已经忘记我了呢。”

        陈剑臣嘴一撇:“怎么会?哪怕一片短短的竹篾,都可以用来刮,更何况你是堂堂的打洞老祖?”

        ——在天统王朝,由于纸张珍贵,所以一般普通百姓如厕之后,都是用竹篾,甚至树叶来刮的。

        小义心里嘀咕:公子这是在赞我呢,还是损我?

        陈剑臣正色道:“小义,我和婴宁离开江州之后,家中的事务就全靠你了。”

        小义一呆:“公子你不带小义去浙州?”

        陈剑臣回答:“总得要留一个下来护家吧。”

        鼠妖虽然说本体孱弱,但跟随婴宁后学了不少法术,隐身术也练成了,可以说不再是一只光靠画皮吓人的小妖,而有了诸多可依仗的本领,看家护院,不在话下。

        小义本想着公子也会带它一起去浙州的,不想另有安排。只是这安排,听起来也不错,起码自由多了;话说它心中早发下宏愿:要把江州城内的所有的母猫全部虐一百遍呀一百遍……

        “遵命,公子,我一定会把家看得稳稳妥妥的,不出丝毫差错。”

        顿一顿,又问道:“公子,那金针斋是否也属于我的任务?”

        “你说呢。”

        “明白了公子。”

        小义反应迅速,脑子十分灵光。

        交代了小义的任务事宜,其他就没有太多收拾了。婴宁在帮他把行李收拾好,一股脑装进了血檀木书筪内——

        婴宁早就发现了血檀木书筪的不平凡,好奇一问,陈剑臣没有丝毫隐瞒,把皇甫父女一家的存在,以及在苏州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听完之后,婴宁欢呼雀跃,说终于找到了同类,很是高兴。

        而血檀木书筪在她手中,诸种功能一一被开发使用了出来,物尽所用,真正发挥出法宝的效果来。防风防雨防尘倒是其次,关键在于其内空间得到最大限度的拓展,能够容纳下一屋子的东西而有余。

        当真是内有乾坤。

        不过此功能需要法力来驱使,陈剑臣却无法使用。但这如今也不是问题,有婴宁小书童在,一切无烦恼。

        出行之时,书筪自然着落到了婴宁那稚嫩的肩膀上。这倒不是陈剑臣不懂怜香惜玉,实在是婴宁的一力要求。

        旅途遥远,需要提前而行。出发启程的日子也早就定好,而一同前行的,有顾学政,还有两名夫子——领导层人数要多于生员代表人数。由此足以证明这一趟明华学院的目标,不在于生员扬名,而在于领导联谊。

        临行前一晚,王复在状元楼摆下酒宴,宴请陈剑臣和萧寒枫,藉此壮行。本来他还叫了书院内其他的生员,但几乎没有人愿意来吃喝这一顿酒。用他们充满了冷嘲热讽的声调说:他们没资格和代表同席吃饭啊……

        时至今日,一众生员对于陈剑臣和萧寒枫的当选依然耿耿于怀。无它,只因顾学政给出的挑选理由实在不够说服力。在很多人看来,年轻不仅代表着前景,更代表着没阅历,没本事,没资格……

        然而木已成舟,他们也无法改变结局,唯有通过种种表现来进行无声的抗议。所以,启程当天绝大部分的生员都找出各种各样的借口,全部请假了,早早就溜得不见人影。最后导致送陈剑臣他们上船的人只有寥寥几人。

        顾学政的面色有些阴沉,两名夫子则直接开骂。倒是两名当事人陈剑臣和萧寒枫很没心肝地谈笑风生,仿佛一点影响都没有。

        在陈剑臣看来,一众生员的所作所为实在弱爆了,怎么能因为一盘沙而糟蹋了满腔的兴致呢,当用一句古诗来抒情: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