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二章:添香

第一百五十二章:添香

        一个人上山,两个人下山,外加一只鼠妖之前婴宁的男装实在不合格,不过在陈剑臣仔细的指点之下,她又微微用了些手段,终于把自己的形象彻头彻尾地变成了一个俊俏小厮白sè的衣衫也换成了蓝sè的,头上包一方蓝sè软巾,不过她的相貌实在太过于俊俏水灵一这是难以改变的,除非披上合适的画皮。

        从外观上看,婴宁如今的模样很接近书童的定位了。

        在天统王朝,有条件的读书人都会有书童跟随,仿佛一个小秘书一般。陈剑臣突然找一个书童并不会令人奇怪,只要帮婴宁捏造一个出身就好了。

        为防江钰还会等在外面,陈剑臣和婴宁是分批出山的。

        事实证明这个想法有点多虑,江钰早骑马不知走到哪里去了,也不知会不会回江州搬救兵。

        然而陈剑臣管不了那么多了,到外面和婴宁汇合后,由婴宁施法,腾云驾雾般一路悄悄回到江州城门外,然后才慢悠悠进城。

        整个过程只用了半盏茶时间,陈剑臣由衷感叹:身边有个神通广大的伴读小书童,真好!

        入城后直接回家,跟母亲和阿宝介绍婴宁。当然,故事早就编排好了,滴水不漏,莫三娘她们自是没有丝毫疑心。

        婴宁爱笑,年纪看上去和阿宝差不多,十四、五岁的样子,言行举止知书达礼,非常能讨人喜欢。

        莫三娘还专门把陈剑臣叫到一边,交代道:“留仙,人家是来给你当书童的,你要好生对待,可不能随意打骂。”

        陈剑臣啧啧嘴chún,点头称是。

        在家里待了半天,吃了晚饭后,陈剑臣就带着婴宁回书院去一他在书院有独立的学舍,可以用东西隔开,另外设立一个单间出来,铺个áng让婴宁睡。

        其实在书院中,很多生员都是带着书童一起进学的。书童的作用大着呢,可以帮忙整理房间,铺chuáng叠被,斟茶递水,整理书籍笔墨等等。不过一般生员不会和书童一起住,而是在学院另外租地方给他们住。

        陈剑臣所认识的朋友中,只有王复家境稍好,但因为某些原因他并没有找专门的书童,而是需要时才到江州的店铺里叫跟班。陈剑臣带着书童回书院的消息,很快王复和萧寒枫都知道了,好奇地跑过来看,第三个到来的是席方平。

        一自从救回父亲的xìng命,席方平得了汪城徨的诸多补偿,他自然就有了进学明华书院的本钱。

        进学之后,由于陈剑臣的关系,他和王复,以及萧寒枫之间很快就打成一片。

        “留仙,这就是你的书童?”

        看见婴宁后,王复几乎眼珠子都要瞪掉了,一把抓过陈剑臣:“留仙,你从哪里找到这么一个俊俏可爱的书童?快给愚兄介绍介绍,我也去找一个。”

        陈剑臣没好气地道:“我在半路捡的。”

        王复当然不信他的鬼话,不过也没有继续纠缠多问了,说笑了几句就各回学舍去。

        他们走后,婴宁一吐**:“公子,他们都是你的好朋友吗?”陈剑臣笑道:“嗯,一起读书不易,xìng情合拍也不容易。”婴宁哦了声,开始收拾学舍,不用多久就在东面铺出一张áng来,中间则隔着一鼻薄薄的木板。

        此时小义探头出来,跳到书桌上,背负两只爪子,打量着那块木板,然后老气横秋地道:“婴宁姐姐,我觉得这块木板真心没有存在的意义。”

        婴宁伸手就往它额头处一弹:“小义,还记得出身之前姐姐和你说的话吗?”

        小义马上陪笑道:“婴宁姐姐,这块木板隔的位置实在太好了!”陈剑臣好奇问:“婴宁,你和小义说了些什么?”婴宁朝小义一努嘴,小义马上昂首tǐngxiōng,道:“打死我也不说。”一双小眼睛咕噜噜转,就怕公子给它一爆栗。

        陈剑臣哈哈一笑,不去理它。

        小义眼珠子一转,忽道:“公子,晚上我不必要一定睡在学舍里头吧。”陈剑臣随口道:“随便你。”

        小义道:“那就好,其实我最喜欢睡的地方就是树洞了嗯,听说学院里养了三头猫,咱想去拜会拜会它们,公子可否?”

        这家伙,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便有了“虐”猫兴趣,不想想它一只成妖的老鼠成天去欺负猫有啥意思。

        “随便你吧,只要不闹事就行。”

        “好哩。”

        小义〖兴〗奋地叫了声,嗖的一下就跑了出去,转眼不知所踪。

        出到外面,它一溜烟跑远到一处墙角,自言自语道:“公子,婴宁姐姐,小义我算是配合了吧,决不当第三者,哼哼!嗯,那么本老祖接下来就要先去找只母猫耍耍了,母猫母猫…老祖来也一一一一一…,

        夜sè渐浓,月亮升空,今晚倒是个月朗星稀之夜,窗外的蟋蟀,各类不知名小虫非常准时地就“大合唱”起来,煞是热闹。

        喵喵!

        在稍远的某处,却又不知那只猫发、春了,叫得很是哀怨缠绵“公子,你今晚是读书呢,还是写字?”婴宁很快就投入到了书童的角sè。

        平时一般时候,陈剑臣晚上都是先看一个时辰的书,然后再练字的,便道:“先看书吧。”“哦,好的,那公子想看哪一本书呢,婴宁给你拿来。”

        陈剑臣一怔,笑道:“不用那么麻烦了,我自己去拿就行了。”“那怎么行?”

        婴宁却很坚持:“如果这些事婴宁都做不到,怎么能做公子的书童?”陈剑臣哑然失笑。

        婴宁盈盈的目光半却非常认真。

        “嗯,好吧,我今晚要看《八方笔记》。”

        于是,很快婴宁就从书架上取来《八方笔记》,端端正正地放在书桌上,又去泡好茶过来给陈剑臣,然后她才自己到书架上浏览一番,最后很欣喜地拿下一本书来看,正是诸葛卧龙写得《阅微堂游记》,翻开,津津有味地看起来。

        室内有婴宁在,陈剑臣读书的情绪莫名受到了影响,罕见的难以做到专心致志,每看一页书,便偷眼瞟到婴宁那边去。

        “目灼灼,贼腔未改……”婴宁嘻嘻一笑,打趣道。

        陈剑臣老脸一红,道:“婴宁,我还是写字吧。”

        “嗯。”

        婴宁很乖巧地答应,放下书,拿出文房四宝,先撸起袖子,lù出如玉的皓腕,十指芊芊,很认真地磨起墨来。

        墨汁漆黑,玉腕晶莹,相映鲜明,仿佛就是一幅生动的画。

        陈剑臣不是木头呆子,一颗心突然跳得好快,竟涌现出前所未有过的mí乱来,心猿意马,浑身不自在。

        墨磨好了,婴宁又铺开白纸,问:“公子要用哪支笔?”

        一个读书人,怎么可能只有一支笔了,起码三支以上,款式不同,类型有别。

        陈剑臣随手提了一支,瞧了墨汁,长吸口气,刚要下笔。婴宁忽问:“公子笔下有正气,婴宁要不要避一避?”

        陈剑臣回答:“无妨,我的正气收放自如,不会有影响的。”宁就站到一边上,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很认真地看着,要看公子写什么字。

        “静、静、静、萧……,、,却见陈剑臣下笔如飞,一连反复写得都是同一个字“静”字。

        婴宁一愣,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咬着嘴chún道:“公子,你这是?”一口气写了十余个静字,陈剑臣的情绪彻底恢复下来,笑道:“这是文字游戏。”

        “文字游戏?”

        “不错,嗯,我有时候觉得心烦气躁了,便要跟自己做个游戏,才能心平气静下来。比如说和尚们想静心,便要敲木鱼算念珠:道士们要静心就闭目打坐等,都是一种仪式。而我,就需要写字。”

        这也是陈剑臣目前还没有把《三立真章》修炼到家的缘故,如果到了立德之境,哪里需要写字?直接一坐下来就能做到“心静如水”了。

        婴宁又问:“公子今天烦躁的原因是否是因为婴宁?”陈剑臣怕她会胡思乱想,便呵呵一笑:“怎么会呢?其实我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心烦气躁的。”

        话出口才后悔,貌似和某句很出名的广告词给联系上了,幸好婴宁听不懂,否则真是无地自容。

        婴宁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忽而lù出一抹狡黠的笑意,追问:“真得不是?”陈剑臣斩钉切铁地回答:“不是。、,

        掷地而有声。

        “嘻嘻,那这样也没事啦。”

        那样?

        陈剑臣还来不及开口桠问。

        那边婴宁说着,香风闪动,一下子就飘到陈剑臣旁边,小嘴在他左边脸颊之上蜻蜓点水地轻wěn了一下,然后咯咯一笑,又闪电般退开,坐到原来的位置上,捧起《阅微堂游记》继续看起来。

        “好香呀!”脸颊添香,陈大秀才突然觉得某处很不对劲,差点当场出丑,他怪叫一声,赶紧手忙脚乱地又铺开一张纸,提起毛笔“刷刷刷”起来。

        只是这一次,他起码写满了三张纸,足足写了三十八个“静”字,可一颗心还无法平鼻下来。

        狐狸精,真得是狐狸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