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六章:侵梦

第一百四十六章:侵梦

        观察到席方平脸上的意动之sè,山神侯青心中窃喜,继续游说道!

        “席秀才,本山神知道你是受那陈剑臣盅huò而来,但此子包藏祸心,实则是想利用你的,席秀才你可千万不要上当受骗”

        他不提陈剑臣倒好,一提之下,席方平霍然醒觉:我这是怎么了?

        对方放回父亲,赠予一场荣华富贵,就可以当此事从来不曾发生过了么?

        这就是自己所要讨回的公道?

        如果就此答应了对方,那日后如何还能面对陈剑臣!

        一想之下,冷汗潸潸,愤然道:“你这山神,休要在我面前挑拨离间。我要的是一个公道,而不是什么芶且获得的荣华富贵!你如果知错,自应当马上放了我父亲,然后再向城陲爷负荆请罪!”

        侯青勃然大怒:“好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休怪本山神手下无情了!”

        说着,轰然而起,现出本体,原来是一尊九尺高大的猿猴,通体皮毛赤红若火,怒目巨嘴,咆哮着扑过来。

        席方平大骇,情不自禁惊叫出声:“陈兄救我”

        呼呼呼!

        呼唤之间,虚空里蓦然飞出三幅字墨,依稀便是陈剑臣所写的那三幅字“镇”、“定”、“逐”。

        这三幅字凭空出现,呼啦一下就围拢在席方平身边。

        砰!

        狂暴的猿猴一头撞过来,竟奈何不得三幅字,反被字上jī发出来的毫光刺在皮毛身上,铿锵有声……

        “哎哟!”

        席方平吃惊大叫,猛然起身,才发觉是南柯一梦夜正深沉如海,风雨却停歇了。

        听到他的叫声,陈剑臣顿时醒觉,沉声问:“席兄,何事?”

        席方平这才发觉后背的衣衫竟被冷汗濡湿了,枯糊糊的,心有余悸地把梦中所发生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后知后觉地知道先前陈剑臣写三幅字,贴在周围的用意:果然是防患于未然呀!

        只是如此手段,实在骇人听闻,莫非陈剑臣不是人,而是神仙?

        听完,陈剑臣冷哼一声道:“卑鄙。”顿一顿,又道:“席兄,

        你能坚守本心,不为外物所动,实在令我佩服。”

        席方平面有愧sè,道:“陈兄过誉了,先前我已有一刹那的动心,若是真答应了下来,从此便再无颜面对陈兄你了。”

        在天统王朝,四书固然枯燥死板,但字里行间无不深深地烙耳着两个字,一个是“忠”字,另一个是“信”字。

        忠字所在,当然是忠于朝廷三而信字,则是强调人要言而有信,信为生之根本。有一个广为流传的小故事,说是有一个叫做“陈天赐”

        的书生,因与人约定在桥底下见面,不料对方迟迟没有来,恰下起暴雨,河道泛滥,他竟死活不肯离去,最后抱着桥柱子被淹死了一至死也没有失信于人。

        这个故事,在陈剑臣的角度来看,未免夸张迂腐了些,但其中的价值观却是许多基层书生所认同的。

        故而陈剑臣来帮席方平,倘若席方平sī自和山神侯青达成协议,不再去伸冤了,便等于出卖了陈剑臣,食言而肥,传扬出去的话,肯定要受人唾弃的。

        陈剑臣望望天sè,粗略估计了一下时间,差不多天亮了,便道:“既然风雨已停,不如我们现在下山吧,此地不可久留。”

        侯青作为yīn司山神,修为也还没有到法相之境,故而不可能现形出来追杀。不过他能侵入席方平的hún神内,便是给他们敲响了警钟,还是尽早离开的为好。

        席方平自无意见,于是两人稍作收拾,点起灯笼,掌挑着,开始下山。

        由于下了一夜的雨,山道颇有些滑,泥泞满地,甚是难行。好在他们身子骨基础不错,走得很稳健。

        一路顺利地下到山麓下,东边已泛起鱼肚白,相信经过一夜的风雨飘零,今天,会是个艳阳天。

        来到山脚下的集市,已有赶早的饮食摊子推出来了,稀饭,油条,鼻饼,香气扑鼻。

        经过昨晚的之事,陈剑臣和席方平俱饥肠辘辘,赶紧寻个干净的摊子,稀里哗啦地吃喝起来,等填饱了肚子,朝阳东升,普照大地,大放光明。

        雇佣了一辆马车,开始返回江州。

        在这之前,席方平只来过一趟江州,就是过年之时,他特地赶来在街边上开对联摊子,靠写字赚钱。但不知道是不是竞争对手太多的缘故,他开了十天的摊子,除了成本外,所赚不到一贯钱。那时候为了省钱,十天中有五天他睡在别人的屋檐下,有三天睡到附近的庙观外墙边,还有两天,直接睡小巷。

        其实席方平的遭遇,就是天下基层读书人的一个缩影而已。如今的王朝统治,贫富阶层的分化越来越严重,越来越大,就算考取了秀才功名的书生,如果不懂经营,同样会贫寒交加。

        要知道,中举实在太难,光是取得乡试的资格,就不是单凭一手好文章就能做到的,考场之外有人情,有门路,太多太多讲究。

        死读书,已不再有出路。

        第二次进入江州,席方平百感交集,他曾经发誓,他日要风风光光地进城就学,只是如今看来,是多少的遥不可及。

        陈剑臣没有回学院,直接叫马车赶到自己的家中。到家后,和莫三娘、阿宝她们介绍,说席方平是他的同窗。

        刚开始时席方平有些拘束,但慢慢就比较能放开了,来到陈剑臣的书房,见到书架上书籍琳琅满目,大声感叹,眼睛都直了。

        陈剑臣嘴一撇,心道如果你见到苏州书痴张唤蕴的书房,那不得会马上幸福地晕倒过去了……

        既为读书人,当然爱书,这是常理。何况多年以来,席方平都是靠抄书学习的,对于书本更加的珍惜,珍之若宝。所以当他看见一本《八宝四书疏》被随意地丢到一边,书页被粗鲁地屈折起来时,登时心疼地赶紧拿上手抚平好。

        见状,陈剑臣哑然失笑,看来这席方平也是爱书之人,便道:“席兄,这里的书你可以随意拿去看。”

        他并没有说借,所谓“借书一痴,还书书这方面“借”字不该轻易说出口。

        席方平大喜过望,连忙道谢,赶紧取下一般渴望已久的《八寸楼笔记》来看何以解忧,唯有读书。

        如今陈剑臣的生活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早迈入小康水平,所以经常会在市面上搜集各类有用的书籍,买进书房里阅读。天文地理,经史子集,诗词歌赋,包罗万象。走万里路,读万卷书,最后才能做到“知行合一”他虽然是个穿越众,但这位面的书籍内容始终和前世大相径庭,截然不同的,必须重新修习。

        自从解开了八股文那道心结,陈剑臣现在真正做到了“从心所yù而不违本心”的地步。

        书房,是一个男人最为隐sī的地方,就像大家闺秀的闺房。陈剑臣让席方平进来,自是觉得这个人思想开明而有坚持,还是个孝子,不是一般的迂腐之辈,可以结交一番。多一个朋友,未来就多一份力量。

        白天不能使用闻不得鸡鸣香,所以要等到晚上。

        吃罢晚饭,陈剑臣寻个由头,就和席方平离去,早早去到江州城的城徨庙中。

        江州城徨庙占地极大,建筑连绵,处处雕粱画栋。正殿处,大门两侧有对联,曰:善恶有报时候到:是非莫应论晚早。横幅:我处无sī。

        这副对联,是吴文才的父亲,当今礼部尚书吴永标吴大人昔年担任江州知州的时候写的。

        字很端正,很漂亮,笔画凛然,自有威严。对联的涵义更是充满了劝人向善的意思,横匾一句“我处无sī”却不知是吴大人自比呢,或是题给城徨爷的。但遑论如何,陈剑臣都心知肚明,这些不过是场面话而已。

        场面话不可当真,当真就是自寻死路。

        城徨庙内留香火客,因为里面有许多厢房存在当初广寒道长就是住在城徨庙里的。

        在城徨庙里的厢房居住,无需费用,不过事先要捐赠一贯以上的香火钱才有资格入住。为此,陈剑臣特意捐了两贯钱,他一贯,另一贯是帮席方平给的。

        席方平讪讪有些不好意思,但没有说太多的道谢话。只寻思着日后必将涌泉相报,这,才是最好的报答方式。

        在厢房住下,等夜sè掩卷,月上柳梢头后,陈剑臣轻车熟路地拿出两根闻不得鸡鸣香,点燃起来,很快,他和席方平就驱使hún神,再度进入yīn司世界这一次,呈现在他们面前的不再是一座山,而是一座巨大的城池,城门之上,有古体字匾额,写着“江州、,二字。

        陈剑臣本以为,他们会即时出现在城徨庙里头,眼下看来有些出入,并不是那么回事。

        此时的这个江州城,不时有人进进出出,他们就像寻常百姓一样,衣装不一,情态各异。但陈剑臣却非常清楚,这一些,其实都是yīnhún,

        一比较体面的类人yīnhú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