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五章:意动

第一百四十五章:意动

        劲风来袭,极高频率的呜呜声响转眼间就在耳边响起,眼看就要狠狠地撞上陈剑臣的后脑勺

        蓬!

        但比灯笼更快的,是《三立真章》。

        卷轴仿佛一张巨大的画卷,又像一面猎猎迎风的旗帜,在灯笼和陈剑臣之间的缝隙内骤然出现,开张。

        灯笼撞到卷轴之上,便如鱼儿投网,想要逃窜都做不到了,登时在字粒的照耀下化为灰烬,似乎滚水泼雪,不费吹灰之力。

        黑雾中的侯青双眸蓦然收缩,在《三立真章》出现的一霎那,他的灵hún都在惊惧,仿佛感受到了极大的危险。而在他眼中,卷轴之下,

        手执浩然养吾剑的陈剑臣愈发变得高深莫测一如此书生人物,平生未见。

        黑雾越来越浓,弥漫开来,到最后几乎把整个笔架山巅都笼罩住,伸手不见五指。只是这些黑雾,无法侵入陈剑臣丈内方圆,都被字符的光芒驱逐在外。

        想避战么……

        陈剑臣猜测出了侯青的思想所为,但他并没有轻举妄动。这里,毕竟是对方的主场,犯不着以身涉险,况且,真正的好戏还在后面呢。

        于是,他微微一眯眼,意念转动,同栏离开了yīn司,让hún神返回肉、身里去。

        hún身结合,陈剑臣缓缓睁开眼睛,听见外面雨声潺潺,而席方平就负手站立在边上看雨,他瘦削的身体看起来有点彷徨。

        陈剑臣伸一伸懒腰:第一次进入yīn司的历程同样给予他一种新鲜刺jī的感觉,毕竟那是一个全新的地方,一个鲜为人知的地方。

        一等同于另一个时空。

        他感觉到,自己穿越而来的世界正在慢慢向他敝开所有的秘密,就像一个曼妙的女子开始除**上所有的布纱……

        “陈兄,称也回来了。”席方平回头,眸子竟出奇的明亮。

        这个靠着放牛而自学成才的书生此时分外的坚毅yīn司之行,对于他的冲击无疑是颠覆xìng的。之前他愿意跟随而来看个究竟,最主要还是因为牵挂父亲处境的缘故,等真正的进入yīn司,他才耸然发现:原来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世界,并不简单。

        “子不语怪力乱神”并不是说“怪力乱神”不存在,而是不主张而已。但知道存在是一回事,亲身亲密接触又是另一回事。

        陈剑臣看着他:“席兄,你还好吧。”席方平点点头,忽问:“陈兄,为什么你要帮我?”

        帮一个人,原因有时候只是念头一动:而有时候,却是念头长动…看了陈剑臣在册司里的表现,席方平震惊之余,还有无数的谜团。

        陈剑臣走到茶棚边上,看着外面漆黑如墨的夜sè,风雨如晦,悠然道:“我以前听一位先生说过一句话:“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或者,这就是原因。”他的本意,本是接受河神丁隐的拜托,不过和席方平接触后,他觉得就算没有丁隐之求,自己也会出手一次。

        这,本就是《三立真章》的核心要旨~不求伟大,但求正义:不得尽如人意,务须无愧于心。

        席方平听完,拍手一赞:“好一句“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真是说出了我等读书人的心声。陈兄,方平在此向你一拜。”

        说着,深深弯腰下去。

        陈剑臣连忙把他扶起,呵呵一笑:“席兄礼重了。”

        席方平朗声道:“这一礼,不为别的,就为陈兄愿意替家父伸冤便足矣。”说到正事,陈剑臣道:“笔架山山神狡诈,我们今晚徒劳无功,没有见到伯父,yù还清白,当前往江州城陛处申述方可。”

        席父被羊姓鬼差公报sī仇,勾去hún神关于yīn司笔架山上的监狱内,现在看来,那羊姓鬼差不知刚才被字符杀了没,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要及时营救席父hún神出来,到时候,hún神归体,席父还有一线生机。

        只是不知道,席父hún神被拘,到底已被做何种处理。听丁隐说,鬼差下暗手作恶,将凡人hún神强行拘到yīn司世界,属于违背重法,日后被查出,受罚严重,将被打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所以鬼差并不敢一下子就把人打死,而是先殴打折磨一番。而凡尘之中,亲属如果不懂因由,等过了头七就会把尸身入殓,到了那时候彻底断绝生机,hún神就自动丧失自主意识,成为一缕yīnhún,再没有蛛丝马迹留下来。鬼差们即可瞒天过海,不用担心被翻旧账了。

        头七,也是hún神所能支撑的最长时限。

        这般手段,屡试不爽,不知害了多少无辜xìng命。由此可知,yīn司的鬼差就和衙门里的官差如出一辙,都是玩弄黑手的高手高高手。

        要知道无论古今,不管yīn阳,执法者乱法而行,才是最可怕的。

        陈剑臣乃是过来人,自然深知其中三味。

        听说还有希望挽救回父亲的xìng命,席方平长身而起,道:“陈兄,事不宜迟,不如我们连夜下山吧。”时间,确实很紧。不过再紧,也不能乱了方寸。陈剑臣沉吟片刻,摇头道:“不可,风雨不休,山道泥泞,赶下山去会有危险。更何况就算下山后又如何,夜深人静也找不到马车赶路。所以还不如就此休息,养足精神再说。”

        他现阶段立言境界大成,正气充沛,只要节制使用,损耗就不会太大,不再像以前那样,写几个蕴含正气的字出来,就大汗淋漓,疲倦不堪了。简而言之,鸟枪换炮,档次提升。

        闻言,席方平转思一想,觉得大有道理,便答应了。

        当下两人收拾起茶棚,清理出一块干净干燥的地方来,可以半躺着进行休息。

        此时,先前点燃起来的两根闻不得鸡鸣香已燃尽,熄灭。

        在笔架山巅休息,陈剑臣小心谨慎,取出文房四宝,叫席方平打起火折子,他连写了三幅蕴含正气的字出来,正是“镇”、“定小“逐”三个字。

        正式立言之后,陈剑臣还发现一个规律,就是自己写的蕴含正气的字,不能乱写一通。随便胡写的话,比如写什么“狗屎”、“之乎者也”之类的没有一定相对意义的字词,那么不管如何发力,字里行间蕴含的正气都不会多,效果大打折扣。

        对此他自有理解:立言立言,并不是什么言都能立起来的。这道理就像古人所写的文章诗词,如果为糟糠,早就会被时间淘汰:能流传千古,传诵古今的,都是精警之言,才能经得起考验,立言而不朽。

        又比如释家的“言出法随”道理也有相通之处,不是随便说什么闲话就能表现出法则来,而是有着严格的规定字眼。

        故而,陈剑臣笔下责正气,最喜欢也用得最顺手的,便是“镇”、“定”二字。

        看见三幅大字,虽然因为环境的问题,写得并不算很好,但是其中真意淋漓,韵味十足,却足以掩盖住字法上的不足,席方平由衷叹道:“好字,真是好字。”他也是秀才,对于书法自有研究,见到别人写出的字好,登时就见猎心喜,很容易就沉浸了进去。

        陈剑臣一笑,随即把三幅字贴在周边可以张贴的地方上。

        席方平大感好奇:“陈兄,这是为何?”陈剑臣道:“防患于未然也。”席方平一愣:防患?写三幅字就能防患?防什么患?这又是什么道理?

        诸多疑问大大的,缭绕不散,不过他见到陈剑臣并没有多作解释的准备,便识趣地闭口不问,反正在yīn司笔架山时,陈剑臣的表现足以惊世骇俗了,他的本事手段层出不穷,自己只要跟着他走就好。各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打听秘密不但不礼貌,而且容易招惹忌讳。

        做好一切,两人开始闭眼休息。

        风雨漓漓,席方平情绪飘曳,久久难以平息,无法入睡。他不过是一个安分的读书人而已,就想本本分分地赚钱进学,奉养父亲,使他老有所依,不料飞来横祸,只为了一件陈年旧事,父亲就横遭毒手。

        这一切,究竟是为何?

        席方平顿时产生了浓浓的怀疑。

        不知过了多久,风雨声似乎小了,似乎远了,他眼皮越来越重,终于陷入了梦乡嗖,梦中忽然出现一个人儿,一张面目红堂堂的,不就是那笔架山山神吗?

        山神手一挥,就地出现一座铁栏栅架设的牢房,牢房檐下卧着一人,白发苍苍,父亲,那是父亲!

        席方平扑身上去,见到父亲身穿白sè囚衣,浑身血迹斑斑,状甚凄苦,席父举目见子,潸然流涕:“方平我儿,鬼差凶残,日夜捞掠,为父胫股摧残甚矣。”

        席方平正想说话,山神又是手一挥,监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你如果答应本山神,不去城徨那里告状,本山神不但放你父亲的hún神回去,还赠送给你一场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如何?”

        席方平听着,大感意动,竟隐隐想一口答应下来了救父出狱,不正是自己的预期目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