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四章:争斗

第一百四十四章:争斗

        “我知道你是谁,但本山神并不怕你。”

        侯青忽然开口。

        陈剑臣一笑置之,至于嘴炮实在没有必要多放。

        侯青哈哈大笑:“你可知道汪城隍为何一直没有寻你麻烦?”

        陈剑臣一摊手:“因为广寒道长?”

        “不错,若不是他和汪城隍协议好,你岂能活到今天?只是,本山神并没有和广寒有什么协议。”

        陈剑臣冷然道:“这么说,你根本不会交出手下违规的鬼差了?”

        侯青傲然道:“替本山神卖命的人,就是我的人。而我的人,绝不会交给任何人处理。”

        听到他这句话,一干鬼差顿时欢呼雷动起来,几个马屁精马上纷纷开口表忠心。

        陈剑臣转对席方平道:“席兄,你听到了没有?这里,没有你希望得到的公圌道!”

        席方平拳头紧圌握,怒然道:“父若有罪,自有王圌法处置,岂是你等死魅之徒所能操纵左右的?你这泼皮山神,蛮横无道,我要去城隍老圌爷那里告你!”

        侯青仰天大笑:“你们以为,擅闯本山神的山门,还能活着走出去吗?陈剑臣,你多管闲事,本山神要你来得回不得。”

        说完,振臂高呼:“小的们,给我上,有功者皆赏百点阴圌德。”

        如此重赏,不说两队鬼差,就连那数以百计游离在外的阴魂都蠢圌蠢圌欲圌动了,呱然大叫,慢慢地逼近。

        陈剑臣沉着冷静,对席方平道:“席兄不可离我三步外。”

        席方平自无不允。

        陈剑臣养吾剑在手,正气凛然,指着侯青喝道:“你既为山神,不但和凶孽树妖狼狈为奸,而且放纵手下鬼差恣圌意妄为,实在罪不可赦,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将你等不法鬼神诛杀!”

        侯青咦了声:“你居然知道那事?”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与那千年树妖沉瀣一气,岂能瞒得过我?”

        时到如今,陈剑臣终于明白当日为何自己能敏锐地发现黄老儿的异状,定然是那树妖附魂上身,饱含血煞之气,所以才会被自己体圌内的正气触觉到。

        侯青脸色一变,狞笑道:“既然如此,那更留你不得了。”

        他担当笔架山山神久矣,因为偶然的缘故和那千年树妖结识,甚是投机,很快就烧黄纸结拜为兄弟。

        那千年树妖,寿命已达一千五百多年,其在一个行雷闪电之夜被一道霹雳劈中,意外地竟就此开出灵窍。并且不知怎么的,从此以后,脑海里自动多了一份功圌法,名曰《魔高一丈》,乃是一份极其霸道厉害的邪门道术,习之,必须长期以人的血肉为食。

        为了修圌炼《魔高一丈》,数百年来,树妖杀圌人多矣,只是它行圌事小心隐蔽,一直都没有被人发现,而许多的百圌姓,还奉其为树神呢。

        ——世人多愚,明明妖也,而以为神!

        饱食血肉,树妖的修为境界进展不错,现阶段只差一步就能凝练出法相。只是它遇上了陈剑臣,被正气一冲,身份暴圌露,这才主动迁移到浙州的兰若寺去。正是为了能不受人打扰地潜修苦练,觅多些血食,早日突破法相之境。

        侯青本身,其实并不是人的阴魂,而是一头修圌炼成妖的猿猴,因为渡劫之时失败,一缕妖魂不灭,进入了阴司。经过多年的拼搏,它先从鬼差做起,一路攀升,到最后才成为笔架山山神。

        侯青和树妖结拜,本身不合阴司律法,属于隐秘的私事,不料被陈剑臣撞破,更加萌生出杀圌人灭圌口的念头。

        “动手!”

        他一声大喝,十名鬼差立刻争先恐后地扑出来,各执兵器围圌攻陈剑臣。

        陈剑臣冷笑一声:之前侯青说得那么体恤部下,大圌义凛然,其实就是想驱使手下送死而已。

        意念驱动,浩然养吾剑上光芒激圌射,一道道化身成一个个字。这些字,仔细一看,能辨认得出来,正是陈剑臣第一篇的立言作品《正乱帖》中的字词。

        字字珠玑,荧荧发亮,凝成字体之后,嗖嗖嗖,好像一道道暗器,飞快地打向冲上来的鬼差——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荼毒天下,追惟酷烈;奈何奈何,号慕摧绝。读圣贤书,为何事学?正气不屈,浩然诛邪!”

        这四十个字,并没有一下子就全部激发出来,也不一定排列整齐,而是犹如天女散花般飞舞着,字符混杂缤纷,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朵盛放的花朵。

        如此手段,如此神通,简直前所未闻,见未曾见。

        后面侯青看着,心神大震:去年之时,陈剑臣在笔架山巅题诗,笔下有正气,但树妖曾言,那些正气十分薄弱,根本伤害不到它。不料才过去一年,陈剑臣竟然把正气修圌炼到了“气炼字符”的地步,怎么可能?

        字符飞舞,光华流圌溢,一如春天缤纷而落的桃花。只是这桃花,却要命。

        桃花过处,鬼神辟易!

        嗤嗤嗤!

        密密麻麻的异声发出,每一名鬼差身上都中了至少两道字符。

        字符入体,它们即时像被冰雹打了的茄子,不但焉了,而且残了,把手中的铁链兵器全部扔倒在地,一个个双手抱头,惨叫着在地上打滚,仿佛被什么东西插圌进了脑子里,只感到无比的痛苦。

        那痛苦是如此惨烈,竟使得这些鬼差临阵反戈,滚爬着过来,大声叫陈剑臣饶命。只是为时已晚,不用多久他们就发现自己的身躯正以一种肉圌眼可见的速度发生怪异的变化。开始时双圌腿先变作透圌明状,然后凭空化为乌有,一路化上来,到最后全身被溶成一缕青烟。

        青烟袅袅,散作无形,再不复存在。

        这是真正的神魂俱灭!

        周围数目众多的阴魂见状,被吓得魂圌飞圌魄圌散,山神的命令都顾不上了,转身有多远就逃多远——奖赏可观,但小命更可贵。

        侯青的面色变得很难看,红里透着黑,黑里透着白,白里又透出诡异的粉色来,不是变脸胜变脸,到了最后,终于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

        “正气?”

        他突然发现自己,对于正气的了解其实极其肤浅。

        正气,到底是什么存在?

        这个命题自古以来就有诸多争执,尤其在那些穷经皓首的儒生圈子里头,对此概念的争论最多。但争来争去,讨论来讨论去,最后始终没有一个定论,最多只是把正气定性为一种刚阳之气而已,和血气差不多的存在,只是更纯粹,更难练就。

        正如汪城隍所说的:“正气,已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

        而在侯青的认识里,他同样也是把正气当成是一种刚阳之气的存在,所以得知陈剑臣带着席方平来闯山后,立刻就准备了相关的手段应付。可目前看来,他所准备的家伙未免有些儿戏,无它,没看到陈剑臣都能够驭字杀敌了吗?

        这哪里还是一种单纯的气?直接就是一种神通手段了,而且是前所未闻的新手段。

        “此子,不可力敌……”

        只转瞬之间,侯青竟萌生了胆怯之心。他一路从鬼差做到山神,早积累了无数的战斗经验,养成狡猾谨慎的性子。衡量判断之后,知道应该扬长避短,并不宜在这里和陈剑臣正面开战,当下心念一动,呼呼两声,在他的身后,左右两边便凭空出现两盏灯笼。

        这两盏灯笼,浑圌圆若球状,白纸面,上面有三个大黑字:替死鬼!

        说也奇怪,两灯笼一出,顿时席卷起一阵浓浓的黑雾,黑雾之中,鬼哭啾啾,哭得圌人圌心烦意乱。

        黑雾涌起,不用多久便把侯青的身圌体遮盖住,然后再朝着陈剑臣和席方平两人冲来。

        陈剑臣沉声道:“有古怪,此地不可久留,席兄先出去。”

        席方平急道:“那家父如何是好?”

        陈剑臣喝道:“子若不存,父安保之?明日我再和你到江州城隍庙处打官司去!”

        席方平狠狠一跺脚,唯有凝神敛念,片刻之后嗖的,魂神就从阴司里脱身而去,在闻不得鸡鸣香的保护下,安然回到了躯壳中。

        这就是闻不得鸡鸣香的巨大作用,如果没有此物,一般人魂神出窍来到了阴司,就会迷失于天地之间,再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黄圌泉路茫茫,一入难回乡。

        魂神回不去了,俗话就叫做“走魂儿”,剩得一副躯壳,不过行尸走肉的白圌痴而已,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就得请修士来做法,招魂!

        席方平回去现实世界,陈剑臣少了一份顾虑,仗剑于胸前,凝神以对。

        呼!

        黑雾之中,一盏灯笼飞旋而起,急速撞过来。灯笼呼啸带起的风声,夹带着乱人心神的哭声,混杂不休。

        “想要找我做替死鬼,找错对象了!天地有不朽,立言!”

        养吾剑挥动,又有四个字符从剑刃上飞出,连在一起读,正是“浩然诛邪”四个大字。

        啪!

        四个字准确无误地打在了灯笼上面,登时将整盏灯笼打得粉碎,里面的灯火熄灭,化为一缕青烟消逝。

        呼!

        此时另一盏灯笼风驰电掣从另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闪现,目标是陈剑臣的后脑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