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三章:山神

第一百四十三章:山神

        那鬼差不由分说,tǐng起手中的钢叉就往陈剑臣身上刺过来,来势士分凶猛。

        陈剑臣面sè一沉,带着剑鞘将浩然养吾剑反手一拍,啪的,就挡住了对方的钢叉。剑叉相触,鬼差顿觉得一股强大的刚阳之力传递到手上,几乎全身都麻了,下一刻,它感觉自己要被拍得hún飞魄散了去。

        噼啪一下!

        身不由己就滚倒在地,半饷爬不起来。

        陈剑臣并没有诛杀它的意思,冷笑道:“这位鬼差大哥,你还是乖乖上去禀报山神大人吧。”

        从刚开始的嚣张跋扈到现在的噤若寒蝉,那鬼差哪里还敢吭声,挣扎着爬起,一溜烟往山上跑了。

        席方平大开眼界,对着陈剑臣一竖大拇指:“陈兄果真了得。”

        陈剑臣淡然道:“雕虫小技耳。席兄,到了山上,面见那山神大人时,你可不得怯场畏惧,要据理力争。”

        想及刚才小鬼现身时的受惊,席方平面sè一红,拱手道:“陈兄所言极是,是方平少见而多怪了。”

        其实他至今为止的表现已是很不错了,换了寻常的书生秀才面对凶神恶煞的鬼差时,表现只怕更不堪。

        两人继续前行,过得半山腰时,山道两边影影绰绰出现了许多的yīnhún。这些yīnhún模样,个个都恐怖之极,有的没了头,有的只得半个头:有得下半身被齐根断折了,白huāhuā的肠子拖拉在地上就算面目体貌比较周全的,也是爆眼裂嘴,吐舌歪鼻,神情十分狰狞。

        它们不断地从两边涌现出来,眼勾勾地盯着陈剑臣和席方平一这笔架山上存在的yīnhún不下数百之数,它们本不该存在山上。却都是山神侯青使用了手段截留瞒报下来的,要培养成自家的打手,鬼奴,等于sī蓄力量了。

        而诸如丁隐这般尚能自律的河神,手下只有两名鬼差听使差遣而已。

        侯青蓄养sī兵。属于违反yīn司律法。但世上无清官,yīn司无清神,违反yīn司律法的鬼神,百中有九十九,只要不出事,谁知道谁的屁股下有屎?

        或者,谁的屁股下都有屎,多或少的区别而已,能不能捂住臭味散发出来就看谁的本事手段了。

        这数以百计的yīnhún晃现,席方平看见,心中不免打鼓,两条tuǐ情不自禁就开始打颤。

        “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旁边陈剑臣镇定自若,大声喝道:“席兄,如此云淡风轻,良辰美景,不如让我讲一个故事给你听吧。”

        云淡风轻,良辰美景?

        席方平几乎泪奔身边正有无数恶鬼冤hún虎视眈眈呢,这不,最靠近的一只吊颈鬼**几乎有一尺长,猩红地垂落在地上。令人不寒而栗。这是良辰美景吗?只怕自己平生以来都不曾做过如此噩梦!

        视恶鬼于无物,陈剑臣胆子之大,实在令人咋舌,远超想象。

        席方平双手都捏了把汗,不过受到陈剑臣的感染,他倒没有那么害怕了,打醒精神,问:“陈兄的故事一定精鼻绝伦吧,愿闻其详。”

        陈剑臣便微笑着娓娓而谈:“古时有个人叫“宋定伯”年少的时候走夜路碰到了一只鬼……、。

        宋定伯捉鬼的故事在前世可谓流传甚广,属于课本上的一遍热文,很多人都耳熟能详的。但席方平却不曾听说过,一下子就听得入了神,尤其当听到宋定伯机智过人地戏渍诓骗那鬼时,更是令人忍俊不禁。

        原来,所谓鬼,也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彪悍凶残,反而显得笨笨的,很傻很天真。

        如斯想着,对于身边围拢过来的诸多yīnhún,席方平竟没有再感到多少害怕,虽然还无法做到像陈剑臣那般谈笑风生,但眼神的中畏惧正如潮水般褪去,xiōng膛tǐng了起来。等听到宋定伯最后把鬼变成的羊卖掉后,更是会心地哈哈大笑而已。

        何谓鬼,畏之它是恶,不畏之其便为羊。

        实在大有道理。

        无数的yīnhún以各种姿态越靠越近,但就在丈余距离时,陈剑臣养吾剑嘎然出鞘,正气如斗,莹莹jī发而出,笼罩而起。

        呀呀呀……

        yīnhún们顿时凄厉地怪叫起来,仿佛见到了极其害怕的存在,立刻潮水般四散逃避,再不敢靠近三丈内的范围,如不是它们顾忌命令,只怕早飞逍而逃了。

        见状,席方平目光炯炯地盯着养吾剑,问:“陈兄,这是何剑?”

        陈剑臣慨然道:“浩然养吾剑,吾善养吾之浩然正气也,此鼻正气所化!”

        正气?

        席方平听得眼眸一亮,他饱读圣贤书,也知道正气的传闻,但一向都归类于虚无缥缈的存在,不料眼下竟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不禁大开眼界。

        对于自己身怀正毛之事,陈剑臣如今并无太多的掩饰,也没必要刻意的掩饰,相信*方平懂得方寸,不会乱爵舌根子。其实就算传扬出去,对于他也没有什么损失。要知道正气所载,乃是圣贤书上所认定的,谁能有非议?

        陈剑臣手持养吾剑,率先开路,无一yīnhún敢撄其锋,无不避而远之,目送他们离开。

        一路再无阻挡,约莫半个时辰后抵达yīn司笔架山的巅峰之上。

        这巅峰倒和现实中的山峰有些相似,都是一片平坦的空地:所不同的,现实笔架峰上周边多有观光凉亭,而此地却一座亭子都没有,唯有正中处屹立着一座巨大的宫殿式建筑,飞檐走角,碧瓦红墙,看上去非常的辉煌壮观,富贵逼人。

        大殿之前架立一口巨大的黄铜香炉,路中插着许多的香火,正袅袅地散发出青烟。

        两扇巨大殿门紧闭,横匾写着:笔架山山神殿!

        两边有对子:天地制大也:山神得盛乎!

        来到殿前站定,陈剑臣左右环顾,发现那影影绰绰的yīnhún几乎全部跟上来了,只是不敢接近,远远地围成一大圈。因为它们的存在,使得偌大的山巅平地一片鬼哭神嚎,yīnyīn森森的。

        陈剑臣道:“席兄,该是你讨还公道的时候了,别怕,我会全力帮你的。”

        “嗯。”

        席方平再不复之前的恐惧,大踏步上前,竭尽全力地喊起来:“笔架山山神,yīn司不管阳事,你放纵鬼差行凶,害我父亲身亡,我要向你讨一个说法,还我公道!、。

        他越说越jī愤,声音越来越宏大,到最后几乎已是吼出来的了。

        “还我公道……还我公道……”

        山峰上竟有回音,缭绕不散,嗡嗡一片。

        咿呀一响,沉重的山神殿门被缓缓打开,随耶冲出十名披挂整齐的鬼差,个个手执铁链兵器,两边排开,然后中间施施然走出一人:年纪看不出来,背负双手,身材魁梧,面若猴子的屁股,红堂堂的。乍一看,竟让人看不出他的五官如何。因为他的眉毛胡子都是鲜艳火红的,却不知是染的,还是天生如此。

        他身上穿的,是大红sè的游蛇盘领大袍,xiōng前、背后各缀一方形补子,头戴双耳翅冠这一身装束,正是典型的山神装。

        土地、河神、山神,它们都属于yīn司低级的官吏。但低级也分级,其中土地最低,管辖范围最小,以乡村为单位:其次到河神,再到山神。所谓山神,可不是随便一座山都有一个的,而是核定一片位置,才安排一个山神,比如这笔架山山神,就管理江州治下的半壁山头,颇有些权势。

        因为职位的高低,对于担任者修为的要求也有层次,一般有yīn神境界,就可以担任土地公里,而要做山神,至少要金丹。

        根据丁隐的说法,笔架山山神侯青的修为极其隐晦,只知道金丹以上,具体不清楚。反正他以前和侯青争斗,基本都在丹回合间就败落阵来,很是吃了几次闷亏。而丁隐,他也是金丹修为境界的。

        不过陈剑臣明白,哪怕同境界,因为法术以及法器的问题,经常会出现战斗力悬殊的情况。

        侯青修为不浅,但陈剑臣有正气化剑凭仗,倒没有太大的畏惧。

        侯青走出来,眸子精光迸射,竟也是红sè的,隐隐有一种慑人的力量,盯住席方平,喝道:“你是什么人,如此莽撞无礼,敢擅长yīn司地界?”

        被他一瞪眼,席方平内心竟有些发虚,膝盖处发软,情不自禁就要跪倒下去,向对方参拜。

        “席兄,你要记着,你为何而来!”

        陈剑臣的声音及时响起,同时一只有力的手掌搭住了他的左肩。

        席方平心中勇气徒生,被jī起了傲然铁骨,戟指怒目道:“我乃东安乡席方平是也,山神手下有羊姓鬼差,睚眦必报,因为阳间旧事而违反yīn司律法,加害于我父亲,使得家父遭遇不测,我特来此地向山神讨一个公道。”

        侯青扫了他一眼,又瞧了陈剑臣一眼,忽而一挥手,淡淡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何来此事?席秀才你不要受人唆使,被人méng蔽了而不自知。”

        闻言,陈剑臣眉毛一扬,哈哈笑道:“好一句“生死有命,富贵在矢”嘿嘿,侯山神信口雌黄,心有sī念,安能称神?”

        这一句话,非常的尖锐,直击关窍要害,哪怕侯青一张天生关公脸都徒然变黑了起来,双瞳如针,紧紧地盯着陈剑臣:陈剑臣毫无畏缩之意,坦然以对,气氛立刻就变得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