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二章:阴司

第一百四十二章:阴司

        自己的魂神,仿佛剥离了身体,飘飘渺渺地走出来,踏入到另一个世界内——这种感觉非常奇妙,心灵都情不自禁地在微微战栗,似乎推开了一扇完全未知的大门,要面对一个全新不可知的世界,不可避免地怀有本能的敬畏——

        其实点“闻不得鸡鸣香”,让魂神进入阴司世界,在现实的世界里头,肉、身就等于走了魂儿,处于一种失防的状态。不过目前笔架山巅峰,别无人踪,因此也不怕有人走上来做什么动作。

        况且,闻不得鸡鸣香还具备预警的作用,觉察到有危险发生,会即时把人的魂儿拉回体内。

        魂神出窍,和阴神出窍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人皆有魂神,而阴神一般特指修炼道门的的修为境界,两者属于不同的概念范畴。魂神出窍,一出去后就可以进入阴司世界;而阴神出窍,所接触的还是现实的时空,自不可混为一谈。

        陈剑臣和席方平在闻不得鸡鸣香的保护下,驱动意念,魂神出窍,脱离了身体,轰的一下,天地异变,再不是原来的天地,而是双双站立在一座巍峨大山之下。

        天上没有日月星辰,但又是大白天的景象,可以看得很清楚周围一切的景物。

        这,就是阴司世界的一部分吗?似乎和想象中不一样。

        在陈剑臣的想象里,他觉得阴司就是十八层地狱,黑暗晦暝,愁云惨雾,悲象重重,鬼哭神嚎等等,血淋淋一片。可如今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反而如朗朗乾坤,若不是天空里到处都飘渺着透明质的云雾,看起来就和现实世界差不多。

        这就是阴司?

        陈剑臣和席方平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出了对方的惊讶。

        “陈兄,这就是阴司吗?我第一次来,不懂。”

        陈剑臣面露苦笑:“其实,我也是第一次来。”

        席方平的魂神形象和现实差不多,陈剑臣依然,所不同的是他腰间多了一把剑,浩然养吾剑。

        时过境迁,此剑更加的完美,剑鞘上纹饰清晰精致,正是一条龙状,盘旋缠绕着,剑柄很长,长约半尺,黑色,线条简单而大方,隐隐有幽光投射而出。

        “咦,陈兄,你怎么有把剑,而我什么都没有?”

        初入阴司世界,席方平很是新鲜好奇,到处张望,见到浩然养吾剑,自然心生疑窦,不知道为何陈剑臣有,而自己没有。

        陈剑臣呵呵一笑:“昔日那道士高手曾传授给我一门剑法,故有有宝剑防身。”

        “原来如此。”

        席方平大为羡慕,但也就此而已。他自小生活坎坷,知道世事无常,各有际遇,强求不得,当下问:“陈兄,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来到阴司,等于双眼一睁黑,不知该如何是好,他当然唯陈剑臣马首是瞻。

        陈剑臣比较沉着,手按剑柄,抬头张望四周的环境,见面前这山,十分高大巍然,山上树木郁葱,正是好大一座青山。

        只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皱起眉毛,却思虑不到关键之处。

        那边席方平忽叫起来:“陈兄,你快来看。”

        陈剑臣走过去,就见到山麓之下,山道之前屹立着一块大青石,石面之上,用血红的朱砂铭刻着三个苍劲的大字。

        “笔架山!”

        这山,是笔架山?怎么看起来完全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

        陈剑臣大觉意外,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这山应该是阴司世界的笔架山。既然不同世界,当然不会相同形状了。

        笔架山在此,那么笔架山山神自然就会在山上。

        “走吧,我们上山!”

        陈剑臣率先举步。

        后面席方平紧紧跟上,想到父亲就被鬼差囚禁于此地,日夜殴打折磨,他一颗心早飞了上去,要去救父亲出来。

        山道用青石板铺垫得很整齐,也很平,走上去,非常平稳。

        陈剑臣左顾右盼,等走了一段路后,他终于想明白为何刚才觉得不对劲了——

        静。

        太静了!

        偌大一座青山,竟然沉寂得连风声都没有,更不用说鸟叫兽吼了。寂静一片,竟仿佛是一座死山,没有任何的生命活动迹象。

        他不禁长吸口气,但没有停下脚步的念头,依然坚定地往上走着——既然是阴司世界,阴司本来就代表着死亡。人都死了,一座死山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呢?

        席方平本来也有些惶恐,但在陈剑臣的濡染下,他的眼神渐渐变得坚毅起来,脚步反而加快,已迫不及待要上山营救父亲脱难。至于山上可能存在的恶鬼,他此刻竟丝毫不感到害怕,心想不管如何,哪怕把官司打到阎王爷前,也要讨一个公道回来。

        只是他并不明白,现身所处不过是阴司管辖下的一座山而已,和阎王爷所在的地方相差不知多远,哪里能找得到阎王爷告御状去?最多闹到江州城隍那里就了不起了。依照丁隐的讲述,江州汪城隍和笔架山神侯青差不多同穿一条裤子,到时肯定不会帮席方平说话。

        然而陈剑臣的想法却又不同,他来阴司,来寻侯青,本就是来找麻烦的,说白了,要前来踢山。

        这固然有替丁隐出头的因素,但也有另外的原因;其中一个,他就是像试一试手中的浩然养吾剑。

        古诗有云:“十年磨一剑”,就为了问一句“谁有不平事?”

        所以,到了现在,陈剑臣闯上笔架山就拥有了太多的理由。

        人的魂神形象走到阴司世界的山道上,感觉和现实一样,仿佛没有什么区别。两人踏步而上,一路听着自己的脚步声……

        “呔,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擅闯笔架山。”

        突然一声爆喝,在半山腰转弯处,一个青面獠牙的赤身鬼差手中拿着一柄钢叉,气势汹汹地蹦跳出来,拦在路中。

        席方平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就往后微微缩了一缩。

        陈剑臣毫无惧色,大步迎上,道:“这位鬼差,请速速上山禀告,就说江州陈剑臣来见山神。”

        鬼差喝道:“你这厮擅闯山门,已犯了大罪,还想面见山神大人,简直痴人说梦,且吃我一叉。”

        说着,举起钢叉就恶狠狠地刺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