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三章:隐身(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三章:隐身(求订阅)

        “噼里啪啦!”

        陈剑臣把一截竹子燃烧起来,那竹子登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一如前世的鞭炮声——过年了

        与去年相比,搬进江州城府后,陈家反而冷清了许多,没有在静阳村时那般热闹,聊斋所在之地本就有些偏僻,街坊不多,彼此关系也很普通,没有太多的情谊。

        大年三十,吃年夜饭,陈剑臣叫阿宝去请鲁惜约过来吃饭,那边莫三娘听见,等阿宝出去了就叫过儿子,问:“留仙,你和那鲁姑娘是不是有些瓜葛?”

        陈剑臣稍一犹豫,含糊道:“孩儿与她在苏州那边经历了些事情。”

        莫三娘点点头:“鲁姑娘是个好姑娘,虽然街坊说她以前在遛鸟楼做过清倌人,有些议论,但那又如何?清清白白的身子,性子也婉约,又有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娘很喜欢。”

        一句“娘很喜欢”就等于鼓励陈剑臣去追求了。

        莫三娘本就不是那些没有见识的民妇,比较开通。

        陈剑臣笑道:“孩儿会有分寸的。”

        过不多久,鲁惜约过来了,穿着一身合体的素色红边衣裙,外罩一件袄子,显得身形妖娆,一张俏脸之上薄施脂粉,明媚如水,自有风情荡漾。不知是不是因为年龄增长了一岁的缘故,身体开始长开,仿佛又高挑了些,胸前鼓鼓的,已经甚有规模。

        她先向莫三娘和陈剑臣问好,然后就撸起袖子进入厨房,很娴熟地和阿宝一道张罗年夜饭。

        莫三娘本来叫她不必动手,,可鲁惜约哪里肯坐在厅堂上等吃?见到她如此懂事勤劳,莫三娘又多了一分中意。

        阿宝和鲁惜约这两名可以说还是“萝莉”级的少女一起动手,手脚麻利,不用半个时辰就张罗出了满满一桌年夜饭来,足有九菜一汤,很是丰富。

        陈剑臣伸出筷子夹起一块鸡肉放进嘴里,顿觉滑嫩细腻,十分可口,便赞道:“这鸡肉烧得不错。”

        鲁惜约脸色有些红,道:“多谢公子夸奖。”

        原来这道菜是她做的,陈剑臣笑道:“惜约你就不必太拘束了,以后不如和阿宝一样,叫我留仙哥吧。”

        鲁惜约心思一转,起身见礼道:“那好,谢谢留仙哥了。”在她心目中,自己这个“留仙哥”和阿宝那个“留仙哥”可是有着本质不同的,其中多了一份亲昵的意味。

        阿宝在一边瞧着,漆黑的眼珠子一溜转,夹起一块狮子头放到陈剑臣碗里:“留仙哥你也尝尝阿宝做的红烧狮子头吧。”

        陈剑臣不客气地咬了一口,赞誉道:“不错,阿宝的厨艺似乎更上一层楼了,家有阿宝,真有一宝呀。”

        阿宝就笑得双眼都成了弯弯的月牙儿。

        这一顿丰盛的年夜饭就在融洽愉快的气氛中过去了,陈剑臣胃口极好,开怀大吃,真是吃得痛快。

        饭后,陈剑臣送鲁惜约回金针斋,到了门口分别时,鲁惜约有些不舍地牵着陈剑臣的衣袖,低声道:“留仙哥,你可以抱惜约一下吗?”

        陈剑臣一怔,借着灯笼的微光看见鲁惜约一张娇羞无限的俏脸,顿时大生怜惜之心,伸出双手轻轻把她搂入怀中。

        娇躯入怀,微微颤抖。

        陈剑臣自身都觉得有些紧张——虽然为穿越众,可他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在这方面都还是个初哥呢,两只手都不知该摆放在哪里好。好不容易想好了位置,正想下手,怀里的鲁惜约却柔柔的离开了去,低着头道:“留仙哥,我进屋了。”

        返身进入了金针斋。

        陈剑臣摇头一笑,迈步走回另一边的家。

        今晚异常的寒冷,到了亥时,天空上簌簌地又飘下了雪,雪落有声,一如片片洁白的羽毛坠落下来。

        陈剑臣坐在炭火温暖的书房,喝着阿宝泡好的热茶,听着外面落雪的声音,心境空灵,什么都没有想。

        吱吱!

        忽而书房南边角落处传来一声非常熟悉的叫声,随即小义的身子很麻利就从那一个隐蔽的小洞里钻出来,它看见陈剑臣,立刻很兴奋地跳上书桌——

        “嗯?”

        陈剑臣故意一板脸。

        小义见状连忙把两只小爪子搭在一块儿,恭敬作揖施礼:“小义见过公子,恭祝公子新年快乐!”

        陈剑臣呵呵一笑:“小义,你怎么独自来的?”他看见小义,现在本体显然比以前肥胖了一圈儿,一身皮毛近乎全白,好像变成了个小白鼠。其身上穿着一件用崭新黄色布料缝制而成的马褂呢,想必是出自婴宁之手。

        一只穿着黄马褂的小老鼠!

        小义忙道:“公子是这样,婴宁姐姐一直在卧松洞闭关,近期她心有感应,可能很快就能够凝练出金丹了,所以她思量着要等金丹凝就,变化出人身后再来找公子。”

        “什么?婴宁快能结出金丹了?”

        陈剑臣惊喜交集。

        要知道妖类想凝结金丹可不是容易之事,除了某些天生异禀的种类外,普通妖类开窍明智后要想成就金丹大道,最紧要的便是拥有正规法门;其次更要漫长时间的修炼积累才行。而如今婴宁开窍的时间甚短,居然也能凝练金丹了,进度实在无比。

        小义道:“婴宁姐姐修炼非常刻苦,她终于把道书《昆仑玉清法咒》完全炼化了,再加上卧松洞的灵脉加成,修为才能一日千里。”

        陈剑臣哦了声,忽问:“婴宁行将结丹,那小义你呢?你苦修多日可有什么成果。”

        小义嘿嘿一笑,有点不好意思地搔搔头:“小义天赋远比不上婴宁姐姐,修为境界并没有太大的进步,只是终于学会了隐身术。”

        陈剑臣板脸道:“只怕你也常常偷懒吧。”

        被公子一语中的,小义顿时立正,低着头,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子,要无条件地接受长辈的教训。

        “你呀你……”

        陈剑臣提起一根毛笔,轻轻在小义头上敲了三记。不过他也知道小义天性如此,难以在短时间内发生改变,也不好过分斥责,便问:“你学会了隐身术,且施展出来让我看看。”

        “遵命!”

        小义念一句口诀,原地一个三百六十度的转身,说时迟那时快,嗖的,通体发出一圈毫光,身子便消失在陈剑臣的视线之内了。

        隐身术!

        果然甚是奥妙……

        无论陈剑臣如何睁大了眼睛看,都看不见小义的所在。他顿时想起那些神话传说之中,神仙们经常使出这一招隐身术来戏耍敌人,端是屡试不爽,十分好用。

        片刻之后,小义原地现出身形,道:“公子,小义法力低浅,隐身效果只有维持一炷香时间,婴宁姐姐才厉害,她能维持一个时辰呢。”

        隐身术既然属于法术范畴,当然会损耗法力,决不能无限制地使用挥霍的。如今小义的隐身术固然只能维持一炷香时间,但在某些特定的时刻还是能发挥出重大的作用的。

        陈剑臣略一沉吟,问:“小义,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回枫山去?”

        就听小义恭声回答:“公子,小义不会再回去的了,从此以后,将伴随公子左右,效犬鼠之劳。”

        陈剑臣疑问:“你不回去卧松洞修炼了?”

        小义道:“婴宁姐姐说朝廷的人会来抢卧松洞,所以她把从道书上学到的一个奇门阵法布置了下来。这阵法能加快卧松洞的灵脉发挥,同时灵脉枯竭的速度也会大大加快,按照估计,只怕这个月卧松洞就会变成一口普通的洞府了。”

        原来如此,敢情婴宁修为突飞猛进也和此阵法大有关系。

        陈剑臣脑海灵光一闪,忽急声道:“婴宁凝练出金丹,那不是也要渡天劫?”

        小义道:“嗯,是要渡劫。”

        陈剑臣一拍大腿,道:“渡劫的话,我可以帮她一臂之力的。嗯,小义,婴宁说她大概会在什么时间结丹?”

        小义道:“这个没有准数,不过婴宁姐姐说最早也要三个月后。”

        三个月,不算短了,还有充足的应对时间。

        陈剑臣长嘘口气——他上次帮娇娜渡劫,手持引魔剑,将她的心魔引入自己体内,从而极大的分担掉娇娜渡劫时面临的危险和压力,让她顺利渡劫成功。这方法,同样适用于婴宁身上。

        有见及此,陈剑臣和皇甫父女分别之时就早有预见地请对方把引魔剑送给了自己,如今就在书房中珍藏着呢。本想着婴宁不会那么快渡劫,不料事实总是超乎想象,引魔剑不用多久又能派上用场了。

        陈剑臣忽然想到,自己能用浩然养吾剑诛杀心魔,帮人渡劫,这可是一项很实用的功能呀,莫非自己还有当“渡劫辅助专家”的潜力?

        当然,他可不会傻乎乎的写副招牌扛在身上到处招揽生意的。偶尔帮帮身边的人或妖还可以,至于做个专业者,还是免了吧。

        “嗯,小义,你还是回枫山吧,我写一封信,你交给婴宁。”

        “好的。”

        很快,陈剑臣就奋笔疾书写好了一封书信塞进小义黄马褂左侧边上的一个口袋内——婴宁真是心灵手巧,居然还别出心裁地在褂子上留出了一个口袋,难不成是留给小义装红包的?

        拿了信,小义作揖告别,跳下书桌,又从“御用“地道里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