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一章:恶报

第一百二十一章:恶报

        (嗯,直接发一大章了——今天终于把车子弄回来了,心情一下子轻松许多!新的一周,求推荐票,求月票!)

        听到耳边传来慑人的笑声,李逸风双腿一软就摔倒在地,坐在地上双股战战:“你,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

        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何无缘无故会遭遇上对方,也不清楚对方的身份

        豺狼就人立在他身前三步处,一双眼睛放出蓝幽幽的光:“不想多受折磨的,就乖乖跟我走!”

        说完,率先回头,沿着山道往上方走去。

        李逸风眼眸忽而掠过一抹狠色,在爬起身的同时,手底在身上一摸,瞬间摸出一把三指宽的匕首,悄悄隐藏袖中。

        “快跟上!”

        豺狼见他没有举步,有些不耐烦了,掉回头,要用嘴巴去咬李逸风的衣襟。

        李逸风猛地暴动,手起刀落,一刀刺向豺狼的颈脖。

        嗤!

        刀锋如电,很是凶厉,几乎完全刺入了豺狼的颈中。

        嗷……

        豺狼痛苦地发出一声嗥叫,还想用爪子拍打过去,却被李逸风飞起一脚踢中下巴处,一个翻滚,倒在了地上,挣扎不起了。

        李大官人气喘吁吁,显然体力耗费了不少,脸色一片潮红,面现狰狞地道:“你个白痴,想要我跟你走,我呸!”

        他不敢多做废话,此地不宜久留,至于山上流马贼他们出了什么事故都管不着了,保住自己性命要紧,于是掉头三步并作两步,狂奔下山。

        此时天色已晚,幸好天空上有不少星子,加上一弯明月,借着星月的光芒可以看见山路,不致于两眼一抹黑,被石头等物绊倒。

        桀桀桀!

        猛地林子里传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沙哑笑声,随即扑腾腾的一只大鸟飞了出来,在李逸风头顶上空盘旋,原来是一只猫头鹰!

        这只猫头鹰两只眼睛又大又圆,正紧紧地盯着下方飞奔的李逸风,张嘴忽然道:“你以为这样你就能跑得掉吗?”

        李逸风听见,一颗心顿时掉落到冰谷去,哇凉哇凉的。对于未知的恐惧就像一只大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何曾得罪过如斯人物?

        桀桀!

        李逸风还来不及说什么,那猫头鹰就俯冲而下,一双爪子狠狠地抓向他面门,划出了数道血痕。

        大官人吃痛入心,挥着匕首胡乱挥舞着。

        桀桀!

        猫头鹰从一个巧妙的角度扑下,狠狠往他手腕里一啄,登时啄出一个血淋淋的小洞来。李逸风的匕首再也把握不问,哐当一下掉落在地。

        武器失手,李逸风再无依仗,忽而扑通一下跪倒在地,痛哭求饶:“神仙饶命!哪位大仙饶命呀!”

        关于什么夺舍附身,他几乎一窍不知,完全等于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事物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根本没有丝毫的抗争之力。不能抗争,就只能跪地求饶了。只希望这只是无妄之灾,希望是因为己方上山,而在无意中招惹到了哪位厉害的修士人物,对方要对他略施惩戒而已。

        “卑鄙之徒,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

        这句话像是一个被人欺骗的孩子在表达恼怒,但猫头鹰的动作毫不含糊,俯冲下来,锋锐的爪子在李大官人的另一边脸颊留下一排血痕

        李逸风捂面痛号,相貌堂堂变成了“相貌伤伤”,连三缕飘逸的胡须都被抓掉了一半,面目之上,鲜血于眼泪齐飞。看上去,平时一副不怒自威的枭雄之态宛然变成了狗熊之态,狼狈得不得了。

        ——凡人毕竟是凡人,哪怕当今皇帝,如果失去了保护,在修士面前都是渣。皆因俗世的权力威慑,对于真正的修士而言,并没有太多的影响作用。

        李逸风之所以敢于对鲁惜约下手,只因他觉得鲁惜约无依无靠,区区两个江州生员根本没有被李大官人放在眼里,而皇甫员外他仅是有所顾虑而已,远谈不上畏惧。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世界并不简单。

        一个有妖魔鬼怪的世界,怎么会简单呢?

        更不简单的是,皇甫员外父女都是修炼的狐狸精,大隐隐于红尘——此事实,本来就是极其荒诞而且匪夷所思的事情。狐狸精不躲在深山里修炼,无缘无故化身商贾做买卖,跑东跑西,斤斤计较的,实在令人难以想象。

        所以就算李大官人心存志远,在仕途上表现出极高的手段智慧,可这些东西在超越了现实的力量面前,其实和小孩子的勾心斗角差不多,一场儿戏罢了。

        猫头鹰不断地俯冲下来,爪子利嘴不断地在李逸风身上增添伤口,李大官人简直无能为力,最后被折腾得奄奄一息,躺在山道之上只有动弹不得——难道自己要丧身于一头猫头鹰的之爪?真是荒天下之大谬呀!

        想到其中的荒诞意味,李大官人几乎要放声苦笑。

        可就在这时候,扑腾腾的,猫头鹰飞走了。

        咦!

        李逸风大感惊诧,难道真如先前所想,对方只是想来惩戒自己一番?他挣扎着要爬起来,无奈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痛,稍一动弹就痛楚入心。他一向养尊处优,如何承受经历过这些?唯有继续躺着,心想如果对方要置他于死地,他想跑也跑不了,不如就这般躺着,等到援兵到来。

        ——张自然或许已经跑了,但那两护院肯定会叫人来的。

        嗒嗒嗒……

        不知过了多久,寂静空旷的山道上蓦然想起一阵脚步声,从上而下的。

        啊,难道是山上的流马贼下来了?不对,脚步声只有两个人的,并且比较轻盈……

        李逸风很快就分辨出其中的差别问题,但不管如何,正所谓“空谷足音”,只要听到了人的脚步声,事情就会出现新的转机。于是他双手奋力撑地,不顾疼痛地勉强坐起,抬头看去——

        首先他看到的是一张婉约凄美的容貌,以及另一张韶秀狡黠的面庞。两位各有特色的美少女,就像山中的精灵,又像天上的女仙似的,出现在身前。

        “你,你们!”

        李大官人惊疑不定,实在有点把握不准——他之前可没有看见过鲁惜约的真容的。

        “我姓鲁,家父鲁西平。”

        这个名字一出,李逸风的头脑顿时嗡的一下,成了浆糊,无数纷乱的念头纷沓而至,乱成一团,久久无法得出一个清晰的结论。

        很多事情,哪怕当事人都云里雾里,何况他这么一个外人?糊里糊涂的,只知道肯定发生了某些脱离控制的事情。

        “贤侄女……”

        李大官人干涩地吐出这三个字后,下一句却不知该怎么说了。

        “哈哈哈!”

        鲁惜约忽然大笑,笑得如此苍凉,笑声如雪——很多年以前,李逸风和鲁西平本为挚友,那时候李逸风还抱过幼年的鲁惜约呢。

        不过,那的确是很多年前了,年代久远得,早不可记起,也不可能再记起。鲁西平和李逸风结交,最后落得家破人亡的结局,正应了那句颠扑不破的老话:“知人知面不知心”,又或者说,人心最难测地也,皆因人心似云,它是经常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的,难以捉摸。

        “啧啧,枉你还是个举人,读得满肚子圣贤书都让狗给吃了,脸皮竟厚到如斯地步。本小姐就奇怪了,你脸皮那么厚,怎么长得出胡须来?”

        娇娜冷嘲一句,心里却后悔刚才为什么不把对方的嘴巴给撕了——不用说,之前的豺狼当道,猫头鹰,都是娇娜的拿手好戏。她是为了不让鲁惜约看见,感到惊世骇俗,便先打坐,悄悄阴神出窍,附身上豺狼以及猫头鹰身上,先把李逸风狠狠收拾了一顿。然后才带着鲁惜约下来,让她亲手报仇。

        听到“举人”二字,李逸风猛然想起自己的身份,大叫道:“我是举人,有官身,你们敢冒犯于我,就不怕朝廷怪罪下来,诛你们九族吗?”

        娇娜冷笑一声:“朝廷?哼,朝廷于我如狗屎,如果不是嫌臭嫌脏,本小姐早上去踩几脚了。”

        李逸风大吃一惊,指着娇娜:“你,你是谁家的姑娘,竟敢口出狂言,如此大逆不道。”

        娇娜看着他,就像看着一个白痴一样,懒得废话:“鲁姐姐,时候不早了,动手吧,先生还在等着我们回去呢。”

        鲁惜约面色一紧,如今仇人就在眼前,她反而有点下不了手了,缓步走上前去,有些犹豫不定。

        “你们都给我去死吧!”

        地上的李逸风猛地一声大喊,奋力跳起,满脸血污,披头散发,手中不知何时捡拾到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手抓石头,状如恶鬼般朝着鲁惜约的头部砸过去——他积蓄了许久的力量,如今又只看见两个小姑娘家来到,一股求生的希望油然而生,心想对付两个小姑娘那不是小菜一碟?一石头一个,统统砸倒了再说。

        “小心!”

        这句话却是松娘说出来的。

        “手里抓块破石头就了不起吗?**,吃本小姐一脚!”

        有前车之鉴,娇娜早有防备,裙底飞出一脚,正踢中李大官人的——这一脚劲道非常,嗖,李逸风竟被踢得横飞而去,飞出两丈余远。蓬的,恰好撞在一棵大树干上,撞得脑袋劈裂,颈骨断折,一命呜呼。

        “哎哟,踢大力了些,鲁姐姐,你看……”

        娇娜本想让鲁惜约亲刃仇人的,不料被自己一脚结果了对方。

        “娇娜妹妹,姐姐谢谢你!”

        鲁惜约泪珠涟涟,忽地扑到娇娜的怀里来——亲眼看见仇人横尸于眼前,大仇得报,鲁惜约的心里百感交集,又是辛酸又是欣慰。至于是不是亲身杀掉李逸风,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李逸风死了,父母之仇报了,那就足矣。

        关于复仇之事,多年以来,此念头就像一条毒蛇般常常盘踞在鲁惜约的心头,让她不得安寝。而辛辛苦苦筹备了许久,如今一朝成功,并且是以这么一种峰回路转的方式取得的,直如一场梦一般。

        莫非,正像老话常说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若非如此,又怎么会让李逸风鬼迷心窍地对自己下手,掳自己上山,并最终引得娇娜出手?

        只可怜香儿香消玉损了。

        想到亲如姐妹的香儿,鲁惜约又不禁悲从心来。但很快,她就抹掉眼泪,扑通一下跪倒在山道上,朝着西面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那边,正是她父母安葬的方向。

        “爹,娘,惜约替你们报仇了,你们安息吧!”

        娇娜和松娘看见,唏嘘不已。

        等待心情慢慢平复下来,鲁惜约站起身子,问:“娇娜妹子,接下来该怎么办?”李逸风毕竟身份不同寻常,他的死,肯定会引起官府的高度重视的。

        娇娜毫不在乎回答:“鲁姐姐,你不用担心。上面石洞里不是还有十几具山贼的尸首嘛,把这**的尸体扔上去,放在一块,等官府的人马来到,就有得头疼了。”

        一个举人在夜里偷偷上山,又和流马贼死在一块。这本身就十分值得怀疑,能很好地起到混绕视听的效果。官府查起来,李家人该如何解释都很成问题。

        况且,整件事情,因为娇娜狐狸精的身份,她是主角,早已超越了寻常的案情,一般的捕快衙役根本查不出个头绪来。

        于是,接下来娇娜把李逸风的尸体提到山洞离去,随便往地上一扔了事。反而是松娘灵机一动,在李逸风的轿子里找到一包银子,叫娇娜把包袱打开,将银子撒满山洞,又算制造了另一个假象。

        做完这一切,娇娜把鲁惜约背起,叫她闭上眼睛,说要施展轻功带她回胡庄。但其实哪里是寻常的轻功?而是道门里的道术,施展开来,仿佛腾云驾雾,一路不留痕迹。以她的本事,要是想去做一个行侠仗义的侠女,那是绰绰有余。

        鲁惜约紧闭双眼,感受到速度的飞快,心里对娇娜更加佩服,不过她并没有想太多。她这一天饱受惊吓苦累,早疲倦得不得了,不知不觉趴在娇娜背上就睡觉了——

        她做了个梦,梦见陈剑臣正背着她,健步如飞,迈跨深不见底的沟壑,穿越莽莽如海的山林呢。

        以梦为马,无拘无束,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