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章:附身

第一百二十章:附身

        (撒花恭喜聊斋诞生第三盟主“拂晓黎明”,谢谢!)

        傍晚时分,暮色四合,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风,呼呼的吹着,刮在脸上,隐隐有一种刀削的寒意。

        但比这更寒的,却是内心的惊悸——

        一头貌似普通的豺狼,居然能口吐人言,说出这一番话来:“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欲从此路过,留下命与财!”

        如此应景的话语如果从一群山贼口中说出,那是威风凛凛,大杀四方,但从狼吻中吐出,却能让人油然从尾椎骨里生出一道寒气,寒气直冲上顶,弥漫全身,再浑身打个冷战,只觉得全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哐当!

        本来拿着刀去驱狼的护院莫名地感到刺骨的惧意,五指一松,兵刃落地:“妖怪呀!”他肝胆俱裂地一干嚎,下意识就转身飞奔而去。

        ——到底只是一个小小的护院,纵然身怀功夫,但不曾经过什么实战,一旦遇到某些诡异之事,胆气神立刻乱了。

        他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大官人也顾不上了,仓皇地往山下逃窜。

        有其带头,另两个抬轿子的护院也有些心慌了,也要逃跑——

        “不许走!”

        关键时候,李逸风一声大喝。他虽然只是个读书人,腹中诗书多于双臂力气,但临阵不惧的功夫却比那些武夫好得多。

        他从轿子里钻出来,一把抓住边上的张天师:“我们有天师坐镇,岂怕一头狼怪!”

        果然,这句话一出,两名护院的心定了许多,要知道张天师擅长飞剑之术,能于百里之外斩杀百年大蛇的,有他在,就算豺狼成妖也不怕。

        “嘻嘻!什么狗屁张天师,欺世盗名一神棍而已。”

        此时那豺狼再度发话,然后用两条后肢做腿,大摇大摆就走了过来。

        李逸风等人大吃一惊,立刻躲在张天师身后,道:“天师快出飞剑!”

        张自然额头汗水潸潸,背部早被冷汗所打湿,心里不禁痛骂:我有个屁飞剑出,尿倒吓出了一泡……

        其虽然为招摇撞骗的神棍,但毕竟在龙虎山打坐过一段时间,耳濡目染地对于道法一途有些粗浅的见识。所以张自然能看得出来,眼前这一头豺狼并非成妖了的,而是被某修士阴神附体,夺舍传神了。

        之所以能得出如此结论,皆因张自然观察到这头会说人话的豺狼在言行举止上根本不符合一头狼妖的习惯,声音也不像,更可能是被某位女修士的阴神上了身,操纵者它做怪异吓人——

        也不说它只会吓人,一头豺狼咬起人来也不是吃素的。

        阴神附体,夺舍传神……

        拥有如此功力者肯定凝练出了金丹,或者以上修为。假如普通修为,仅仅只得阴神出窍的话根本不敢轻易夺舍附体,因为阴神不稳,很容易就会遭到夺舍对象的反噬,稍有不慎,反而被冲得魂飞魄散,化为灰灰。

        相比起人,夺舍**类更容易些,但一样也要金丹修为——这是一道重要的门槛。

        然而不管如何,这头豺狼后面的人物都不是张天师所能得罪得起,对付得了的,哪怕被对方骂做神棍,他也不敢吭声。

        “天师,快出飞剑呀!”

        “咳……这个大官人我上次作法,损耗法力太多,如今出不了飞剑……”

        “什么?”

        李逸风顿时慌了神,平时的雍容,平时的颐指气使,平时的家大业大,乃至于能让万千百姓畏惧如虎的举人功名身份,现在却刹那间失去了所有的意义,轻飘飘的,一点重量作用也没有。

        ——在一头狼妖面前,对方岂会因他的身份地位而有所忌惮?

        妖人殊途,分属两个世界,人世间的规则在妖魔眼中,并没有太多的约束限制力量。

        原来,这世上竟真得存在妖怪……

        “那怎么办?你是天师,一定有办法的。”

        兔子急了会咬人,李大官人急了只好劈胸把张天师抓住,一定要他想办法。

        张天师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将心一横,当即道:“大官人,我有办法了。其实这头豺狼并没有成妖,它是被人附身夺舍,借身传神的。”

        当下立刻把心中所想仔细道出。

        豺狼此时已走得近了,听得清清楚楚,嘿嘿冷笑道:“原来你这神棍还是有几分见识的嘛!”

        李逸风听完,倒吸口冷气,不过既然知道对方不是妖,而是人类修士,倒觉得没有那么心慌了:“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装神弄鬼来吓人!”

        豺狼冷哼一声:“告诉你,我可不是来吓人的,我是来吃人的。”

        吃字出口,目露凶光,骤然腾身而起,恶狠狠地一嘴朝李逸风咬来。

        “哎哟……”

        李大官人反应得快,一个驴打滚使出——只可惜他经常性地流连于风花雪月之中,身体早被折腾得差不多了,这一招只使出了“驴”,“滚”却没有滚出来,干脆一坐到地上,尖声叫道:“狄梓、莫千枫,谁能杀此狼,上钱一千贯!”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加上之前两名护院也听说了,这狼并不是妖,而是被人附身上来作怪的,胆气更壮了几分,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大喊一声,拿着刀刃冲了上来。

        只有张天师心中明白,如果幕后附身夺舍的高人出手,他们几个当炮灰都不够资格,于是他眼睛碌碌转,寻了个时机,转身就往山下跑去。

        李逸风看见,惊怒交集,心中已经有了几分端倪,一咬牙,不管三七二十一,跟着就跑。

        “桀桀,你们的主人都逃了,你们两个莫非就想当替死鬼!”

        豺狼敏捷地在刀光中腾挪闪避,并没有进行凶猛的进攻,好像嬉耍一般。

        那狄梓和莫千枫回头一看,不但大官人跑了,张天师似乎跑得更快,他们顿时心生胆寒,马上耍个破绽,什么也不管了,转身就跑。

        于是乎,弯曲的羊肠小道之上出现了诡异而略显滑稽的一幕——最前头,一名道士跑得飞快,头也不敢回望;在道士身后,则是一个身穿华丽,脚踏粉底鞋的大官人,他跑得气喘吁吁的;再后面,则是两名矫健的汉子,大步如飞。

        很快,两汉子就超越了李逸风。

        李逸风看见,几乎眼前一黑,一咬牙,喊道:“你们快停下来背一背我,我跑不动。”

        熟料两汉子对视一眼,有些犹豫,后面却传来了豺狼有条不紊的声音:“不怕死的,你们就留下来背他!”

        回头一看,就见到那豺狼已经追到李逸风身后三步了。

        如此情形,两名护院哪里还敢停留,跑得更快了,那莫千枫边跑便留话道:“大官人,我们下山去喊人来帮忙!”。

        “混蛋!你们两个混蛋,快滚回来!”

        李逸风竭力大喊着,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而平时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手下再没有回头。

        “嘻嘻……”

        豺狼发出的笑声已近至耳边,充满了一种戏谑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