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五章:案子

第一百一十五章:案子

        上好的牛皮大鼓,极其坚韧…非常绷紧,肉身拳头打上去顿时有巨力反震回来,指骨间隐隐作痛。但陈剑臣的双拳轮流上阵,毫无畏惧地一拳接着一拳打在鼓皮上。

        咚咚咚!

        声音虽然不算大,但稳定而有节奏,足以让官府里面的大老爷们听见了。

        那老官差勃然sè变,喝声尖锐起来:“大胆刁民,乱打官鼓,好大的胆子!”

        陈剑臣剑眉一扬:“此鼓本为鸣冤鼓,但凡百姓有冤,人人得而敲之。你这官差,sī定规矩,乱收钱财费用,其罪可诛。”

        老官差气得三尸神暴跳,自古“衙门八字朝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这鸣鼓收费的规矩已定了不少年头了,何曾有人敢出来说话?

        不料今天碰到个楞的,直接就用拳头砸上了,简直要挑战官府的权威呀。

        如斯想着,他就从腰间掏出一条铁链子,要去套陈剑臣。

        陈剑臣凛然一喝:“我乃秀才出身,你敢无端动手?”

        此时王复等人也上来,站到了陈剑臣一边。其实王复心里是毛毛的:官差要钱就给他嘛,区区一贯而已,况且这里是苏州不是江州,闹将起来,对方随随便便就可以下无数绊子,这案子就不好办了。

        论及官府里的弯弯道道,黑黑白白,王复可是比陈剑臣清楚得多,但他不知道,陈剑臣就算清楚,也不会忍气吞声地跟着别人的规矩走的。

        听到他的大喝,老官差脸sè一变,有些犹豫:对方是秀才,他一介官差根本不能随意下手,还是进去禀告师爷再做定论。

        一转身,很麻利地跑进了府衙。

        鸣冤鼓响,升堂审案,此为定例。苏州府衙的升堂效率还是可以的,约莫一盏茶时间后,大堂摆开,两排官差站立,杵着根水火棍,笃笃笃地击打在地面上,嘴里则很例牌地喊着:“威武!”

        陈剑臣和王复昂然进入一他们是秀才,有功名在身,有着见官不拜的豁免权利。

        大堂气势威严,正中高悬匾额:“明镜高悬”牌匾之下坐着一官,五短身材,身形如葫芦瓜似的,一张圆脸,1小眼睛,留两撇八字须,看起来就像个不倒翁似的。

        苏州府尹莫则宗莫大人在官场上的确可以说是个不倒翁,苏州知州换了三任,但他这个苏州府尹依然稳如磐石。

        一如果说在天统王朝,知州一职权高位重,为一州最高领导的话,那府尹一职则差不多相当于州府法院院长,主持审理一州大小的事故案子,其中肥水,多得堪比苏州河水,所以说这是一个人人都想坐上来的位置,大肥缺。

        啪!

        不管有事没丰,先拍惊堂木再说,此为官威“堂下何人击鼓升堂?见了本官缘何不跪?”

        王复赶紧上前一步,作揖道:“学生江州明华书院生员王复,见过大人。”

        “学生明华书院廪生陈剑臣,见过大人。”

        大人身边的师爷顿时喊道:“你们可有路引名牌?”

        一所谓路引名牌,都属于证明身份的东西,尤其是离开本州到他州去,必须到官府办妥路引名牌,没有的话被官府查到,会论以“逃窜”要依律定罪。换句话说,这是这个世界的“护照”。

        王复和陈剑臣呈上路引名牌,师爷验过了没问题才还给他们。

        两名秀才来击鼓报官,而且其中一个还是官学里的廪生,身份有些特殊,往常对付百姓的那一套就不好使了,莫大人便道:“你们为何事击鼓?可有状子?”

        状子为诉话的呈文,升堂时必不可少。在路上陈剑臣早就提笔写好了,现在便呈交上去。

        莫大人看完,吃了一惊:光天化日,拦路掳人,还杀了一人,这可是了不得的大案。赶紧打醒精神,和师爷商量几句话,首先叫仵作去验明死者的伤势,又一一录了。供,签字画押了,然后再派出两名捕快带领一队官差赶去案发现场勘察一这些都是办案的惯例做法,在程序上无可挑剔,办完了这些后,莫大人就叫王复和陈剑臣回客栈等消息了。

        他们等得起,只是被掠的鲁惜约却是万万等不起的。

        飞来横祸,出了这般事故王复长吁短叹,眉头紧锁,归程只能往后压了。晚几天回也没事,只不过陈剑臣把鲁惜约托付给他照应,无端被人掠走了,就有点交代不过去。其实陈剑臣并没有任何怪罪他的意思,陈剑臣心思玲珑,想及这桩事故,第一反应便是,对方可能是李逸风那边的人……

        李逸风和鲁家有着血海深仇,当初为了谋夺鲁家的产业,李逸风勾结地方里正,以及官府,无所不用其极,用极为卑劣的手段害死了鲁惜约的父母,从而把偌大的鲁家产业抢了去,这才能成为如今的苏州一大豪强。

        其中的过程,鲁惜约俱深深地记在心上,并全部告诉给陈剑臣听了。

        陈剑臣听完,对李逸风的评价就是九个字“如狼似虎,恶人猛于鬼”。

        时隔多年,漂泊在江州的鲁惜约回来祭拜父母时萌生了复仇之念,只是在船上刺杀未果不知道是不是在那个时候,李逸风就起了疑1心……………,

        只是目前情况不明,很多东西都不好下定论。只能肯定的是,这定论不能坐等官府下。无数例子早已证明,等官府有了定论后,那母猪都已经爬上树了。

        报官,只是表面程序上的常规动作。

        暗地里的动作,就要动用身边所能帮得上忙的因素了,其中最大的助力,无疑便是皇甫父女。只可惜皇甫员外负伤在身,不能变出人形走动,否则有他出面会更加给力。老狐狸精行动不便,就只能退而求次,请小狐狸精出手了。jiāo娜固然有些莽撞,但她毕竟身怀法术不是?

        况且,离开胡庄之时jiāo娜还曾提过一个名叫“松娘”的名字,说其能帮忙打探消息,莫非那也是一只妖?

        陈剑臣暂时不明所以,嘱咐了王复几句后便只身返回胡庄去一留王复在苏州城府内,一方面为了聆听音讯需要:另一方面,有些事情被王复知道了的话,对双方都没有好处的。

        望尽青山,青山处处风刀雨剑,能真正承受得起的人并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