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二章:解救

第一百一十二章:解救

        (今天倒了大霉,儿子发高烧,摩托车被扣,罚单一千大洋,停电……仿佛集众霉运于一天了——我顶你的肺!)

        马六认出对方的身份,属于李逸风那边的人,这让陈剑臣惊疑不定——事情未免太凑巧了些,难道果真如老话常谈的“无巧不成书”?

        一时之间,他也无法细想,因为身边娇娜的目光早全部放在了马背那只被麻绳捆绑住的火红狐狸之上了。

        不用问,那肯定就是皇甫员外。

        现出原形的皇甫员外,身体多处受伤,可见血迹斑斑,分明受伤颇重,耷拉着脑袋,也不知是否昏迷了过去,一动也不动的。

        陈剑臣一把拉住要发飙的娇娜,示意她不可轻举妄动,转面对马六低声道:“马六,你赶紧寻个由头,上去把对方留住。”

        以现在的情况,还没有到直接“拔刀相向”的份上,如果让娇娜行动,她肯定一出手就把对方全杀了,这一杀,就无法再回头。

        马六不明所以,不过陈剑臣发话,小姐又没有出言反对,自己就应该依命从事。他快步跑到官道上,嚷道:“石护院,我家小姐有请。”

        他虽然为车夫,但随机应对的能力倒很强的。

        闻言,陈剑臣立刻想到了一个办法,附耳对娇娜说了一番,娇娜本想不顾一切发作,出手抢回父亲,可与陈剑臣的眼睛相对时,看到了对方眼眸中的坚定,便答应了下来——或者,是先生说得对,在人间红尘办事就应该多靠智慧,光凭着武力蛮来的话,只会把事情弄得一团糟。

        这一些东西,不正是爹爹所渴望自己能够学到掌握的吗?

        马六拦路,对方果然勒住马匹,他们三个都是李逸风门下的门客,凭着一些功夫,成为李家的护院,保镖,领首者姓石,所以马六叫他做石护院。

        看见是马六拦在路中,石护院便有几分不耐,喝道:“你这车夫好生莽撞。”他为李家的人,一向都飞扬跋扈惯了,若不是顾忌皇甫家的背景,早一马鞭甩了过来。

        马六陪着笑道:“不知石护院何去何从?我家小姐有请。”

        皇甫小姐?

        石护院三人登时把目光扫进风波亭里来,看见娇娜和陈剑臣并肩而立,心中好不疑惑:对于皇甫家的娇蛮小姐他倒是有所耳闻的,只是无缘无故为何她要找自己?

        然而对方为皇甫家的千金,他们不好请而不见,纷纷下马,走过来,拱手问候道:“石弘见过皇甫小姐,不知皇甫小姐有何吩咐?”

        皇甫家在苏州为顶尖大户之一,有头有脸,皇甫员外黑白通吃,本事不小,生意做遍好几个州府,与李逸风也有不少生意来往。石弘仅是李家的一名门客而已,对于皇甫小姐自然得客客气气的。

        娇娜按捺住内心的冲动,按照陈剑臣的吩咐问:“石护院一大早去哪里打猎了?”

        石弘回答:“禀告皇甫小姐,在下并非去打猎,而是奉我家大官人的命令到东山南岭峡谷内寻觅大蛇的尸体。”

        “大蛇的尸体?”

        娇娜疑云大起。

        石弘解释道:“近期有一条大蛇为祸东山的事情想必小姐听说了吧,为此我家大官人特意揭了官府榜文,并请张天师设坛作法,用飞剑斩杀大蛇。昨晚天师作法成功,大官人就命令我等三人一大早奔赴而来,到山上寻觅大蛇尸首,好做个见证。”

        ——张天师设坛作法的事情早传得沸沸扬扬,几乎整个苏州附近的乡里都传遍了,简直到了家喻户晓的地步。

        旁边陈剑臣听见,眉头一皱——事情似乎未如想象中的走向。

        娇娜沉住气,又问:“既然如此,石护院不是该搬运大蛇的尸体回来吗?为何马背上绑着獐子兔子狐狸这些猎物?”

        石弘讪讪然道:“我们并没有找到大蛇的尸体,只是看见那边峡谷内一片狼藉,树木断折,状甚猛烈,却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至于这些猎物却是我们在回来的路上顺手打的,而这头红狐狸更是在半路捡到的。”

        说到这一趟大官人交代下来的任务,石弘三人本来很是抗拒。要知道天师作法虽然说成功了,但都是单方面的说辞,玄之又玄,谁知道是什么回事?万一大蛇不死,他们跑过去不等于自寻死路?

        所以,这一趟行动他们很是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地摸过去,就看见昨晚狼藉激烈的战场,大吃一惊,难道果然是天师飞剑发威,飞射过来和大蛇激战了一大场?但如此的话,大蛇跑哪里去了?莫非并没有杀死,而是打跑了?

        有了这一个判断,三人不敢久留,赶紧退了出来,但为了取信李大官人,就顺手打了些猎物,又在一段山路边的草丛里发现了一头皮毛火红的大狐狸,正受伤昏迷不醒地躺在哪儿呢。

        简直就是送上门的大礼。

        石护院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这头狐狸很可能就是被祸及池鱼的,当即用绳子绑了,准备带回去卖掉,赚点钱花,算是这一趟爱惊受怕的任务的奖励吧。

        看着马背上被绑住的狐狸,娇娜心情激动,下一句话堵住喉咙,几番说不出来。

        旁边上陈剑臣见状赶紧跨前一步,拱手道:“石护院有礼了,小生是皇甫小姐的新请业师,其实是这样的,皇甫小姐看这只狐狸的皮毛有些独特,便想问石护院是否愿意割爱,卖给我们?”

        看见陈剑臣的衣装气质,就知道他是个读书人,石护院自不敢怠慢,连忙还礼,听说皇甫小姐要买那只狐狸,更是大喜——

        一身红色皮毛的狐狸,也算奇异,价值不菲。只是这一只全身血迹斑斑,多处受伤,伤痕累累的,价值就要大打折扣了;拿出去卖的话估计不好销售,如今半路上有皇甫小姐看中了,能卖给她的话自然会是一笔好生意。

        当下道:“原来如此,既然皇甫小姐看上了,但请随便开个价就好了。”心中却想若是对方让自己随便开价,那敢情更好……

        其实娇娜张口就要说出这句话的,皆因她从没有做过营生,哪里懂得物价贵贱,钱财分别。好在陈剑臣反应更快,抢先道:“石护院一番辛苦,这价格自不可少,不如一百贯如何?”

        此价格已超出石弘的底线,心中大喜,和两名同伴对视一眼,立刻答应:“没问题。”赶紧从马背上取下狐狸,递交过来,倒怕娇娜会反悔似的。

        不料娇娜立刻接过,松绑,紧紧地将那火红狐狸抱在怀里,眼圈儿一红,甚至有泪水掉了下来。

        这番表现倒有些异常了。

        陈剑臣赶紧解释道:“不瞒各位,皇甫小姐年纪稚嫩,心底善良,最看不惯小动物受伤流血。见之,必生恻隐之心而设法解救之。”

        石弘心中顿感懊悔:早知如此,先前捕猎那些獐子兔子之类之时就不该下狠手打死了,若是留得一口气在,多留点血,可能皇甫小姐也会大发慈悲一并买了下来,虽然价格不会太高,但起码比炖吃了强多了……

        那边马六听见陈剑臣的话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小姐有爱心?这话似乎有点假啊。不过眼前的情况,哪里轮到他一个马夫插上嘴的,就算能说话也不会拆自家人的台。

        陈剑臣又道:“石护院,我们现在没有带够钱,不如你们随车一同到庄上去支取吧,不知你们方便不?。”

        石弘连声道“方便”……内心也有些疑惑:这业师先生的表现是不是太“出格”了,简直就是他在主事做决定一般,而皇甫小姐倒根本没有什么意见。

        莫非……

        打量着陈剑臣的样貌,顿时有了个猜测:莫非皇甫员外请先生是假,招上门女婿是真?否则天底下哪里有如此年轻的先生。

        想通这一层他大感释然,不再纠结这方面的问题,反正只要拿到一百贯就好了,管谁发钱呢。

        一百贯呀,等于一百锭银元宝,等于他五年护院的报酬了,就算三份分也是一笔横财。嘿嘿,看来这一趟没有白跑,回到庄后,李大官人另外还有赏赐呢。

        很快,娇娜和陈剑臣坐上马车,开始驱赶回胡庄,而石护院三人则骑马不疾不徐地跟在后面,大声地笑谈着。

        车厢内,对着满身伤口的爹爹娇娜一筹莫展,求救般望着陈剑臣。

        陈剑臣问:“你没有学过什么可以医疗的法术?”

        娇娜摇摇头:“没有。”

        “那你随身有没有带着什么外敷的药物?”

        娇娜又是摇摇头。

        陈剑臣一叹气,看来还得自己临时做个“兽医”了,抱过皇甫员外,仔细检查一番,见它身上的多为皮外伤,不算严重,可能有内伤看不出来,那他就没有什么办法了,唯有先回到胡庄再作打算。

        不多一会,回到庄上,由娇娜出面叫账房支取了银子给石弘他们,三人拿着沉甸甸的钱,笑**自去了。

        娇娜则和陈剑臣进入皇甫员外的房间,要找药对之进行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