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章:危机

第一百一十章:危机

        (第二更到!)

        ……阴云四笼,昏黑如墨,回头一顾,后面哪里还有宏大辉煌的胡庄?但见坟冢如山,巍然而立,其下又有一口巨大的洞穴,深幽不见底,里面只听见阵阵鬼哭狼嚎不住地传出来,听在耳中,百爪抓心,难受得要大哭出声……忽而一声霹雳,地动山摇,急雨狂风,就见一鬼物从巨穴内轰然而出,利喙长爪,张牙舞爪地直向自己扑来……

        哎哟!

        陈剑臣不由自主地一动,人离开桌面,这才霍然惊觉,见到室内一切安然,残灯如豆;室外风雨飘零,不辨时辰

        原来是南柯一梦……

        陈剑臣今天正气损耗过度,精神疲倦,刚才在看书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居然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回想那阴森可怖的梦境,他心中若有所思,睡意早消失得无影无踪,便披上一件衣服,打开窗户,见外面风雨如晦,苍茫似海,不禁思绪激荡。转身回到书桌前,铺开一张白纸,磨墨,提起狼豪大笔,略一沉吟,刷刷刷就在白纸上写起来:

        “遇合难期,遭逢不偶,傲骨嶙嶙,搔头自爱,叹面目之酸涩,来鬼物之揶揄……恰黄钟长弃,瓦釜雷鸣;借福泽为文章吐气,使天下人知半生沦落……”

        他写得极其顺畅,简直一气呵成,不过一会儿,一篇百余字的文章便跃然纸上,笔墨淋漓,极是痛快。

        好久都没有如此一吐为快的感觉了……

        陈剑臣把手中笔一掷,心情顿时愉快了许多——

        噗噗噗噗!

        闭上眼睛,内观泥丸宫世界,光芒缭绕,那篇《三立真章》上的文字中段,几行字居然都放出了光明,一排溜下来,从头到尾,仔细一数,总数竟达五十字之多了。

        五十道正气。

        正气化剑,已宛如普通电线般粗细,长有五寸余。只是看起来,反而光彩内敛了不少,其中剑柄模样更加分明,连剑鞘的具体轮廓都凝聚出来了。由之前的一把剑,变成了剑刃和剑鞘两部分,构造得更加完整。

        君子当佩剑。

        在天统王朝,对于民间兵器有管制,但考取秀才功名以上的读书人却有佩戴宝剑的资格,右抓笔,左持剑,才算是真正的读书人。只是历史发展至今,潮流转变,懂得御射的读书人已凤毛麟角,很是稀少。笔当然不会丢,不过左手的剑就变成了各种各样的折扇,哪怕大冬天的,也习惯于一边烤炭火,一把啪的潇洒地把纸扇打开,娓娓而谈。

        摇扇而赏雪,也是当今一大时髦。

        一梦而突破,是否如道门的点化,释家的顿悟?

        《三立真章》本就最讲究心境,心境固然虚无缥缈,就连自己都难以捉摸,却可以真实地反应到养气的功夫之上——“立言”之境,宛然已渐入佳境了。

        陈剑臣心中欢喜,看来选择当娇娜业师的这一段经历,潜心体悟的话,也会有不少收获,属于“走万里路”中的组成部分。

        笃笃笃。

        有人敲门,打开一看,是头发蓬松的娇娜,她没有穿外套,随意裹着一张棉被单就走了进来,估计是刚从床上爬下来的。

        “先生,我睡不着。”

        娇娜看着房间内被打开的窗户,又看了看书桌,问:“先生你在写文章吗?”

        “嗯。”

        娇娜扫了他一眼,道:“先生你能不能不要那么严肃,老板着一张脸,容易老的。”

        闻言陈剑臣有些尴尬的一声干咳——这小狐狸精今天扑到自己怀里大哭一场后,性子似乎发生了某些微妙的变化,不是最开始的敌视蔑视,也不是过渡期间的拘谨忌惮,而是活泼本色体现,恢复了狐狸原本狡黠的脾性。

        这对陈剑臣而言,倒觉得有些不自然。

        他为人大原则,一向讲究干净利索,朋友就是朋友,敌人就是敌人,泾渭分明;所以不管和谁打交道,其都不愿把关系搞得太复杂,还是简简单单的好。

        只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总是事不如愿,开始往往是一根线,然后慢慢线就会分叉出来,变成千丝万缕的了……

        其实陈剑臣本性根本不是什么古板严肃的人,只是为了镇住娇娜才必须要做足先生的模样,才有足够的威严:“皇甫小姐,夜深人静,男女授受不亲,你还是早点回房回房睡觉吧。”

        娇娜嘻嘻一笑:“你是人,我是狐狸精,人和狐狸精之间可没有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说法。”

        陈剑臣又板起脸,道:“此言差矣。既然皇甫小姐要跟随小生读书学礼,那就该遵守礼仪,这和身份来历没有任何关系。”

        娇娜嘴一撇:“我说不过先生……不过人家真得睡不着呀,就想找个人说话,小菊早睡得像头死猪了;鲁姐姐又不在,你说除了找先生,我还能和谁说话去?”

        陈剑臣眉头微皱,问:“你在担忧你爹爹?”

        “嗯!”

        娇娜托着尖尖的下巴:“这么多年以来,我从未曾如此地担心过爹爹的安危。”

        陈剑臣道:“那是你以前没心没肺,做事情浑然不顾至亲的感觉。”

        “也许吧……”

        回想往事,一桩桩,自己的确都是胡闹居多:肆意涂改爹爹收藏的字画、故意躲起来让爹爹着急、稍不如意就大发脾气,掀桌子,扔饭碗……哪有一件事情有意义的?都是小孩子的任性行径。

        陈剑臣又道:“老员外修为高深,老谋深算,一定会没事的。”

        娇娜道:“口不对心,先生又在说好话安慰人了。”

        陈剑臣呵呵一笑:“安慰人则能使人心神安定,身心愉悦,所以多说说也无妨。这不是虚伪,而是实际人情需要。”

        娇娜眨眨眼睛:“真得是这样吗?不过听先生这么一说,我倒觉得爹爹真得不会出事了一般。”

        陈剑臣哑然,道:“既然如此,那就赶快去睡觉吧,一觉醒来,老员外就回到家了。”、、

        娇娜小嘴一撅:“可我还是没睡意呢。”

        陈剑臣无语,发觉自己还是想得过于简单了,以为把娇娜镇服、乖乖听话了就万事大吉了,原来这才是麻烦的开端,心生一计,从书架上抽出一本《礼书》往她怀里一塞,道:“你回房间把这本书读上一遍,很快就能睡着了。”

        “真的吗?”

        娇娜半信半疑,不过还是告别离去。

        夜,毕竟深了。

        打发走娇娜,陈剑臣自己都没有了睡意,负手立在窗前——虽然他也不知道这突如其来的暴雨究竟为那般,但总觉得其中有什么问题,往深处想,就像心头处潜伏了一个巨大的危机,让人坐立不安。

        夜已深,寒气越发的重了。

        ……

        啪!

        一截可怖的巨大尾巴突然从森林内横扫而出,席卷起漫天风雨,恶狠狠地朝皇甫员外打过来。

        皇甫员外双足一点,敏捷地跳跃到一边,手一指,飞旋在半空的铜钱状法宝再度呼啸而下,这一次要套的不是二青的颈脖,而是尾巴。

        嘶嘶嘶!

        二青双瞳红芒大炽,磨盘大小的头颅猛然回头,一头撞向皇甫员外的法宝。

        蓬!

        石破天惊一声响,铜钱状法宝在半空一个偏向,失准后直接将一棵大树给拦腰套断。

        皇甫员外心中暗暗心惊:眼前的蛇妖力量之大完全超越了他的想象,虽然修为刚刚突破至金丹,根基不稳,但其本体实在太强横了,这在妖类一族中,显然占据着非常有利的优势。哪怕他手持一枚洞灵法宝都无法在短时间内占据到上风。

        ——法器之上有法宝,法宝又被分为洞灵、洞神、洞天三级。功用效果依次递升,加强,据说最高级的洞天级法宝能开辟出洞天福地,自成一方世界,非常的玄乎。

        皇甫员外的这枚洞灵级法宝,有个名堂,叫“困神金钱”,专套阴神魂魄,被它套中,阴神魂魄便被套离本体,仿佛被关进了监狱一样,被困在“困神金钱”之中,什么本事都施展不开了。

        蛇妖二青知道厉害,凭借着本体灵敏地闪避而过,把头颅缩于后方,更多的是以尾巴出击,只是在有机会的时候才把巨头扑出来撕咬皇甫员外。

        多年以前,二青是皇甫员外手中表演的小蛇,相伴多年,培养出了一份本能的朴素情感。但这一切,都在二青开窍后化为尘烟,有了自主意识,蛇妖便有了自己的追求,根本不可能再听老主人的话。恰恰相反,它反而激起了凶性,要将皇甫员外击杀,吞噬掉他的内丹,夺走他的法宝。

        与此同时,天上乌云更加密集,电蛇乱舞,正中的上空,风云变幻,隐隐旋转不停,要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漩涡成,天劫生。

        到了那时候,情况将更加的复杂恶劣……

        皇甫员外心中有几分焦急,就要元婴出窍,不再手下留情,直接将蛇妖击杀也罢。

        “阿尼陀佛!”

        忽然之间,身后传来一声庄严浩大的佛号,惊得皇甫员外和蛇妖都立刻罢手,退缩到一边去,张望之间,就见到一名白衣胜雪的和尚脚踏木板,手撑油纸伞,飘然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