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龙种

第一百零九章:龙种

        (第一更送到!)

        苏州西郊,李大官人府上

        府上灯火通明,大门之外临时被收拾起来,形成一个大〖广〗场般的所在,周围一遭都搭建起凉棚。凉棚之下,人头涌涌,围观着数以千计的人们,都是闻风而来观看热闹的百姓。

        今天,今晚,李大官人请来的龙虎山张天师要设坛作法,诛杀为祸东山的大蛇。

        一根据那张天师的说法,说那蛇本是淮江里成妖的蛇妖,因与主管淮江的龙王爷起了冲突,这才不得不长途跋涉,逃跑到这东山来。

        “区区蛇妖,大胆包天,竟敢为祸乡里,罪恶滔天,馨竹难书。

        本天师自不能坐视不管,今晚就要请动飞剑,百里之外,一剑取其xìng命。”〖广〗场正中,祭台高立。

        祭台上摆满了香烛黄纸,三牲果蔬,另外,不可少的是一大盆黑狗血。此时血已凝结,正中插着一柄小剑。

        剑长半尺,光彩流溢,卖相十足。

        这就是张天师口中所说的飞剑。

        那张天师年过五旬,面皮枯黄,不正是在江州被陈剑臣断了财路的朝天观主持嘛。如今已成为李大官人的座上宾,千百人眼中的得道天师,要请飞剑诛杀蛇妖。

        飞剑呀!

        在诸多民间传说中那是神一般的存在,用奇物祭炼而成,能如意吞吐,驾取自如,更能遨游千里之外取敌人首级,实在非常厉害。

        于是,看望黑狗血盆中的“飞剑”时,众人都觉得脖子凉飕飕的,仿佛自己稍有不敬,那飞剑就会斩杀过来一般。

        其实今天下午时分,张天师就已上坛做了一回法。说也奇怪到了傍晚就罕见地响起了冬雷,紧接着下起了泼飘大雨。

        种种异象,都在印证着张天师的卓越不凡。

        祭台处也搭起了坚固的遮盖凉棚,张天师就盘坐在其中,闭目养神。他早就说明请动飞剑要择定吉时,至于具体的吉时,得依据天时而定。

        李府大门处同样搭建起一座偌大的凉棚,里面摆着椅桌,人都是坐着的,一边坐着,一边好整以暇地喝茶吃点心以李大官人,以及苏州府衙几个官员的身份地位当然不会和平民百姓那般站着看。

        苏州知州那些最高级别的大官倒没有来,只来了几名主薄主事,另外还带来一百名官兵过来压阵,维护秩序,由一名校尉带队。至于附近各乡的里正当然不能缺席,都要赶过来陪坐。

        大蛇为祸,逞凶吃人,官府剿杀不力影响很是恶劣,搞得苏州地界人心惶惶的。知州大人不敢奢望能永远瞒住京城那边,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最快时间内将大蛇斩杀,挽回影响。

        既然事情紧急,那就应该不择手段只要有办法都使上来了。

        李逸风揭榜,一方面是因为有张天师的保证:另一方面也是想因时而动,做出一番事业来。如果投奔门下的张天师真有厉害的本事手段将大蛇斩杀,他自然受益匪浅,名望大增,在苏州府衙内谋取一份好官职就很容易了:退一步说天师无能,到时他李大官人也不用担当什么干系,最多不过把道士推出来受罪,好生打一顿。

        因此李大官人的心情极其愉快更多的时间是在敬各位官员喝茶,对于祭台上的情形没有太多的关注。

        更何况眼下大雨如瀑对于祭台上张天师的举动,不管大家怎么看基本都看不清楚的。

        张天师看见雨幕如盖,无人窥见,正是求之不得的吉时,暗道一声:“天助我也““当即一把火将插在黑狗血中的“飞剑”烧掉,抬头望天,逮准一个时机,大喝一声:“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飞剑出矣!”他几乎吼得喉咙都扯了,周边凉棚内的人听见,个个引颈而望,正见到苍茫乌黑的天空上,一道闪电如剑般划过好大一把飞剑!

        风雨交加,山林莽莽,如斯恶劣的天气,漫山遍野漆黑一片,只有数不尽的风声雨声倾听入耳。

        嗤!

        黑暗中忽然亮起一点灯火,在茫茫雨幕冉显得昏黄一团,有点看不清楚。

        灯火在移动,自下而上,走得不疾不徐的,看真些,原来是一盏白皮灯笼一把灯笼提在手上的,正是衣穿华丽的皇甫员外。只是此时此地此景,任谁见到他,都不会再把他当做是一名生意场上的老手,老于盘算的商贾了。

        皇甫员外走得很稳,他的头顶之上飞舞着一枚铜钱状的物品,此物大如斗,就像一顶大斗笠一般,把上方丈余地方遮掩得片风不进,滴雨不侵,故而他全身上下,一点湿都没有。

        如此宝贝,显然已超越了法器的范。。而是那传闻中的法宝了。

        约莫一盏茶时间后,皇甫员外已经走到了一座巨大的峡谷上边,站定,凝目往下看,忽然扬声叫道:“二青,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见我!”他的叫声,听似不大,但绵绵然传出去,风雨不能干扰阻隔。

        嘶嘶嘶!

        随着他的叫声传出,深幽的峡谷里猛地亮起两点红灯,点点如铜铃大小,一红灯会动,倏尔转移,高低起伏,犹如活物。

        霹雳!

        此时一道闪电劈下,映亮半边峡谷,依稀可看见其中情景。

        那两点红光,哪里是什么红灯,分明是一条巨蛇的眼睛!

        这条大蛇,粗若水桶,长不知几许,光是冒起来的半截前身已达数丈,高高地葡立而起,信子吞吐不定,全身鳞片片片大如指甲,整体青sè,边缘处却微微有一圈金边。而蛇额之上,有一枚棱形红斑,很是醒目,好像是一只眼睛如果陈剑臣在此,定然认出这条大蛇就是当日在峡谷内闹事的那一条。

        “孽畜,见到主人还不低头!”

        巨蛇可怖,皇甫员外却丝毫不惧,舌绽春雷,一声大喝。

        嘶嘶嘶!

        巨大青蛇蛇头摇摆不定,摇晃之间,风雨更甚,但没有如皇甫员外所言的乖乖低下头来。

        皇甫员外圆睁双眼,胡须飞舞,气势威武:“二青,你捕食人类,已犯下弥天大罪,见到主人来到,居然还敢张狂!早知你如此,当日我就该一掌把你打死,免得让你留下来为祸人间。”

        嘶嘶!

        回答他的,是青蛇尖锐的嘶叫声。

        啪啦!

        又是一道闪电当头劈下,这一劈,正劈在青蛇的额头上,滋滋滋一阵怪响。青蛇状甚痛苦,猛地一头撞到下面的森林之中,咔嚓咔嚓,不知撞断了多少根巨大的乔木,轰隆作响。

        “什么?”

        皇甫员外终于lù出了惊讶之sè:“二青,你竟然修炼出了金丹,在渡天劫?这怎么可能?”他情不自禁就握紧了拳头很多年以前,皇甫员外化**形,涉足红尘,游戏人间,体味人生百态,做过各种各样的事情,其中就做过六年耍蛇人,以卖艺为生。

        在这段经历中,他驯养过三条蛇,其中分别命名为大青、二青、1小青。

        三蛇之中,二青天生异禀,乃是他从一处深山大泽无意间捉到的一条幼蛇,品种特别,带有一丝龙的血脉,可称为龙种。

        耍蛇所用,蛇型不能太大,二尺左右就差不多了,再长大后,就只能把蛇处理掉。这个“处理”一般都是放生。毕竟相处一场,多多少少都有了感情,不会做杀蛇之举。

        把蛇放生,本身并无任何问题。

        问题是这一条二青天生异禀,被放生后并没有如皇甫员外所料的那样,回到深山大泽去,而是直接留在了东山,捕食野兽,渴饮山泉。多年以后,它〖体〗内的一丝龙血之脉居然无意间被jī发了出来,胃口一下子就变得极大。随着吃喝大量增加,体型也在急剧增长,最后成为一条水桶般粗的巨蛇。

        巨蛇成型,灵窍自开,自然而然就成了一条蛇妖,只是灵智不甚灵光,更多的还是依仗本能行事。

        事情的变化还是发生在它第一次吃人之后……

        当好奇地把那个哭喊着挣扎不休的人类吞进肚子后,从吞食的快感中,二青还吸收到了一丝人生阳气,让它身心感到无比的舒畅。

        原来人的阳气,才是自己最美味最有营养的食物。

        自此以后,二青一发不可收拾,频频找机会袭击行人,吞食入腹中。它吃的人越多,修为就涨得越快,直至凝结出金丹,要渡天劫。

        一度天劫,蜕皮成蛟龙,龙能腾飞九天之上。

        这一些事情的变化,却不是皇甫员外所能控制得了,更是始料不及的。俗话有说“养虎遗患”他却是养蛇成妖。

        其实成妖也没什么,皇甫员外本身就是一个狐狸精。不过二青成妖的途径不同,它是吃人吃起来的,待其金丹大成,化身蛟无,只会为祸人间,肆虐生灵。

        事情因己而起,早种下因果,所以皇甫员外必须要过来处理,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二青竟然修出了金丹,并且触动了天劫,难道,是其〖体〗内的那丝龙血起到了至关重要的辅助作用?

        “二青,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就跟老夫走吧!”皇甫员外念一句口诀,本来罩在头顶上的那枚铜钱状物呼啸而去,直往大蛇颈脖处套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