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四章:手段

第一百零四章:手段

        (求订阅,正版订阅是对干作者的最大支持!)

        娇娜准时出现在课堂之上,陈剑臣一点都不感到意外;不过令娇娜感到意外的是,陈剑臣并没有提及昨天交待下来的磨墨学习任务,仿佛忘记了似的直接教起了生字……娇娜暗自松了口气,她昨天负气跑出书房,奔到后山散心,静坐了许久这才把心中的郁闷排解出去不过回家的时候依然没有释怀,更没有听从陈剑臣的意思去跟香儿学磨墨,如果今天陈剑臣再度逼她磨墨,结果只怕又是昨天的翻版。

        陈剑臣明心见性,深知不能把兔子逼急的道理,于是闭口不提昨天的磨墨之事,转而缓冲地教起生字来。

        娇娜一边记着生字,一边却觉得陈剑臣越发古怪起来,难以捉摸,行为举止,一点都不像以前的那些先生,尤其是其神魂内竟还藏有一把剑!

        这是非同小可之事。

        娇娜之所以肯低下头来,安分地坐在课堂上学习,其中倒有一大部分原因是为了弄清楚陈剑臣的底细……

        前天晚上,皇甫员外向女儿旁敲侧击地打听她为什么肯乖乖听讲的原因所在,而娇娜反而直接问起陈剑臣的来历。

        对此皇甫员外倒没有什么隐瞒,直接把事情经过道了出来。只是听完之后,娇娜更觉茫然:陈剑臣的这些经历和他神魂里隐藏住的剑没有可联系的地方……

        由此想到,娇娜便认定陈剑臣绝对对爹爹隐藏了什么……她甚至怀疑陈剑臣是不是别有企图,故意化身先生来庄上的。

        如此的话,陈剑臣会不会已经知道了他们父女的真实身份?

        “大忠似奸?”

        小狐狸精顿时想到一个比较贴切的形容词,并想象力丰富地海阔天空起来,经过不断的完善补充,最后得出来的结果是:陈剑臣来庄上是有阴谋的……

        从小到大,娇娜经常被爹爹教训,说红尘世界,即大且杂,人心似鬼,狡诈无常……因此想在红尘打滚就必须读书明理,方能分辨真假是非云云;见女儿不肯向学,甚至不惜下了死命令,不准她离开庄子一里以外的地方,更不能进城去。

        所以时至今日,除了天天往后山跑外,娇娜基本就没有其他社会活动了。

        皇甫员外有大智,善经营,但这管教女儿的方法实在有些不妥,反而更加激发了娇娜的逆反心理,更加对学习不感兴趣了。

        娇娜不爱学习,但爹爹所说的“人心似鬼”倒记得很清楚,并“学以致用”地扣到了陈剑臣的头上,皆因这个年轻得过分的先生身上着实有许多令人生疑的地方。

        狐性本多疑……

        只是娇娜还没有向爹爹禀告的打算,只计划着了解更多掌握更多后才付之行动,最好能抓个现行什么的……而跟着陈剑臣上课,无疑是一条了解的好路径。

        她的心思,陈剑臣自然无从知晓,不过他也明白要想真正地让娇娜变成个“三好学生”绝非易事,可不是三两天就能摆平的,也不是一剑破除了对方的小法术就行了的。潜移默化,正需春风秋雨。

        今天的课堂又是顺利地结束了。

        回到东厢,陈剑臣去叫鲁惜约收拾东西让她和王复同路返回江州的事情一早就说了,鲁惜约也没有不同意见。

        因为王复要明天一大早就启程,加上路程方向不同,陈剑臣要今天就送鲁惜约主仆到苏州城府去,住进客栈内,与王复等人汇合。

        鲁惜约随手行李不多,很快就收拾完毕,由陈剑臣带着,出到外面向皇甫员外辞行,并感谢他的款待。

        “爹爹,女儿要随先生,以及惜约姐姐他们进城!”

        娇娜忽然跑出来,兴冲冲地道一这些天她和鲁惜约倒聊得比较投机,成为了朋友。

        皇甫员外立刻板着脸道:“不行,谁知道你出去后会闹出什么乱子来?”

        娇娜嘟着嘴,撒娇道:“爹爹,你就让我去嘛。最多女儿保证听先生的话,不会惹是生非的。”

        对于苏州城府,娇娜早向往已久,若不是被爹爹约束,她早就想去看一看了,要看看真正的花花世界,到底是何许模样。

        “这个……”

        皇甫员外望向陈剑臣,却是要先征询他的意见,把决定权抛给他。

        陈剑臣扫了一眼满是期待的娇娜,便道:“员外,就让皇甫小龘姐跟着进城吧,认识一下外面的人情世故也好。”

        他答应了,皇甫员外自再无意见,拱手道:“那就拜托留仙了,小女进城后,如果有什么不当之处,但由留仙训导。”

        又叮嘱了娇娜几句。

        能够进城去玩,娇娜心花怒放,什么意见都没有,统统答应下来。

        坐上皇甫家的马车,一行人辚辚地进发苏州城。

        目送他们离开,皇甫多外忽然脸色变得有些阴沉,喃喃道:“南面那家伙近日闹得有些过分了,事情越闹越大……只怕不好收拾,如果惊动了释家道门的修士来,那就不好了……嗯,看来需要用一用手呃……”

        “老爷,你说什么?”

        站在边上的家仆见到老爷嘴皮子微微有些动,却听不见有声音传出。

        皇甫员外呵呵一笑:“嗯,老爷我是说要出门一趟,今天晚上可能不回来了,等小龘姐他们回来,你告诉他们一声。”

        “哦!”

        那仆从恭敬答应,老爷经常夜不归宿的,应酣嘛,很正常。

        “嗯,阿福,今晚可能会行雷闪电,要注意门窗。”

        皇甫员外临走前又嘱咐了一句。

        行雷闪电?大冬天的?

        那阿福顿时傻眼:老爷是不是说错话了……

        马车悠悠,鲁惜约和娇娜主仆都坐在车厢内,陈剑臣就坐在前面,和车把式一块儿,把身子靠在车厢边上,稳稳坐着。

        车轮辚辚,声音单调,身后不时传来少女们清脆的说笑声。陈剑臣干脆拿出随身带在身边的一卷书来阅读。

        坐车苦读,旁若无人。

        马夫瞥眼见到,不禁暗暗佩服,心想读书人就是不一般,随时随地都能读得进去,怪不得能中举当老爷呃……

        驾驾驾!

        猛地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以及粗暴的吆喝声:“官差办事,闲人退避!”

        陈剑臣回头一看,见到后面官道上尘土飞扬,三匹骏马飞驰电掣而来,惊得路上行人纷纷躲避不迭。

        车夫似乎也不是第一次遭遇这般事情,很娴熟地挥动鞭子,把马车靠边停住,以免马匹受惊狂奔。

        嗒嗒嗒!

        后面十二只马蹄轮番踏地,很快就超越过去了,只是三名骑士,只有两个身穿府衙皂衣,还有一个却是穿着寻常的麻衣。

        “唔,原来是李大官人的张护院。”

        车夫眼尖,认出了人。

        陈剑臣心一动,问:“马六,你所说的李大官人,可是西关的李逸风李大官人吗?”

        那车夫马六笑道:“可不是他嘛,苏州除他以外,哪里还找得着第二个李大官人?”

        “嗯,你知道些什么?”

        马六重新赶马车上路,见到陈剑臣相问,马上滔滔不绝说起来:“回陈公子的话,事情是这样的,前一段日子那东山南面峡谷内,不知为何突然杀出一条大蛇来,那蛇真是大啊,公子如果你不亲眼看到的话,你根本不知道那蛇有多大,身长百丈,头像箩筐,眼若铜铃,身子能绕着山峰一圈,不知道多吓人……”

        陈剑臣哑然失笑,这马六显然也是以讹传讹,根本没有见过大青蛇真面目。不过这都是民间传闻的特色,不足为奇的。一件事情经过三个以上的人口口相授,麻雀都能变成凤凰来。他也不分辨打断,只听车夫说下去。

        “这条大蛇,以前听说是一个该死的耍蛇人放养山林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几年之后就变成偌大模样,能吃人,可吞象,很多人说,只要这条蛇吃够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人,它就能褪去尾巴,化身成龙呢……”

        这个传闻就更不靠谱了。

        陈剑臣虽然不确定这个世界会不会有龙,但却能肯定大青蛇吃人,只是属于一种低浅的吸取精阳血肉来增加修为的一种手段而已,距离化龙不知还有多远。

        “大蛇害人,百姓人心惶惶,天天有乡伸带领百姓去官府门前闹,只是官兵也不敢上山杀蛇,无奈之下,官府就张榜悬赏,说谁能猎杀大蛇,可得金元宝十呃……啧啧,如此高额奖赏,前所未有过的,可惜咱家没本事,只能干瞪眼……”

        “期间倒有几个猎户艺高人胆大,去揭榜,上山杀蛇,但他们最后都是被巨蛇吞吃了。如此一来,就没有人再敢自告奋勇了。这奖金高也得有命拿呃……但昨天,我替老爷赶车的时候听说,李大官人派人去揭榜了,当时我还不信,今天看来估计是真的,刚才和两个官差在一起的,正是李大官人的张护呃……”

        听到这里陈剑臣忍不住问:“李大官人会武功吗?”

        马六道:“不会,他是读书人,怎么会练武呢。”

        “那他怎么会去揭榜杀蛇?”

        “呵呵,应该是派遣手下去杀吧。李大官人家境雄厚,性子又豪迈,爱好结交天下豪杰,家里不知养着多少门客呢。”

        原来如此,陈剑臣一下子就明白了李逸风此举定然不会是为了拿悬赏,敢情是借此赚取声望名誉呢。如果斩杀大蛇成功,苏州一带百姓,对他自然是感恩载德的。这对于李逸风日后的仕途,有着非常利好的影响。

        好手段……

        陈剑臣眼眸闪过一抹玩味的神色。

        此时,苏州城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