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一章:针灸

第一百零一章:针灸

        喝浓茶解酒,对身圌体并无益处,只是间或喝喝倒无妨。陈剑臣喝了一口浓茶,精神振奋起来,叫鲁惜约坐下,问道:“惜约,你的zhēn灸之术有哪方面的作用?”

        他心中已认定,此术来历不凡,功用效果定然会超过许多寻常医术。只是没有qīn身经历,不得明证。

        鲁惜约道:“这门雌黄之术,有个名堂,叫‘玉女zhēnfǎ’,可疏通经脉、调和阴阳、扶正祛xié等……嗯,还能解酒呢。”

        陈剑臣听她说得玄乎,顿时引起兴趣,道:“既然如此,不妨来给我试试。”

        鲁惜约嗯了声,但没有马上行动。

        陈剑臣心思玲珑,立刻恍然,道:“到我房间里吧。”

        ——鲁惜约房间内就一张床,是她睡觉的地方,怎么能随便让一个大男人睡上去?虽然她心属陈剑臣,但目前没名没分的,却也不愿太过于轻佻,以免被人看轻,惹人闲话。要知道圌人言可畏,众口铄金,一向都是shā圌人不见xuè的dāo。

        带着香儿去到陈剑臣的东厢,陈剑臣躺回自己的床圌上,面部朝下,枕着一个枕头。至于下一步,就要听鲁惜约吩咐。

        鲁惜约随身带一口小小的箱子,不过半尺长短,造工精致。打开,里面银光熠熠,长长短短,足有上百口银zhēn,另外还有许多cǎo本东西,林林总总,看得人眼huā缭乱——她的随身行李,本来都放在客栈之中,后来入住皇甫家后,才叫香儿进城取出来的。

        “公子,银zhēn解酒,只需扎一zhēn后颈即可。”

        陈剑臣道:“惜约尽管下zhēn。”

        对于这门神秘的歧黄之术,他很感兴趣,就想qīn身试一试效果。

        鲁惜约纤手一捻,灵巧地拿起一根圌máo丝般细小的银zhēn,坐到床边来,轻轻圌撩圌开陈剑臣后脑勺的头发,口圌中道:“公子,我来了……”

        微一凝神,轻轻一zhēn扎了下去,正中xué位处,再慢慢地旋动了三下。

        银zhēn入肉不过分毫,陈剑臣顿感到一股麻酥之意传来,其中又夹杂着酸酸的意味,使人非常的舒服。酸麻之后,便是胀圌胀的,感觉到有气liú在里面活动。

        zhēn圌刺得气!

        鲁惜约的造诣,果然非同小可。

        片刻之后,她就起了zhēn,道:“好了!”

        此时不用她说,陈剑臣都知道好了。皆因本来有些昏沉的脑袋,一下子就如沐春风般,变得清明shuǎng坦,本来的几分醉意消失一空,浑身一轻,霍然坐起,拍手道:“好zhēnfǎ,大有用处啊!”

        鲁惜约问:“公子的意思是?”

        陈剑臣娓娓而谈:“惜约有如此妙术,岂能zàng而不用?可用之开设医馆,有益众生。”

        鲁惜约惊喜地道:“开医馆?这个,妾身真得可以?”

        陈剑臣正sè道:“怎么不可以?京圌城太医馆中便有女太医一职,同为女liú,既然有人能当太医,那你当个民间女大夫自是绰绰有余。”

        在天统王朝,男尊女卑观念由来已久,男女之防也颇为严谨,女子出来做事的例子并不多见,一般都属于特殊行业。

        医师就可以算作一门特殊行业。

        因此陈剑臣灵机一动,便建议鲁惜约当个女大夫,开设一间医馆起来,专门诊治女性圌病人;至于男的,麻烦出门左转,到别家找圌男大夫去。这般规定,自是为了避免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以及口舌——可定义为“女性专科”!

        zhēn灸之术,偏重由内到外的调理,不用圌yào,从而达到wēn通经脉、调和气xuè的作用,治病之余,附带还能美圌容呢。

        如此,简直就是为女性圌病人量身定做的。只要鲁惜约把医馆开起来,打出名头后,门庭若市指曰可待。

        听完陈剑臣的陈述,鲁惜约明眸闪烁,欢喜无比,弯腰道万福感谢道:“多谢公子指点迷津。”

        ——昔曰在遛鸟楼,因为mài艺不mài圌身的缘故,其实她所赚取的钱财并不多,还要上下打点,这才能保得清圌白之身。故而平时积攒下来的财富数量只能算一般,只不过用来开设一间医馆倒是足够的。

        开设医馆,这可是鲁惜约以前不敢想象的事情,现在经由陈剑臣一说,顿时觉得面前现出一条康庄大道来。

        陈剑臣又问:“惜约,那你准备到哪里开设医馆?”

        “jiāng州。”

        “哦,那你的父母之仇怎么办?”

        闻言鲁惜约神sè黯然,低头不语——她一介弱质女liú,举目无qīn,无依无靠,想要击shā一名进士举人报仇,谈何容易?

        所谓刺shā,铤而走险,也就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一个下策bà了。

        陈剑臣忽而冷然道:“惜约不必忧愁,è圌有圌è圌报,那李逸风作圌è多端,我想,他迟早都会遭受到应得的下场的。”

        他倒没有一时头脑发圌热,大招大揽下来要替对方报仇;就算真要这么干,也没必要张口说出来——人生之事,唯其义尽,所以仁至,并不需要大拍胸口嚷嚷不休。

        鲁惜约冰雪聪明,隐约听出陈剑臣话中的意思,心里又是大感触动——她与陈剑臣只能说是萍水之交,至少到目前为止如是。而其最大的价值,无疑便是一副清圌白身圌子,之前鼓圌起勇气,直接开口愿意托付终生,不料被陈剑臣委婉拒绝,失望之余,实则更加欢喜。因为从这一点可以证明陈剑臣并非那些渔sè之徒,并不只是为了看上她的姿sè而伸出援手的。

        这一点,实在难能可贵。

        鲁惜约久居青楼,对于男人tān新忘旧的薄幸之心最是了解,明曰黄huā,秋扇见捐,诸如此类的事情不知道听说过多少,其中以“杜小酿怒沉百宝箱”为典范,说得是一个真圌实的故事,但此事发生的地点不在jiāng州,而在杭州。

        ——杜小酿为当地名技,一直就想从良,寻个好人家嫁掉,哪怕做妾氏也不在意。她千挑万选,最后挑中了一名叫“洛千城”的书生。

        这书生出身大户,对杜小酿chī心不已,为了她不惜倾囊付出,最后沦落成乞丐都舍不得离开杭州回家。

        为此杜小酿很是动心,就此认定洛千城通圌过了自己的考验,便自出银子赎身,离开青楼,带着洛千城坐船回其家,准备成qīn。不料在半途之上,洛千城为了区区千贯钱财,竟答应将杜小酿mài给一位纨绔è圌少!

        知道此消息后,杜小酿万念俱灰——都说女人心,海底zhēn,难以捉mō;但这男人心,简直就是天上云,明明看着是这般,可一阵风吹来就面目全非了。

        她悲愤交加,便拿出随身所带的一个百宝箱,里面装纳着她平身所赚取所积攒下来的金银财宝,本来想用来做嫁妆的,价值岂止万贯?

        杜小酿当着洛千城和è圌少之面,把百宝箱里的财物一件件地倾倒入巨jiāng中,然后抱着百宝箱纵身跳jiāng自圌shā……而那洛千城人财两空,自是懊悔不已。

        这个故事在各地青楼liú传甚广,几乎个个姑酿都是知道的,意在告诫各个姑酿:天下男子多薄幸,遇人不淑害一生,还是安安分分dāi在青楼的好……

        其中自不免带着许多别有目的的立场sè彩,有失偏颇,但鲁惜约却真心知道“易得无价宝,难qiú有情郎”这句话所言不虚。

        倒是旁边的香儿听着,有些不以为然——李逸风乃苏州豪强,势力骄横,他本身又是进士举人,guān身唾手可得。以陈剑臣现在的身份地位,根本不能帮小圌姐报仇,只是说些空话好话来安慰小圌姐bà了,当不得真的。

        随后鲁惜约提出,她要在三天后就坐车返回jiāng州去,以筹划开设医馆之事,要请陈剑臣去和皇甫员外说一声。

        对此陈剑臣自无意见,只建议她最好能与王复一行一起回去,路上好有个照应。并且回到了jiāng州后,王复还能在鲁惜约开设医馆的事情上给予提圌供许多帮助。毕竟有不少事情,鲁惜约一介女liú不好出面应付。

        第二天吃早饭之时,陈剑臣就把这事对皇甫员外说了,皇甫员外自无意见,咪圌咪笑道:“留仙,你这么快就舍得与鲁姑酿分别了?”

        陈剑臣哑然,但也没有多做解释,有些事情越解释越无力,还是沉默是金为好,当下转个话题,问:“员外,昨晚jiāo娜小圌姐没有告小生的状吧。”

        皇甫员外忽然面露古怪之sè,上下打量陈剑臣,瞧得陈剑臣心里有些发máo:

        “呵呵,老朽倒希望小女会告你的状,奇怪的是她半个字都不提,反而很乖圌巧地说她长大懂事了,要认真读书了云云。”

        陈剑臣听得无语——这番话语从jiāo娜嘴里说出来,简直就是匪夷所思,反常得很。皇甫员外是成精的老狐狸,自然嗅到了其中怪异,从而疑心大起。陈剑臣不知道为什么jiāo娜不敢直言禀告,也许怕爹爹责罚吧。但她说与不说,陈剑臣都觉得无所谓,自有合理的理由解释过去。

        皇甫员外笑道:“也bà,既然留仙你不愿说,娜儿不说,老朽也没必要追根问底了,乐得清闲。”

        吃过早饭,陈剑臣准时来到书房,开始对jiāo娜的功课进行第一次的检圌查考核——默写生字。要看看经自己调圌教之下,这只调皮的小狐狸到底学得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