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复仇

第九十章:复仇

        离开张家,陈剑臣第一件要做的事情便是回到客栈取银子然后送到杨大夫那里去。人无信则不立,这是必须要做的。

        来到苏州的第一天就这般过去。

        第二天,天空上下起了冬雨,淅淅沥沥的。

        天公不作美,陈剑臣便没有出行,而是留在客栈内读书这场冬雨没有维持多久,第三天便停歇了,开始放晴,一轮冬日照出来,晒在身上,微微有些暖意。

        王复躺了两天,喝了一肚子的药后身体终于康复了,见到天气好,立刻要拉着陈剑臣上马车,要出城到那苏州八景之一的苏州河去坐画舫。

        苏州河位于苏州城府左侧,是一条风景秀丽的大河,这一段的河水水势平缓,两岸排排柳树庇荫,又多有野huā碧草点缀其间,景sè十分宜人。

        此河正是苏州八景之一,享有盛誉,尤其到了晚上,河面上便会游弋着条条画舫,有管弦之入耳,有美人之入眼。

        这些画舫,被油漆出各样的鲜艳颜sè,红绿橙紫,各有特sè。还分别起了好听的名称,或“蓬莱”、或“仙山”、或“温柔乡”充满了一种靡靡的气息。

        事实上每一艘画舫,便是一座漂流在苏州河上的青楼。

        以王复的禀xìng,来到苏州而不游苏州河,不坐一坐那声名远播的画舫,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人不**枉少年,何况他已是青年?

        正是青春鼎盛,如狼似虎的年龄段~

        旧日桃huā的yīn影已渐渐随着时间淡忘,王大秀才正要换地图换口味,重振雄风一番呢。

        画舫多为晚上才出来漂流,但其实中午时分便开张接客了,到了这般时候,就有不少文人sāo客坐着马车奔赴而来,各有选择地坐上停泊在柳树下的画舫,摆开酒宴,先喝酒吃饭,酝酿酝酿“诗兴”。而等到日薄西山,星辰初上,画舫里的姑娘们就个个打扮得huā枝招展的,出来招呼客人了。

        这个时候,就是苏州河上最热闹的时候。

        十里繁华,夜夜笙歌,抱不尽的红颜,喝不完的美酒,如此生活,正是士大夫们所极力追求向往的。

        王复无疑便是个中代表,他打扮了近乎半个时辰,最后全身上下穿得光鲜夺目的,还熏了huā香,这才施施然出门。

        和他相比,陈剑臣就逊sè许多了,衣装简单,显得非常朴素,典型一个寒酸书生打扮。

        坐在马车上,一路王复滔滔不绝地向陈剑臣介绍苏州画舫的情况,说得天huā乱坠。看来他病倒的这两天也没闲着,做足了功课,也不知道从哪个渠道打听来的这么多huā絮新闻,**韵事。

        陈剑臣仿佛在听,但早已神游方外,在修习感应《三立真章》呢。

        如今他凝练出了二十道正气,凝聚成的浩然养吾剑已经如火柴梗般粗细了,威力得到进一步的提升。除此以外,他还四下探索泥丸宫的混沌世界,试图找寻出辟邪笔和那个神秘人影的下落,不过世界内一片灰méngméng,似无边际,又没方向,除了居中悬立的那幅笔墨外,其他一无现。

        秘密,依然隐藏在层层mí雾之中……

        对此陈剑臣并未感到沮丧…秘密就像上子锁的箱子,而他喜欢开锁。

        “留仙,到了!”

        王复充满了欣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陈剑臣抬头一看,现马车已停了下来,正停在一条宽阔的大河边。

        苏州河甚大,几可与鉴江相比拟,不过鉴江水势bō涛壮阔,汹涌jī流,而眼下这段的苏州河却平静和缓,好像一名没有脾气的淑女般。

        河岸两边,果然种植着一排排的杨柳树,而树下,便系泊着一艘艘张扬鲜艳的画舫,排成一行,看上去,起码有上艘之多。

        这些画舫并不大,犹如一间间小房子,建造得很是别致:每条画舫上都会有二到五名的姑娘负责招待客人,而包下一条船的话,一晚上需要一链银元宝。

        这只是包船费,饮食另计,娱乐内容则按程收费。至于所谓的娱乐程划分,这个来寻欢作乐的男人都懂的。

        陈剑臣不曾来过,但他听了一次后,自然也是懂的。

        一等级无处不在,苏州河上的画舫其实也存在等级问题,据说其中有三艘巨型画舫,每艘都能容纳上客人入座,上面的姑娘更是如huā似玉,个个都为里挑一的。当然,能进入这三艘巨无霸画舫玩的人,非富即贵,等闲人根本消费不起。

        就算是王复,他也不敢去那些大型画舫,那里属于绝对的销金窟,别说银子,就算金子丢进奔都没个水huā泛起。

        下了马车,王复开始在岸边上走动,要寻觅一艘合符心意的画舫,此时立刻跑来一名长相猥琐的汉子,笑嘻嘻问道:“两位公子可是要寻船?”王复扫了他一眼:“是又怎样?”

        汉子道:“我这里有三十八条画舫的姑娘图像,不如找个地方,请公子慢慢挑。

        听到这句话,陈剑臣顿时恍然,感情这汉子是名掮客苏州河上画舫不是一艘两艘,而是几十艘,上艘,它们的幕后老板更是来自不同的势力。如此,便存在jī烈的竞争问题。

        有竞争,就会出现拉客现象。

        拉客手段除了价位之外,舫上姑娘的姿sè就是最重要的了。

        要知道来光顾的男人,文人sāo客也好,商贾官宦也好,基本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酒后可乱、xìng也。然而姑娘们不可能每时每刻站到画舫外面来,让客人“选秀”所以就出现了专门招揽客人的掮客。

        掮客手里有许多姑娘的画像,以画舫为单位,归类放好,见到有新客人来寻船,马上就会迎上去招揽生意。至于这些姑娘画像的〖真〗实,有待商榷,存在一定的美化打广告嘛,可以理解。

        王复第一次来,虽然事先做了些功课,但门路始终不通,现在有现成的画像看,正符合心意呢,笑道:“好,看赏!”

        他身后跟着的仆从来福立刻拿出一串铜钱来。

        那汉子接了赏钱,眉开眼笑,赶紧请王复到边上一座凉棚里坐下来,慢慢挑选。

        陈剑臣没有走过去,而是自顾到岸边上观望风景。

        此时天气已不算早了,冬日昏昏,慢慢地正往西山坠落,近黄昏的天气,寒气开始加重。

        顾盼之间,陈剑臣就看见河面上一艘巨大的画舫正顺流漂下。这艘画舫,高达六尺,双层规模,看起来就像一座在江上移动的堡垒,普通画舫与之相比,小巫见大巫。

        随着画舫漂流下来,一阵阵动人的弦乐就传了出来,其中夹杂着推杯换盏的爆笑声,看来正有客人在上面大开宴席呢。

        突地,岸边处疾奔来一个丫鬟,年纪不过十二、三岁,穿一身蓝sè短袄,脸蛋圆圆的,正一脸焦急。

        她跑得快,一时没注意,蓬的,正撞到陈剑臣身上来。

        咦!

        陈剑臣手疾眼快,大手一探,把对方抓住,那丫鬟才没有摔倒在地。

        “对不起,对不起!”

        丫鬟晕头转向的,嘴里忙不迭地道歉,最后看清陈剑臣的相貌,忽惊喜地叫道:“公子,怎么是你?”

        陈剑臣眉毛一皱,问:“你认识我?”在他的印象里,似乎没有见过这么一个小丫鬟。

        丫鬟却飞快地说起来了:“我叫香儿,我家小姐叫鲁公女”见到陈剑臣犹是满脸茫然,她又说道:“公子,你还记不记得的有一次你喝醉了,坐在街边上睡着了?我家小姐恰好路过看到,不忍见公子落拓街头,就吩咐我拿一根陈年葛根送给你解酒,只是当时你没有要……”她这么一提醒,陈剑臣顿时记起来了~皆因那一天,他和燕赤侠结识,一时痛快,陪着燕赤侠喝了许多酒,平生第一次喝醉了,走路回家时犯困,就在街边随便寻了一个地方坐下来休息,不料坐着坐着就睡着了,然后这小丫鬟就拿着一份陈年葛根送过来当时陈剑臣还自我感觉良好,怀疑一不小心就被某位大家闺秀看中了呢。

        原来这丫鬟的小姐叫鲁公女。

        鲁公女?

        陈剑臣猛地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仿佛听谁说起过,暗地一思索,终于恍然,是从王复那里听说过,说这鲁公女年方十四,姿sè无双,乃是江州遛鸟楼的当家清倌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会针灸医术呢,非常了不得。

        只是,她怎么跑到苏州来了?

        陈剑臣颇感疑huò,那香儿却一把拉住他的手,急声恳求道:“公子,你救救我家小姐。”这一下陈剑臣更纳闷,沉声问:“不要急,你慢慢说是怎么回事?”香儿眼泪哗啦啦地忍不住就流了下来,分说道:“我家小姐本出身苏州的大户人家,只因家道中落,家产都被同乡豪强强取豪夺了去,为此老爷夫人都被气得一病不起,双双撤手西去,剩得小姐一人孤苦无依,被迫流落到江州做清倌人,多年来忍辱偷生,只为等待机会回来为父母报仇。十天前,小姐带我回乡祭拜老爷夫人的忌辰,祭拜完后并没有返回江州,皆因小姐说找到了一个可以报仇雪恨的好机会,因为今天那豪强要来苏州河上包下一艘画舫请客,小姐就趁机赶来,想混上画舫之中,然后找机会手刃仇人。但此事之凶险,可想而知,我苦劝不住,小姐根本不听,还给了我一笔钱,让我离开。然而小婢自幼跟随小姐,岂能独自逃生?所以就追寻了过来,看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

        天可怜见,让小婢撞见公子,公子你一定要救救我家小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