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解铃

第八十九章:解铃

        “一张用纱布裁剪描绘出来的仕女图画,在陈剑臣的目光注视之下,竟然会感得害怕,眉目间发生一阵扭曲xìng的变化,表lù出了畏惧的神sè,连身子都似乎在发抖,看上去,就觉得它要往后面躲闪,要躲回书本之中一般。

        一陈剑臣修习《三立真章》,有正气,虽然还没有修到正气外放的火候,但一些非人类的妖魔鬼怪,修为浅薄的话,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气息,就会天生忌惮畏惧,简直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

        比如这张仕女画,也不知道该叫它做“怪”呢,还是叫做“魅”本体几乎没有任何的能力,只能依靠yīn神míhuò他人,但面对陈剑臣,它要是敢yīn神出窍的话岂不是自寻死路?只怕那浩然养吾剑根本不用挥动,光是剑气jī发,就能将其yīn神搅成膏粉,渣都不会剩。

        仕女图的细微变化,书痴张唤蕴分明也感觉到了,他低头一看,一下子紧张得不得了,随即抬起头来,指着陈剑臣骂道:“你,你对我的如玉做了些什么?”

        陈剑臣冷然地看着他,忽道:“张兄,你醒醒吧,梦中的生活并不是现实。”

        张唤蕴忽地大叫一声,状甚狰狞,大吼道:“你敢伤害我的如玉,我要杀了你!”瘦巴巴的身子突然暴起,往陈剑臣冲过来,挥拳yù打。

        陈剑臣轻轻一侧身就躲避开去,反手按住他的后颈处,把他按到书桌之上。为了避免其聒噪,又随手把一本书撕烂,揉成一团,结结实实地塞进张唤蕴的嘴巴里,让其出不得声。

        张唤蕴还想挣扎,但被陈剑臣强壮有力的手臂重重地按住,老鹰抓小鸡般,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的。

        一幸好那边的张母睡得深沉,并没有被惊动起身。

        陈剑臣本不愿动粗,但如今情形之下,张唤蕴早陷入一种竭斯底里的状态,形同癫狂,和他做口舌之争毫无意义,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直接制服。

        望着头发凌乱、双目通红的书痴,陈剑臣一声叹息,如果不是看着章氏孤老无依,他才懒得赶这趟吃力不讨好的浑水很多时候,好人并不好做。

        他又就近在张唤蕴的chuáng头取下一条衣袍,搓成条,把书痴结结实实地困在椅子上。

        张唤蕴一张脸憋得通红,双眸jī娄出野兽般的光芒,狠狠地盯住陈剑臣,能动的话,恨不得要扑上来一口咬过来。

        陈剑臣却视若无睹,视线转到他的右手上,被其抓得死死的那张仕女图画,突然喝道:“颜如玉,我知道你能听得见,速速现身出来见我。”闻言,那仕女图画猛地缩卷成小小一条,嗖的,居然自动飞了出来。

        见状张唤蕴大吃一惊,还想伸手出去抓,无奈被绑住,根本无法完成这一动作。

        那仕女图轻飘飘地落在主桌上,软软的布质居然能站立,然后面对陈剑臣,做出一个弯腰鞠躬的动作,面有哀求之sè。

        陈剑臣心一动,hún神世界内就见到一名身穿罗裙的年轻女子躲得远远的在向自己跪拜,口中jiāo声道:“公子饶命!”

        “你到底是什么妖魅?、,颜如玉赶紧如实回答起来…

        原来她竟是一缕书hún化成的怪魅一既然沙石都能有灵,那么书本亦能生出hún灵来,对此陈剑臣也是能够接受的。眼下的这个世界,本就远超寻常,光怪陆离。更何况他是过来人?昔日曾看过画中仙之类的故事,明白个中道理。

        不过书本开窍生灵不是易事,极难产生出来,也就是类似张家这般世代都爱书如命的家境中,才或有可能萌生。

        张唤蕴自先祖起,就开始网罗藏书,一代代传下来,传到他这一代,中间不知经历了多少代人的积累,终于积攒下这么一屋子的书。

        有这般先天环境的温养,如此,才能诞生出了颜如玉这一缕书hún。

        书hún为一美女形象,诞生出来后xìng子淳朴,对周围的世界十分好奇,只是被一本古卷压看,yīn神竟无法离开一直到后来,书痴张唤蕴翻开了古书,把仕鼻图拿出来,书hún才得以现身出来。

        对于张唤蕴,颜如玉其实是心怀感jī的,于是天天都yīn神出窍,和书痴sī会,过那想象中的**。

        换句话说,颜如玉并没有害书痴的念头,反而抱着一种报恩的想法。只不过张唤蕴自己全副身心都沉醉了进去,几乎达到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两手不沾红尘活”的地步,成为举城闻名的一大痴人,浑浑噩噩,生活不能自理,简直就像个傻子了。

        这一点,却是颜如玉所始料不及的。

        听完整个过程,陈剑臣倒有些唏嘘,书魅本意要报恩,不料几乎把恩主给“报废”了,这是谁的过错?从他的立场上看,更多的责任应该在张唤蕴身上,就是因为他爱书成狂,走火入魔了,这才导致不可自拔。

        读书人当严以律己,可在书痴身上,只顾沉溺于其喜欢的爱好之上,而对于身边其他的一切都置之不理,甚至包括自己的母亲安危。

        凡事当有度,一旦超过了这个度,就会变成疯魔,并不可取。有诗为证:“只恐夜深huā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这就已经是一种超于常情的“痴”了。

        叙说完毕,颜如玉再三请陈剑臣放过她和张唤蕴。

        陈剑臣微微一笑,他根本无心去伤害张唤蕴,而对于颜如玉,也没有“降妖除魔”的准备。

        心病还需心病医,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想真正改变书痴的品xìng,最后仍然需要着落在颜如玉身上。

        很快,陈剑臣就想到一个可行的办法,详细说了出来,颜如玉认真地听着,连连点头。听完后又是恭恭敬敬地一拜如果说刚才的跪拜更多的是源于畏惧,那现在这一拜则是诚心诚意的了。

        颜如玉的yīn神很快就退了出去,转而进入张唤蕴的hún神里头。

        “娘子,娘子你没事吧?”看见颜如玉来到,书痴惊喜交集。

        颜如玉笑道:“我没事。”

        张唤蕴犹自愤愤不平:“那恶人真得没有为难你?你放心,我绝不会轻饶了他的。”

        颜如玉立刻正sè道:“相公,你错了,那公子可是我们的恩人!”“恩人?”

        书痴大感愕然。

        颜如玉却一本正经地道:“正是恩人,没有他,我们就无法真正地在一起了。”“此话怎讲?”

        书痴连忙追问。

        颜如玉道:“相公,你就别多问子,到了时候,妾身自然会告诉你的。不过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听我的。”“听,听,我何曾不听你的?”

        书痴一个劲地回答。

        颜如玉笑靥如huā:“那就好,那从今天开始,你不能再像以前那般死读书了,君之所以不能飞腾黄达,就是因为死读书,你看皇榜之上公布的举人名单中,有谁像你这样整天死读书的?”

        听到这句话,书痴半天没有吱声。

        颜如玉见状,立刻生气地道:“你如果还整天死抱着,那妾身就走了。”

        杀手锏一出,书痴果然马上慌了,忙不迭答应。随后颜如玉又一连抛出了几个条件,要书痴日后多陪她走棋玩乐,熟悉人情世故,不再只埋头看书了,书鼻没法,只得都答应了下来。

        “约法三章”之后,颜如玉才回到本体的仕女图中。

        张唤蕴恍然醒觉,发现绑在身上的布条被解除了,而陈剑比正站在另一边观望书架上的书籍。

        “这个……那个……”

        书痴讪讪然,不知怎么开口才好。

        陈剑臣道:“张兄,既然你醒了,那在下也该走了。”书痴脱口问道:“走去哪里?”

        陈剑臣哈哈一笑:“在下要去付账呀!况且,我本非苏州中人,只是客旅而过罢了。”

        说完,一拱手,举步往外走去。

        他的干脆利索,让张唤蕴感到羞愧不已,猛地想起一事,追出去问:“公子请留步,还没有请教公子大名呢。日后若有机会,当涌泉相报公子恩义。”看来被颜如玉一番“调教”之下,书痴已经有所改变,起码懂得请教别人姓名了。

        陈剑臣外后一挥手,淡然道:“那就等日后有机会再说吧。”飘然离去他管这趟“闲事”本就无yù无求,又何必留下姓名?至于书痴能否真正改变,做回一个正常的人,那就不是他所绝对能控制的,要看颜如玉的“调教”效果。

        世上多痴人,有可笑者、有可怜者、有可恨者、有可悲者,形形sèsè,方成一世……,

        嗤嗤嗤!

        此时陈剑臣泥丸宫世界中心,悬挂的那副《三立真章》猛地再发光明,一连八个字熠熠闪亮开来,刹那间竟多凝练出了八道新正气。到如今,已足足有二十道正气jī发出来了。

        正气!

        到底如何才能凝练出正气,从来都没有什么绝对法门,更没有死板的规定。不是说穷经皓首,一丝不芶地按照圣贤书所教导规划地为人做事,就能凝练出正气的了。“刚、正、通、明”“通”当为枢轴,不懂审时度势,不懂变通,其他诸种便会娄为一潭死水。

        想通这一层,陈剑臣又多了一份明悟,脚步愈发地轻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