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相救

第八十一章:相救

        山林莽莽,两名黑衣卫手执利刃在前头开路,惊得不少鸟雀扑腾腾飞散

        了空大师则跟在队伍后面,一边走,一边左右顾盼。忽地,他大喝一声:“统领止步,此处有妖孽!”

        周统领咦了声,手一摆,命令队伍停止前进,沉声问:“大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何来妖孽?”

        了空大师就地盘膝,合十坐下,双目一闭,他两个圆圆的招风耳朵忽然无风自动,好像两把小扇子般“哗啦啦”摇动起来。

        这一幕,十分奇怪,引得众人目不转瞬地看着。倒是周统领视若不见,弯弓搭箭,一对小眼睛睁得大大,四下注意动静。

        “呔!”

        了空大师猛地张开双眼,一把脱下挂在颈脖上的一串念珠,喝道:“妖孽速速现形受死!”

        嗤!

        念珠飞扬而出,直往右侧盘旋飞了过去。

        那里有着一片茂盛的草丛,念珠旋动而来,粒粒珠子上铭刻着的经文霍然发出道道毫光,现金色,犹如罩圈住了某个目标,直直扣下去。

        唧唧!

        果不其然,草丛被劲风所卷拂下去,立刻显出一只白狐的身子,皮毛似锦,正是婴宁。

        见状,那边周统领忙喊道:“大师切莫下死手,当活捉之,剥其皮毛献于君上。”他眼力非凡,一看就看出婴宁身上的皮毛极其珍贵,举世无双,如果有什么损害那就可惜了,能完整地生剥下来,献给上司的话,如此重礼,起码能让自己官升一级,荣华富贵,指日可待。

        ——世上有传言,深山有狐妖,修得一身灵气,食其肉,能延年益寿;服其丹,可武力大涨;穿其皮毛,则阴寒不侵。

        对此,周统领一直半信半疑,但眼下一见,立刻就明白传言不虚,所以赶紧叫住了空大师,免得他一念珠砸下去,把狐妖砸得粉身碎骨,那就什么都完了。

        要知道了空大师身为释家修士,已修得五转心身,有**力,并不是普通的僧侣。他刚才发出的念珠也非等闲,乃是一件法器。

        听到周统领的话,了空大师微一皱眉,他本想自己用法器将狐妖擒下,再用秘法淬炼,将婴宁炼成没有自主意识的护法珈蓝,供自己驱使。现在看来,周统领分明想横插一杠子,把狐妖抢走,拿去献功。

        哼,便宜这武夫了……

        了空大师要依仗朝廷,依仗黑衫卫的地方还很多,没必要为了一只小小的狐妖翻脸,于是一合十,面目慈祥地道:“降妖除魔,本是我辈当仁不让之事。不过既然统领发话,老衲就暂且饶这妖孽一命,交给统领处置吧。上天有好生之德,善哉!善哉!”

        唧唧唧!

        他们在这边说话,那边婴宁被念珠法器散发出的一圈金色毫光定住,全身竟动弹不得,想要奋力挣扎都挣扎不脱,本来学的诸种道法,竟没有一种能破解眼下的困局——妖身比起人身,实在存在太多的短处,就算修为相当,法力伯仲,但真正动起手来,妖身肯定会落入下风,甚至不堪一击。

        无它,只因修士有法器在手,而妖怪往往只能依靠本体。

        ——工具的作用是巨大的,并且妙用多多。就说了空大师的这串念珠,有个名堂,叫做“伏魔加持圈”,专门能定住敌人的阴神精魂,被它定住,任凭一身法力道术都难以施展开来。

        挣脱不得,婴宁急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后悔没有听从小义的话,在第一时间逃跑,出去找公子。

        “婴宁姐姐,小义来救你!”

        蓦然一把生涩的尖叫声响起,草丛下面一道小小的身子蹦跶而起,奋不顾身地一头撞向悬在半空的“伏魔加持圈”。

        它跳得真高!

        砰!

        声音响亮,震人耳膜。

        一撞之下,小义顿时觉得自己的小脑袋撞到了一座铁山似的,满天金星,七窍流血,直愣愣倒在了地上,肢体朝天,动弹不得。

        被它一撞,那圈金光顿时现出一个破绽,婴宁立刻机灵地冲了出来,飞快抱起那摔倒在地的鼠妖,嗖的,掉头往密林里疾奔而去。

        事发突然,了空大师猝不及防,怒不可遏:“大胆鼠妖,竟敢坏老衲好事,看尔等往哪里跑!”

        伸手收回法器,脱下大红袈裟,一抖,跃身上去,坐着袈裟急追。

        后面周统领也是又惊又怒,一声令下,率领众黑衫卫呼啸冲过去。

        却说婴宁抱着生死不明的鼠妖,借助熟悉地形的优势,疾奔一会后,突然再掉头,从另一个方向悄悄出山。

        半空中,了空大师盘膝坐在大红袈裟上,就像坐着一张飞毯,盘膝合十,再度施展出佛门功法,两只招风耳哗啦啦扇动起来——这是释家的一项法术,名曰《听风耳》,能藉此听到附近妖孽活动的声息。

        但这一次,了空大师失望了,他在空中盘旋一圈,听了一圈,那两只小妖怪竟然凭空消失了一般,再无迹可寻了。

        “怎么可能?难道它们还掌握有隐瞒气息的道法?哼,这两只妖孽倒有点来历啊,竟让它们走脱了,实在可惜可恨。”

        他又搜索了一圈,仍然没有发现,本身法力消耗甚多,只得停下来,落到周统领面前,合十道:“统领,被它们走脱了。”

        闻言,周统领狠狠拔出宝剑,一剑将身边一棵碗口般粗的树木砍断,恨声道:“该死!”眼看一场天大的富贵不翼而飞,岂能不恨?

        顿了顿,问道:“大师,此山有妖孽,肯定有洞府,很可能就是你说得那灵脉所在之地,不如我们杀过去,将它们一网打尽!”

        了空大师道:“善哉,统领所言有理。不过据老衲刚才观察,两妖孽应该反其道而行之,出山了。”

        出山?

        周统领倏尔脸色一变:“不好!”

        了空大师问:“统领为何惊慌?”

        周统领道:“两妖孽出山,如果撞到等在外面的吴公子,岂不会迁怒他们,暴然发难?”

        听到这一层关键,了空大师也不禁变了颜色,道:“既然如此,我们应该先出山与吴公子汇合!”

        吴文才身为礼部尚书独子,又是弘法接待特使,身份不一般,如果同行出来而被妖孽杀掉,不管是了空大师,还是周统领都难辞其咎。

        一阵急行军,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奔出前山,回到拴绑马匹的树林里——十五匹骏马,一匹不少,但是吴文才和两名黑衫卫不见了。周围搜索个遍,一无所获,等了空大师施展出法术才嗅到一股血腥味,以及狐妖鼠妖停留过的淡淡的气味。

        最不愿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周统领和了空大师面面相觑,都看到了对方眼眸中的一抹黯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