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血性

第八十章:血性

        (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凡事都得两看,每个人心目中,都会有属于他的正义理解一言以蔽之,看立场,看实际情形——所以,觉得主角修炼浩然正气就必须要当个“高大全”的道德帝,否则就是伪君子,就是立场不正的,我窃以为那是你们的立场有问题。用道德杀人一向是最高明的手段,但是对于咱这个废材作者而言却没有多少效果,故而,某些要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断章取义地来打击本书的人,只怕你们要失望了……)

        陈剑臣根本不容吴文才说话,手起刀落,一刀就把他砍翻,任由鲜血激溅而出——手刃两人后,他的心反而出奇的冷静。

        他必须冷静。

        秀才杀人,而且杀得是黑衫卫和高官之子,消息如果走漏半点,那么他陈家就会被满门抄斩,绝对不会再有生机。

        面对天统王朝这般巨大而恐怖的国家机器,陈剑臣可不认为自己一个人真能逆天而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词作得好,写得洒脱,但天下间又有几人能真正做到“任平生”三个字?现实中总是存在太多太多的束缚制约,让你不得任性分毫。

        这一次,陈剑臣手刃两徒,已算得上是一种莫大的任性,快意恩仇,血性淋漓!但同时也捅出了天大的篓子。

        人生的意外,没有解释——

        陈剑臣原本针对吴文才的计划因为局势变化而不得不搁浅,深以为憾,不料却在这荒郊之外相遇上了。

        典型的冤家路窄。

        当黑衫卫如狼似虎地冲过来时,陈剑臣就知道此事无法善了,当机立断假装惊慌摔跤,示敌以弱,然后趁机手持一直带在身上防身的匕首,将那名猝不及防的黑衫卫当场击杀。黑衫卫既死,那吴文才也必须要死。

        斗智斗勇,只在弹指间事,却足以决定谁生谁死。

        事了之后,陈剑臣迅速观察四周地形,见不远有一处坑洼地,便把地上两具尸体拖过去,先用些泥土掩埋住。至于背负在身的书筪,经过刚才的折腾,隐隐有散架毁坏的迹象,只得脱下来放在一边去。

        他不知道为什么只有吴文才和一名黑衫卫走出来,所以还要过去一探究竟,开弓没有回头箭,有些事情必须做得干净利索。

        把诸种痕迹掩盖住后,陈剑臣手持斩鬼刀,悄悄摸过去。很快,他就到了那座小树林处,见到栓绑在树干上的十八匹骏马,以及一位躺在一块石头上睡觉的黑衫卫。

        见状,陈剑臣顿时明白了个大概,敢情吴文才是和两名黑衫卫留下来看马的——正是一个好机会。

        不过他不确定树林里的黑衫卫睡得如何,因此一时间也不敢造次,别忘了附近还有十八匹马呢。

        这些骏马可不是普通的马匹,久经训练,一旦有生人接近,它们就会扬蹄嘶叫,躁动不安,从而把那名黑衫卫惊动起来。所以说动作要快,要准,机会稍纵即逝。如果正面和对方交锋,自己的胜算绝对不足三成。

        陈剑臣隐在一棵大树后面,仔细端详周围环境,略一沉吟,有了计较。绕身过去,到另一个方向,此时距离那名黑衫卫的距离只有十余步了。

        十余步的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眼下只能拼了,时间拖得越久越不利!

        陈剑臣长吸口气,从地面捡起一块石头,轻轻往旁边一扔,噗的一响。

        “什么人?”

        那黑衫卫只是躺着打盹而已,警戒立生,立刻跳起来,大手握上腰间刀柄,目光警惕地打量四周,但四周什么动静都没有。

        “呵呵,我倒睡迷糊了,谁吃了豹子胆敢来惹黑衫卫?”

        他自嘲一笑,放松下来,嘴里说着,但还是习惯性地往刚才发出声响的地方走来,要看个究竟。

        机会到了!

        见黑衫卫背对自己,不过三四步的距离,陈剑臣霍然动身,直扑过去,手里斩鬼刀化为一道寒芒,如电般斩向黑衫卫。果不其然,他一动,周围的马匹顿时嘶叫起来。

        “哎哟!”

        那黑衫卫觉得背后有劲风袭来,还来不及反应,马上就地一个“懒驴打滚”滚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陈剑臣矫健如豹子,几乎整副身子都腾空了,手中长刀,呼啸劈下。

        哧!

        寒光出,血光现,黑衫卫惨叫一声,原来他一只左胳膊已被砍断下来。然而其毕竟不是寻常军伍,仓促之下还能一脚踢出,正中陈剑臣右肋,噗的一下,踢得陈剑臣差点要闭气过去。

        但生死时刻,拼得就是谁更狠。陈剑臣咬牙忍痛,半侧身,斩鬼刀反转,从一个偏门角度反斩回来,正中黑衫卫腹间。

        这一刀,又准又狠,那黑衫卫先是断臂,此时哪里躲避得开?当场一命呜呼。

        呼呼!

        搏斗回合之间,陈剑臣全身的力气几乎都用完掉,眼下终于把对方斩杀,再也把持不住,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看着地上的尸首,陈剑臣摇头露出一丝苦笑:看来自己有当武状元的潜质了……这自然是玩笑话,考武举,那不但要考身体,考力气,还得考十八般武艺,方方面面,很多。

        闲话不说,对于持之以恒练出来的身子骨,陈剑臣还是觉得很满意的。最初的锻炼决定无比正确,把身体练好了,总会有大用的机会。

        当然,其中还要感谢婴宁送来的“大罗果”,才能使得陈剑臣拥有一副强壮的体魄。

        不过杀人终究是大事,戾气横生,虽然为时势所逼,但如今想起,陈剑臣的情绪未免有几分激荡,一颗心怦怦乱跳,一时之间,不知该作何处理,方为周全之策。如果鼠妖和婴宁它们在,想必会有奥妙的道法手段可以毁尸灭迹,不被黑衫卫的人追寻到。

        想到婴宁,陈剑臣又有了几分担心——依照目前情况,那黑衫卫统领以及和尚等人肯定都进入枫山去狩猎了,只不知道他们是否会发现婴宁所在;万一真是发现了,双方很可能发生激烈的冲突斗争。

        无它,只因为婴宁是妖,在和尚和黑衫卫眼中,绝对属于异类般的存在,人人得而诛之,灭之而后快。

        另外,陈剑臣也无法知道小义到底有没有及时去到卧松洞通报,时间过去这么久了,还不见它回来呢。

        但愿,它们不会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