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报信

第七十八章:报信

        (第一更送到,后面还有两更,求票票鼓励!)

        昆仑派乃天下三大道门之一,被称为“世外昆仑”,擅长奇门法咒、九宫遁甲等婴宁继承了昆仑术士“一叶知秋”的道统,又学会了《昆仑玉清法咒》上的多门道术,便因材施教地教授了一门《土遁术》给小义。

        鼠妖自称“打洞老祖”,本身就善于钻土挖泥,和《土遁术》简直就是绝配,学得非常快,不过一晚工夫就掌握到了基本要领。

        当然,其中也有婴宁悉心指点的原因。

        学道一途,有师傅点化入门,比自己独自摸索不知要胜出多少。那门《隐身术》,小义独自儿苦心专研许久,至今仍未学到皮毛呢,昨晚干脆把秘籍给婴宁了,让姐姐先学,学会了再教自己。

        黑衫卫一行人其势汹汹,到枫山狩猎,以他们的阵仗,肯定不会满足在前山打兔子射麻雀的,绝对会进入后山去猎杀凶猛的大型野兽。

        如此,很有可能会对婴宁造成某些不好的冲击影响,稍有不慎,如果被他们发现了婴宁,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想起之前偷眼看那些军士的情形,小义便不禁有几分后怕——那些黑衫卫,个个身形彪悍,身怀武功,杀气冲天。面对他们,鼠妖自然而然心生胆寒之情,更不用说和对方正面对抗呢。阴神根本不敢出窍,一出躯壳,只怕立刻就会被强烈的血气所冲散、震碎。

        故而,陈剑臣吩咐它急赶路,提前回枫山去,叫婴宁暂且离开卧松洞,避一避。

        噗!

        小义破出地面,张开嘴巴,呼呼地喘气——它的土遁术毕竟所学时间不长,某些窍门掌握得还不够娴熟。况且施展法术,需要耗费法力。鼠妖本身的法力就不够浑厚,所以土遁了一定的时间后必须探头出来休息一会,顺便,还可以看看到了什么位置,有没有遁错路。

        喵!

        突地一声猫叫在耳边响起,倒吓了鼠妖一跳。

        那是一头甚为雄壮的家猫,本来正窝在屋边下打盹呢,不料身前突然有一只皮毛灰白的奇异老鼠冒出头来,状甚古怪,头顶上还顶着一丛草呢。

        喵!

        见到老鼠,那家猫顿时十分兴奋,耸然起身,条件反射般直扑过来,要把小义抓住,好生虐玩虐玩一番。

        “找死!”

        鼠妖蓦然口吐人言,小爪子飞快地在地上抓起一粒石子,狠狠掷打过来。

        喵!

        家猫被石头重重地打中额头,头破血流,大吃一惊,赶紧停住,和鼠妖两只绿豆眼一对碰,被两道幽光射入心神去,吓得全身的猫毛都炸开,四腿发软,匍匐在地,喉咙里呜呜然,仿佛在求饶。

        小义很满意地拍拍爪子,脑海灵光一闪,猛地跳上猫背去,一道指令发出。那家猫不敢违背,驮着鼠妖迅速往外面奔去。

        “那是什么?”

        此时恰好一位村民路过,见状惊愕得连手中的扁担都掉到了地上,赶紧用双手去揉眼睛:一只猫驮着一只老鼠,我没眼花吧……

        可等他再睁开眼睛,一猫一鼠早走远了。

        小义骑在家猫的脖子上,人立着,一只小爪子抓住猫耳朵,仿佛人骑在马背上一样,意气风发,大感痛快。

        它刚才一阵土遁,到达的正是景阳村上,现在由于法力恢复不够,难以再施展一番土遁术,便抓了一只猫做“壮丁”、当苦力坐骑,骑猫上山,端是虎虎生威。

        只是那家猫心里直喊苦,暗暗发誓,以后见到老鼠立刻掉头走,打死也不抓了!

        一猫一鼠,不讲究任何路面状况,抄得是最近的捷径,所以并不用多久就到达枫山山麓下。此时那家猫已经累得不行了,直喘气。

        鼠妖跳下来,拍拍屁股,喝道:“小样,你可以回去了。等本老祖忙完了这一阵,再去找你耍耍。”

        家猫如蒙大敕,不顾劳累转身飞奔,心里早打定主意:有多远跑多远,咱不当家猫,不捧铁饭碗了;咱当野猫流浪去,看你怎么还找得着我……

        小义没有停顿,认准了方向,嗖的,又是一次土遁入泥。

        哇!

        可这一次它没有遁行多久便不得不在树林里冒头出来,小小的脑门上肿起老大一个“包包”,嘴里唠叨骂道:“忘记山体地形,多树根多石头了,根本遁不动呀,晦气!”

        晃晃脑袋,只得发动小小的身子跳跃奔走起来。

        ……

        咚咚咚!

        十八骑呼啸而来,奔到了枫山山麓之下。

        此时的吴文才早已被颠得七晕八素,找不到北了,被一名黑衫卫抱下马,几乎站都站不稳,赶紧寻个地方一屁股坐下来。

        周统领扫了他一眼,道:“吴公子,此山就是你所说的枫山了?”

        吴文才喘了几口气,又喝了点水,这才回答:“正是。”

        周统领四下打量一眼,满意地道:“此山绵延几重,崇峻高叠,果然有些气势,大师,你看如何?”

        那了空大师显然也是善骑之人,一番疾奔,连粗气都不喘些,他眯了眯眼睛,观山的态度可比周统领认真多了,好一会才看完,道:“不错,此山形势起伏而有致,仿佛有神韵于其中,很有可能存在灵脉。”

        周统领哈哈一笑:“大师,如果山中真有灵脉,你就决定要开山立庙了?”

        了空大师合十道:“那是当然,灵脉难寻,岂有放弃之理。”

        周统领嘴巴啧啧有声:“怪不得你们的庙观,总喜欢往深山里挤,原来有这么一层道理在。也罢,反正皇上有手谕,建庙之事,大师可以找知州办妥。一声令下,发动万余民夫壮丁过来开工,也不怕这山高林恶的。”

        说完,他对吴文才道:“吴公子,你还要不要进山?”

        吴文才连忙摇手,推辞道:“统领,我这身子骨恐怕不够折腾了,就留在外面看马吧。”

        周统领呵呵一笑,也不勉强,再留下两名黑衫卫,然后把十八匹骏马放在山麓的小树林内吃草,他则和了空大师带领余下的十三名黑衫卫挽起强弓,上山打猎而去。

        他们进山,基本不在前山逗留,直接就往深山里去,要去射杀那豹子,老虎等猛兽,方可尽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