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狩猎

第七十七章:狩猎

        (汗,晕头转向的,居然忘记今天是女儿两周岁的生日,老婆提醒后才想起的于是陪着她们出去了一天……嗯,明天三更补回来,不补大家使劲抽咱!)

        晨光微微,雨丝仍在飘洒不停。但如此小雨,无法阻挡住陈剑臣的归程。他决定一大早就离开枫山,返回江州去。

        他去意已决,婴宁虽然不舍,但也不能多说什么。驱动《昆仑玉清法咒》,送陈剑臣和小义出山。

        天色尚早,枫山里外人踪全无,因此婴宁驾驭起道书,在半空飘曳,不虞被外人看见,使人大惊小怪,引发慌乱。

        告别时,婴宁神情依依,一直目送陈剑臣离去,到前方一个转角处,陈剑臣回首一挥手,这才继续前行。

        婴宁还想看久一点,却被转角处的一棵大槐树阻挡住了视线……

        陈剑臣手撑油纸伞,迈开大步,约莫走了半个时辰,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

        随着时间推移,官道之上不时出现了其他的人,他们基本都是前往江州的百姓,或想入城买东西的,或推着车子准备进城做小买卖的。

        咚咚咚!

        猛地前方一片震天动地般的马蹄声起,如突兀地打雷般,声势惊人。好像前方正有一大队人马冲杀过来一样,不见队伍,先闻其声,已感到那种不寒而栗的杀气。

        马蹄声急,顿时吓得那些拉车的驴子骡子乱叫不停,慌张地寻地方跑,车主人连忙吆喝,挥着鞭子驱赶**,好一番周折才按捺住,赶紧往路边靠,躲得远远地。

        ——在天统王朝,马匹甚是珍贵,能骑得上马的,非富即贵。一方面马匹价格高;另一方面,饲养一匹马极是耗费钱财,等闲人家根本养不住。这马不同牛羊,吃草就行了,还得吃豆料,蛋黄等物,如此方能养好,养得肥壮。

        光是这些食材,就可以等同于中等人家的生活水平了。

        因此,拥有马匹的不是地主就是官宦,而眼下这么多马匹一起奔走,肯定就是官府中人了,而且不会是寻常的衙役捕快,应该是军伍。

        一队军马,竟然一大清早出现在官道上,实在令人感到震惊。

        震惊之余,肯定要避之不及了。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更别说一般的平民百姓,如果不慎被官兵踩伤撞伤,根本没有诉冤讨说法的地方,典型的哑巴吃黄连。

        杂在这些躲避的人群中,陈剑臣也是颇感疑惑,他定眼观看,过不多久,一队雄壮的骑兵出现在视线之中,一身漆黑如铁的装束远远就揭示出他们的身份来历。

        黑衫卫!

        竟然是黑衫卫!

        人数达十余人。

        黑衫卫不是应该在江州维持弘法大会的秩序的吗?怎么跑出来了?他们骑在马上,除了腰间标志性的斩鬼刀外,个个背上还挽着强弓,挂着箭壶,一副出外游猎的样子。

        陈剑臣疑窦丛生,看得真切,就看见那吴文才也在队伍中,不过他是和一个黑衫卫共乘一匹马的。

        吴文才一副早被酒色掏空的身子,骑在烈马上狂奔不久,就已颠簸得头昏眼花,面色苍白了,心里叫苦不迭——这样的狩猎阵势,他可是始料不及的。

        马队领首者,头戴红缨盔,腰间佩戴的不是斩鬼刀,而是一口宝剑,他背上的长弓足有一人长短,非常威武,惹人注目。

        而他的身边,居然是个身披大红袈裟的和尚,面相肥满,典型的大慈大悲的模样。

        “了空大师,教你看一看本统领的箭术手段!”

        说着,周统领双腿夹马,反手取下长弓,再从箭壶上取出一支狼牙箭,“呔”,一声吆喝,弓如满月,嗤!

        脱手之间,箭似流星,飞一般向陈剑臣这边射来。

        不好!

        惊叫声中,那锋锐的狼牙箭正中一匹驴子,从它左眼穿入,由右眼透出,贯穿开来。那驴子一声哀鸣,立刻仆地死亡,只剩得那驴主人目瞪口呆地站着,一动不敢动,显然是被吓坏了。

        “统领好箭法!”

        一片喝彩声起。

        那了空大师眉毛一垂,合十道:“善哉善哉!”除此之外,不见任何的举动。

        周统领哈哈一笑,再度背好弓,策马狂奔,绝尘而去。

        咚咚咚!

        十几骑好像一股旋风,呼啸奔远。

        他们的身后,死去的驴子鲜血如注般流出来,而眼睁睁的驴主人全身都在颤抖,半饷说不出一句话;周围则是一片低低的叹息声,连声音都不敢大了,唯恐传远了被人听到。

        陈剑臣捏紧的拳头缓缓松开,先前一刻的绷紧慢慢放松,只觉得背部隐隐有冷汗流出来——黑衫卫的威风,要远比想象中更甚;对于那周统领,射杀一头驴子,不过是嬉戏之举,但对于驴主人,一头驴却意味着一份无法替代的劳动力。

        驴死了,家中的栋梁就断了一根。

        只是,除了他自己外,谁在乎?

        就算有人在乎,也是有心无力的。

        短暂的惊愕之后,诸人纷纷继续赶路,走得快了几分,只因怕半路上又会遭遇到某些不可测的意外。

        人群散去,最后只剩得驴主人以及陈剑臣两个。

        驴主人苦着脸,在想着要用个什么法子把死驴搬运回去。驴子被官兵杀死了,无可挽回,但驴子肉可以拿回去卖,或者自己吃掉,多少能挽回一点损失。

        他看到陈剑臣,一愣神,好心提醒道:“这位公子,你还不赶快进城去?”

        陈剑臣微笑回答:“嗯,我是出城游学的。”

        驴主人哦了声,不再说话,还是找人来搬运死驴实在些,至于陈剑臣是出城还是入城,对自己而言,一点都不重要,毫无区别。

        那边陈剑臣已大步掉头,背向江州,开始走回头路,又走向枫山。就在刚才,他隐隐猜测到吴文才一行人很可能是奔赴枫山狩猎的。

        如今秋高气爽,哪怕下着小雨,都算得上是狩猎的好时节。

        他们去狩猎,本和陈剑臣没有什么关系,不过婴宁可是居住在枫山后山的。虽然它成了妖身,学了道法,大把的自保手段。可黑衫卫的人马太过凶横,陈剑臣心中到底有几分不放心,要再跑回去看一看。

        “小义,你马上去找婴宁报告此事!”

        “好的。”

        鼠妖嗖的跳出来,口中念念有词,然后非常人性化的一个姿态,小爪子一指:“万物滋生,土遁!”

        蓬,整个小小的身子钻入了地下,眨眼消失不见,只在地面上留下一个小小的坑洼。

        它的这个土遁法术,正是跟着婴宁学到的,眼下情势不妙,鼠妖不假思索,立刻使用出来进行急赶路。

        ¥¥¥¥¥¥¥¥¥¥¥¥¥

        推荐好友新书:

        风啸两仪惊八宇,浑然一剑荡乾坤

        剑者,凌驾大道,不修法,不问道,只问手中七尺青锋。

        心一念,剑气直冲九万里,荡乾坤,碎星河,覆世始元。

        意一动,弹指十万八千剑,斩星月,陨神魔,杀生归一。

        有喜欢的可以去支持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