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重逢

第七十三章:重逢

        稍后还有一章!

        篝火猎猎,烧得木柴噼里啪啦响陈剑臣坐在火边,一丝不苟地看着,浑不受外界环境影响。

        吱!

        缩在一边的鼠妖两只小耳朵突然一竖,整副身子人立而起,似乎发现了什么,东张西望,样子很是警惕。

        “主人,我感觉到有情况。”

        它一个蹦跃,跳一块岩石面。

        陈剑臣哦了声,站起身,张望间就见到右侧树林里一抹白色闪过,随即婴宁美丽的身子出现,飞快地朝他跑来。

        “主人,小心!”

        忠心耿耿的鼠妖不明状况,小小的身子一弓,就要扑过来拦住狐狸。

        陈剑臣呵呵一笑:“别动,自己人。”

        自己人?

        小义脑筋一下子短路,下一瞬间,它就见到狐狸扑到了陈剑臣的怀里,很亲昵地蹭着主人的胸膛,倒似在撒娇一般。

        鼠妖看得几乎小眼珠子都要掉出来,连忙转头面向另一边,嘴里喃喃道:“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心下又忍不住,偷偷回头窥视,看到底是什么回事——虽然主人和它有过约法三章,不准窥伺陈剑臣的,但目前情形,它哪里忍得住?

        鼠妖开了灵窍,触感灵敏,早感到了那狐狸和自己一样,都是成妖了的。只是对方气息远远强大于它,并且给予它一种非常纯正,非常醇和的感觉。由此可知,对方不是一般的妖,而是接受了正统道法传授,走了正道的妖。

        羡慕……

        小义第一感觉就是羡慕。

        其实无论人或妖,能被点化学到正统道法,都是非常难得的机缘。这也是鼠妖死心塌地要跟着陈剑臣的主因,它觉得如此才是最好的出路。

        现在见到狐狸精,它更加确定主人不简单。

        此时那边狐狸和主人终于分开了,都坐到火边,分别铺开文房四宝,在写竟是通过写字来交流。

        原来那狐狸还不会说话。

        想到这,鼠妖不免有几分小得意,觉得自己终于有一点强过对方了。不过看着狐妖端坐凝神,提笔写字的姿态,十分认真恭敬,一丝不苟,一看,就知道是长期练过的。

        小义忍不住,悄悄摸过去,伸长脖子偷看,见到狐妖在纸写的字,个个端端正正,笔划均称,自有一种秀丽纤柔的风格,顿时想起自己爪子下写的那些鸡肠子纠缠不休的字体,便忍不住要惭愧欲死……

        “婴宁,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呵呵,公子,别忘了我学了道法的。”

        “原来如此,倒是我疏忽了,道法之巧妙,远超寻常。”

        “嗯,公子,你怎么突然间来看我呢?”

        “不是突然间,其实我一直都想来的,只是没有机会,今天学院放假,正好可以出来。”

        “是吗?我还以为公子早把我忘了呢。”

        看到这句似嗔非嗔的话,仿佛一个小女孩子在撒娇的口吻语气,陈剑臣满头暴汗,写道:“怎么会……嗯,来,给你介绍个小伙伴。”

        他回头叫道:“小义,前来见礼。”

        闻言,那边鼠妖立刻很麻利地一个前空翻,稳稳地落到婴宁身前,两只小爪子搭在一块,学人作个揖,嘴巴欲言又止,不知该如何称呼。

        婴宁嘴巴弯成一个弧度,提笔写道:“要叫姐姐。”

        鼠妖大喜,马甜甜地叫道:“姐姐好。”

        它在读识字面天赋不高,但人情世故方面相当老道,可比婴宁强多了。

        婴宁眼睛惊讶地眨了眨,又写道:“你居然会说话?”

        鼠妖自卑的小心肝顿时又找到了尊严,微微的膨胀几分,当下把自己的经历一五一了出来。

        婴宁听完,写道:“原来如此,嗯,既然你跟随了公子,我手正有些道法可以传授给你。”

        看到这一句话,鼠妖心花怒放,差点就要来个原地三百大旋转,或者表演一套它拿手的鼠舞了,马拜倒在地,磕头感谢道:“谢谢姐姐栽培。”

        连“栽培”一词都冒出来了,陈剑臣好气又好笑,这两只小妖精倒是挺投缘的。

        婴宁又写道:“公子,夜深霜重,不如你们随我去洞府安歇。”

        “好。”

        既然婴宁来到,自是要到那卧松洞看看的。只不知道那洞府有多远,如果道路崎岖险峻的话,恐怕不好走。

        他正有顾虑间,却见到婴宁嘴巴一吐,吐出一物。

        此物本来只有手指大小,出来后遇风变化,一下子变长大,颜色斑驳,看去像一幅卷轴。

        也不见婴宁念了什么口诀,那卷轴便徐徐展开,只见面字画飘然,不知记载着多少信息,都是动态的,犹如水波荡漾流转,有一种引入入胜的吸引力,眼光放去,就不想挪移开来。

        这是……

        陈剑臣惊喜交集。

        婴宁写道:“这就是那幅《昆仑玉清法咒》,被师傅练成了道形式,具有诸种奇妙功效,炼化了后就能吞吐自如了……”

        经过它的详细解释,陈剑臣终于明白到其中的奥妙——

        卧松洞本为昆仑术士“一叶知秋”的洞府,他死后留下完整的道统,被婴宁继承。因此,虽然两者素未谋面,但对于一叶知秋,婴宁从来都是恭恭敬敬的,尊称为师傅。那一幅《昆仑玉清法咒》为道,真正的正道法门,面记载着许多昆仑派的奥妙法术,高深莫测,可不是广寒道长随手送出的《隐身术》秘籍可能够向比拟的,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差得太多。

        怪不得狼妖要不惜一切地出手争夺。

        这道,一直被固定在卧松洞中,夺了洞府,就等于夺了道。那时候婴宁还没有把道炼化,无法带走,被狼妖夺了洞府后,偷学到一门简浅的法术。只是这法术当日被陈剑臣的辟邪笔破掉,两者激荡之下,激发得辟邪笔开锋,这才有后面《三立真章》的出世。

        经过许多日的苦练,婴宁这才把《昆仑玉清法咒》炼化了,可以收入丹田中,不过道面的诸多法术,它也仅仅掌握了十分之一而已,而且大都是比较粗浅的。

        说完后,陈剑臣和鼠妖便跳道,随后婴宁也来,念起法咒,这道就像一页飞毯般晃朝枫山后山飘荡而去了。

        夜色阑珊,星月熹微。

        道似船,穿梭于莽莽山林间,恰好形成了一幅奇异而美妙的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