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撞破

第六十七章:撞破

        秋雨一下来就没完没了,千丝万缕的,淅淅沥沥地下着随着这雨下来,天气徒然变凉,有了丝丝寒意。

        陈剑臣已穿上了秋衣,他端坐在书房中,正抓紧时间温习四书。

        笃笃笃!

        敲门声起,是阿宝。

        阿宝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杯热茶,她把茶放在书桌上,并没有立刻走出去,而是欲言又止的样子。

        陈剑臣问:“怎么啦?”

        阿宝微微低着头,小声问:“留仙哥,你说我可以读书不?”

        陈剑臣呵呵一笑:“当然可以,如果你愿意的话,等我今年放假了就教你。”

        “真得?”

        阿宝眼睛放出喜悦的光芒来,很是兴奋。

        陈剑臣笑道:“这又有什么?读书识字本就是好事……嗯,阿宝,说来也是我的疏忽,现在你年纪还小,恰好适合读书。哎,只可惜咱们家穷,又没有路子,无法送你到那清雪书院去。”

        闻言阿宝连连摆手:“留仙哥,你和干娘肯收留我,我已经十分满足了,从没有其他的想法……想读书,只是为了认识一些字儿……”

        说着,眼圈子就红了。

        陈剑臣连忙站起来,安慰道:“这根本没有什么问题的,放假有了比较系统的时间后,我就会教你,呵呵,哥哥教妹妹,那不是天经地义嘛。”

        阿宝破涕为笑,走了出去。

        陈剑臣重新坐下来念书,过不多久,阿宝忽然又走了进来,面色有些古怪,道:“留仙哥,外面有个姑娘找你!”

        姑娘?

        陈剑臣颇感惊讶,起身走出去,认得却是聂小倩的贴身丫鬟。

        那丫鬟见到他,先是恭敬施个礼,道:“陈公子,我家小姐吩咐我送信来了。”

        说着,就贴身掏出一封信来。

        陈剑臣接过,还来不及说话,那丫鬟又是一礼:“信已送到,奴婢告辞了。”撑开一把伞,返身走进雨幕之中。

        回到书房,陈剑臣拆开书信,看了起来。

        这封信不长,只有百余字的样子,字体端正娟秀,十分文雅:“公子惠鉴,昨晚吴氏之构于君者,小倩已如实禀告家严。无他,但求心安已,不忍家严受人蒙蔽,而使君之才华陷于沟渠;然吴氏为人睚眦,一小人耳,公子当有戒备;故夜奔之事,或小倩所为孟浪,有失礼仪,念公子通明,想必不会责怪。另,君所送之笔墨,小倩很喜欢,深感谢意……”

        读完书信,陈剑臣脑海里顿时跳跃出聂小倩的身影来。无可否认,对于她,陈剑臣是有不少好感的。

        聂小倩性格活泼开朗、有慧眼、具明心、晓大义,至于出身样貌更是没得说的。她直言禀告,在父亲面前道破吴文才的鬼蜮伎俩;又叮嘱陈剑臣要小心行事,提防吴文才加害等等,都显示出不一般的智慧。

        其既大方识体,又身怀武艺,当真不折不扣的一个奇女子,概括起来,就是“敢爱敢恨,娇慧无双!”八个字。

        陈剑臣忽地想起,在原著或荧幕上,那聂小倩的形象,就是属于这种敢于主动追求幸福的女子,有着不同凡响的勇气,一如飞蛾扑火,奋不顾身也要冲破加诸身上的樊笼束缚,而不是待字深闺,最多只能做个梦儿,憧憬未来夫君的模样。她们在此期间,免不得要悲秋伤春,哭哭啼啼几番,到了最后,便只得糊里糊涂被送进洞房去,眼巴巴地等某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来掀自己的头盖儿。

        那个男人,可能是一个大腹便便的秃顶老头,也有可能是个病怏怏的书呆子……

        如今的小倩,分明就是不愿那般,像个木偶任人摆布,来去不由己。只是这番作为行径表现出来,在一般人眼中,自免不得觉得惊世骇俗,甚至定义成“不守妇道”。

        ——在天统王朝,所谓的“妇道”,正是典型的“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就算能到书院里读书,也只是附庸风雅、卖弄风月而已。

        想到远了,陈剑臣耸然警觉,不禁产生一个疑问:莫非这聂小倩日后也会遭受一番磨难,成为那阴郁空灵的女鬼?

        但事情,似乎有点风马牛不相及呀……

        噗!

        一声轻响,打断了陈剑臣的沉思,原来是鼠妖小义回来了,回来得倒挺快的。

        “禀告主人,经过小义的打探观察,目前江州府城内,只有一个地方发现道门修士的踪迹,就是城东的朝天观。”

        鼠妖开口说道。

        陈剑臣问:“那朝天观是个什么地方?”

        鼠妖又道:“那座道观规模并不大,不过香火十分鼎盛,据说里面的主持自称为张天师,出身龙虎山,道法十分了得。他为出家人,可实地里和江州的官员们来往十分密切,常常是权贵们的座上贵客。”

        陈剑臣哦了声,心一动,叮嘱道:“小义,你跟我来,我要出门到那朝天观看看。”

        鼠妖领命,嗖的一下,跳进陈剑臣的腰包内,乖巧地躺着。

        陈剑臣拿了一把油纸伞,和莫三娘说了声,悠然走出门去。

        下雨天,街道上的人显然大大减少,两边的摊子都稀疏了许多,地面由于修葺不善的缘故,许多地方都有积水。

        陈剑臣目的明确,直往城东去找那朝天观。

        约莫走了两柱香的时间,他就来到朝天观的外面,一眼看去,果然只是一件小道观,古色生香,应该有不少年头了。

        陈剑臣正想举步走过去,忽地停住,迅速转身,隐入旁边的一个转角——因为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一顶轿子从道观的侧们抬了出来。

        陈剑臣并不认识那轿子属于谁家,却认出走在轿子前面开路的人。

        旺财!

        吴文才的家仆。

        如此,轿子里的定然就是吴文才了。

        秋雨霏霏,这般正适合到青楼饮酒听歌的时候日子,吴大公子怎么有雅兴跑到一个道观里来?

        总不可能是为了烧香拜神吧。

        此事,当有蹊跷……

        陈剑臣微一沉吟,立刻吩咐道:“小义,你使办法钻进那轿子里去,看能打探到什么消息。”

        “是!”

        鼠妖身形非常敏捷,很快就冲了过去。以它的修为,要悄无声息地钻进吴文才的轿子里轻而易举。

        谁会在意提防一只小老鼠呢?

        ¥¥¥¥¥¥¥¥¥

        推荐好友新书

        风啸两仪惊八宇,浑然一剑荡乾坤

        剑者,凌驾大道,不修法,不问道,只问手中七尺青锋。

        心一念,剑气直冲九万里,荡乾坤,碎星河,覆世始元。

        意一动,弹指十万八千剑,斩星月,陨神魔,杀生归一。

        写得很不错,大家可以去捧捧场!